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不说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今已经是凌晨了,可我还没睡。

隔壁床的女孩子拿着笔记本敲敲打打,尽管我没有豌豆公主那样柔嫩的肌肤,可我依旧被震得睡不着。

哒哒哒,手敲在键盘上的频率很容易让我联想到有些地区的葬礼习俗。这么说可能有点虚无,可如果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换成锣鼓,或是唢呐一类的东西,可能更加明了。

我努力闭上眼睛,尝试着去辨别她打字的内容。这个怪癖由来已久,是由于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做听风者,里面的男主角就是靠着自己的听觉辨别出电报的内容。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听力,也没有那么好的剧本。

声音停止了,在这个我所处的十八线的地区最好的一点就是安静,所以当她停止打字之后,死一般的寂静瞬间把我拉回现实。

现实就是,我未睡,她醒着,别的人已经安眠。而我刚刚自我脑补了那么多的脑洞也在这一瞬间归为平静,除了我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内心里已经硝烟弥漫了,可事实上,现实里别说没有硝烟,连呼吸都微不可察。

在我自己的想法里,我可以是美的,我也可以是个疯子。我可以对一切事物品头论足,也可以对一切想法有着自我的偏激的观点。可在现实生活里,我就是一个不爱讲话的,没有思想又肤浅的low货。扮演了一个逗比的角色,可实际上我从来都不喜欢讲笑话。假装成一个女汉子,原因或是由于认为自己无坚不摧的自我剖白,又或是由于觉得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的天真的世故。可在矫情的顾影自怜的内心里,倒真是盼望一生渴望能被收藏好,能卸下一身的铠甲,能让我像个女孩。

我不爱讲话,我也不会表达,我没办法说明我自己的想法,所以内心里激进的像个斗士,表面上又平和而肤浅。

但这有什么办法,我所拥有的内心世界,已经是我为数不多的财富了。

哒哒哒,她又在打字了,到底哪个是现实,不得而知。我刚刚又在想了什么,不得而知。

半夜了,又在说胡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