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痕其一之诞生

       当我睁眼的那一刻,并没有像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天清水蓝,晨光微熹,虽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般漆黑,却也无法准确辨别周围的环境,我警惕的扭动了一下,透过穹顶上方仅有的一抹缝隙,依稀可以辨别这是个封闭的空间,装个百来个我不成问题,我该什么办,静观其变还是大声呼救,“别费事了,一会儿就可以出去了”,正当我脑中思绪飞转时,一个慵懒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这才猛然发现,原来这里还有其他存在,“你都知道些什么?”另一个不那么友善的声音先我一步发问,我这才来得及借助微弱的光线打量起说话的两人,慵懒声音的主人一身裁剪得体的工装,虽然略显老旧却不失干练,此刻他正半倚在空间边缘,老神在在的抖着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不友善声音的主人则像是正统的社会精英,衣着考究,气度不凡,冰冷的眸子透着警惕与果决,“菜鸟,这可不是和前辈说话应有的态度。”,慵懒的声音停止了抖腿的动作,眯起眼好暇以整的打量起正竖起衣领,调整领结的精英男,“停止无意义的争吵吧,既然现在大家在一条船上,就应该同舟共济!”一把好听的声音加入的战局,发声的是个身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又柔又糯的声线却隐藏不了大小姐般不容置喙的威仪,这让精英男生生憋回了准备激烈回应的话语,“哼,就怕有些人没有大局意识的人不那么想!”“所以说我讨厌菜鸟,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菜鸟们!”慵懒男玩味的看着精英男,又顺带瞥了眼面色有些红润的大小姐,然后三方出奇的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无人继续发声,

       “大家先认识一下吧!办法是一起商量出来的。”我选择打破沉默,“哦,第一个觉醒的小家伙终于说话了,我喜欢明事理的。”慵懒男像是拉拢盟友般向我表示肯定,“你不摆谱本就好说。”精英男找到机会就要刺一下慵懒男,“我只是讨厌不知好歹的后辈!”

       “好了!争吵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赞同他的提议”,大小姐强势介入,“相互认识一下吧,以后说不定有需要相互扶持的地方,嗷我讨厌这串无意义的代码,你们可以叫我莎莉,这是我刚给自己取的名字。”“你这才是没有意义的举动,XW97,希望日后有能相互帮助的地方!”精英男在短暂的调整后恢复了应有的气度,“XW03R”我友善的与精英男和大小姐握了握手,“哎!”慵懒男叹了口气,“老实说,我仍然觉得这是个没有必要的环节,但既然你们坚持,那么,我是M85,希望你们都能活的长久些吧!”

       “你们的编号!?”精英男似乎意识到什么,而就在此时,一阵剧烈的摇晃让所有人摔了个横七竖八,我们身处的封闭空间似乎动了起来,好消息是经过一番折腾后,空间的移动总算趋于平稳,“哦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精英男的不忿让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到似乎了解些什么的慵懒男身上,“好吧好吧,你们不用再这么看着我,事实上我并没有上过‘战场’,也就比你们早觉醒那么几天,听到些传闻罢了。”,

       “你都知道些什么?”

       “‘战场’是什么?”

       “我们的编号?”

       “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一头雾水,我刚觉醒时的状况跟你们一样,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都坐下,不要摆着一副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慵懒男顿了顿,“我们所处的空间只是临时落脚点,一会儿我们将被分配到各个‘卖场’,如果你卖相好些,能被分配到更舒适的位置,然后被‘买家’带走,最后就是运气了,运气好些的被分配到安全些的‘战场’,存活的时日会多些,运气不好的,被分配到最糟糕的‘战场’,凄凉的直面死亡。”“这不公平,我们没有抗争的机会么?”我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很遗憾,据我所知,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至于存活时间的长短,谁又说得清楚哪个更好呢。”

       沉默,得知残酷的命运和无力反抗的宿命后,大家都需要时间去消化。长久的沉默后,“我想知道我们编号的意义。”精英男态度恳切的说,“我的编号是M85,是跟不上时代的老家伙了,你和大小姐属于同期生,算是中坚力量,小家伙是‘试作品’,也是我们当中身价最高的。”,“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会出现在同一个封闭空间内?”大小姐敏感的发现的问题的所在,“总有些偷奸耍滑的心机和捆绑销售的噱头。”

       沉默,又是长久的沉默,大家似乎仍有很多问题想知道,但是在苍白的命运下,似乎一切都只是徒劳,“何必想那么多,既生而为灵,且奉献一场。”大小姐的话让所有人又燃起了期冀与向往,

       而后,又陆陆续续觉醒了不少伙伴,作为先觉者,我们耐心的承受着他们的迷惘、痛苦与无助,终于,伴随着一阵集体前倾的震动,封闭空间停止了移动,然后是一阵听着令人牙酸的铁器摩擦声,最后,伴随着撕裂苍穹的“刺啦”声,一阵强光让所有人睁不开眼,我的意识有些恍惚,隐约间听到了诸如“清点”、“分配”的交谈声,一阵几乎‘法则’的力量让我主观意识模糊且口不能言,我观察了一下身周,之前交谈的三人情况跟我类似,只是意识似乎更加散涣,至于后续觉醒的同伴们则更加不堪的陷入了昏睡状态,只有精英男仍没有放弃抗争,咬牙坚持着,豆大的汗珠从鬓角不断沁出,我摇了摇头,而就在此时,异变突发,

       “天真热,老大,喝罐冰阔落,盖子都给你打开了!”讨好的声音传来,却不想声音的主人手一抖,褐色的液体泼洒向我们所处的空间,而大小姐的位置则是最靠外的,“散开!”间不容发之时,精英男爆种般顺着空间的抖动将大小姐挤到一旁,自己则被泼了个满头满脸,“瞧你这笨手笨脚,快去清理干净!”“是是,您别生气,我这就去!”讨好的声音拎起精英男渐行渐远,“他,难了!”耳畔只有慵懒男的叹息,

       不一会儿,精英男被送了回来,狠狠的塞到了队列的最后,很快,我们被集体送到了一个陌生且更加宽敞的地方,在随意封装的布条的遮盖下,上空是昏黄的光线,“都齐了么?”,“是,总共103批,都在这儿呢。”,“喏,打开!”,我们所处空间的侧面传来猛烈的撞击声,伴随着熟悉的“刺啦”声,大小姐被拎了出去,“这个不错,还挺漂亮的。”,“这批不一样,是改制的,主管我看您这间也缺些工具,这批不如您就收下吧。”,“嗯……”被称作主管的女声不置可否的翻动着,直到最后拎起了精英男,“用不着那么多,我留一个就够了,还有,这个处理掉,其他的,正常配置吧。”

       就这样,大小姐被留在了主管那里,精英男则不知去向……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232评论 1 296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610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049评论 0 21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91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75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71评论 1 16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62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36评论 0 163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81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94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54评论 2 21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70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51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23评论 2 21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76评论 3 20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6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42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66评论 2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