五组艳戈 同读《谁在我家》十八日 灵性家排 暗和光同等重要

灵性家庭系统排列,更加关乎我们的灵魂与灵性,但良知为我们的爱和我们的关系建立了界限。

不抱任何意图、不怀任何想法、不带任何“我必须为你做点事”的概念,不掺一丝恐惧的爱的态度来引导,必须一直可能不作为,以便达到案主所需要的结果。

只允许说三句话,约束案主喋喋不休诉苦,只说家族中的事件,来发现重要的东西。

排列师:

要与某个更大的、通过它施加影响的存在去联结保持聚精会神,在他不被询问、不被打断的时候,保持自己聚精会神并共同支撑着周围的空间,他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一点,而是宽广而大胆的。

案主代表:

在对案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将自己交托给内在的移动,任凭它由内而外地掌控他,被这股力量占据,被它移动。

当案主体验到被另一种力量移动时,他身上真正发生的事情就会被揭示出来,被隐藏的浮出水面。

排列师聚精会神听凭这股力量和这个移动,无需干涉,一切交给移动,它掌控着代表,超然于对问题与解决方法的设想,也超然通常的心理疗法。


在灵性家庭系统排列中,代表们与排列师都被另外一股力量占据着,受它引导。

这股力量是一股爱的力量,它能消除所有的分离,让之前没有联结和被隔绝的人们团聚。

传统家排中,我们受到良知的控制和捆绑,会拒绝或禁止我们进行某些感知。

这段内容,因为参加过家排,特别是有一次,有感觉能体验到这种灵性。

当时好像被授权做影响案主其它原因的代表,案主一直被我这里影响,但原因不明,老师突然问我,你觉得是谁的原因?我当场愣住,我哪里知道,我一无所知呀!望着老师的眼睛,我定了会,突然很奇怪的是,“是妈妈”就从我心里冒出来,毫无由来就冒出来。后面再一问,果然是妈妈那边有问题,她从小到大没见过生父,生父被排除家族之外。很奇妙!


在较高的层面承认对立的双方是平等的,接受那些被排斥的也具有同等的价值!

一个人,如果能承认他的暗和他的光同等重要,那一刻他就超越他过去的良知而成长起来,他就有另一种力量!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我们的良知,对人对事的评判标准,好坏对错,都在影响我们,家族犯错的人必然遭到排斥,对社会危害的人也必然排斥,被排斥就没有了爱。

在我的想象中,广袤深邃的能量世界,不论是非对错,所有的守恒都基于人性最基本的爱的力量,纠缠都因缺失的爱而生,失衡后有人因爱追随再守恒。

能量世界让我们抛开是非对错,回归到接纳、平等和大爱,虽然每一个人、每一颗沙尘都很渺小,只要他存在过,他就是组成这世界的一份子,这个世界因为有他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