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坐山巅的高手

01001.jpg

我是一名高手,
地地道道的高手。

年轻时候的我,
四处游走当作旅游。
我曾经骑得骆驼难受,
千里戈壁黄烟漠漠,
碎石遍地狂风怒吼,
沙堆成山丘也堆成坟头,
最终我找到了绿洲,
而骆驼死在清水旁石头。

记得我十八岁的时候,
我自制一把锋利无比的斧头,
不砍树不劈柴不用来削木头,
我用它街上个人斗殴。
一斧头一个人头,
一斧头一个人头,
鲜血遍地流,
半死之人浑身抖,
叫骂声哭丧声到处吼,
我是胜者我是王者别人贼寇,
我是冠军我是强人他人鼠鼬,
我是能人我是高手。

直到四十岁的时候,
我依然是地地道道的高手,
两任妻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年幼,
一栋房子四只羊几亩林地七八头奶牛。

可在一个夜色刚来临的时候,
月儿在乌云背后悄悄地走,
风小小又细细却让人难受,
露水湿气混合泥土的腐臭,
落叶残枝还有山影的幽幽,
我们一家六口,
到荒山去走走。

忽然惊雷一声吼,
忽然暴雨暗宇宙,
忽然闪电亮眼眸,
忽然山坡莫名一抖,
是泥石流。

天亮以后,
我被拯救,
妻子却在泥中被埋没,
儿女尸体在只是呼吸无有,
我一个人面对凌乱的山丘,
感觉生命是真的脆弱。

从那以后,
我归隐田园木舍,
斧头摒弃想已然生锈,
东山多了四座坟丘,
而我妻的魂尚且游走,
难受,难受,
内心有一只猛兽。
难受,难受,
心里一个大魔头。

闲暇的时候,
我会到山巅来看日落,
其实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高手,
只是笑话那个曾经是高手的我,
现在除了回忆一无所有。

强者能制人于徒手,
但天意岂是能轻易被旋扭?
自然界中珍奇猛兽,
又有哪一只活着超越宇宙?
安于自身安于宿命
其实就是幸福之泉的源头。
山无棱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