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五十一)龙渊洞

移动荒塚的玄机虽已经破解,但是并未谋得走出困局的办法,几人一直在这坟场之内原地打转,眼看两三个小时已经过去,随行之人渐感体力不支、面露乏色。无奈之下排骨提出了一个最笨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那便是每走几步就做好一个标记,而且一直朝同一个方向进发,这样一来肯定是可以走出这片荒塚,但是未必能回到之前的宿营之地。

但不管怎么说总比在这迷雾之中原地打转要强,于是按照这个方法终于顺利的通过了五六座坟场,叶枫这时走在前头带路,突然身子一斜踩到了一个坑洞。刘队在其一旁正想伸手将叶枫拉起,奈何情势只在转瞬之间,来的太过突然,只见地面突然坍塌,叶枫整个人一下子便陷落下去,接着传来一阵落水的声音。

闻讯之后所有人都赶了过来,原来这是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坑洞,坑口平仄不整,上面铺满了腐朽的竹枝和落叶,再加上夜间视线有限,所以根本没有察觉。看这洞口的模样,像是林间的某些动物无意间刨出来的,还好坑底是一片水潭,所以叶枫并没有受伤。

这时叶枫从潭内探出头,可是洞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跟洞外的人报过平安之后,刘队丢了把手电递给叶枫,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

按照手电光线所能触及的范围来看,洞内空间的大小堪比一个标准的足球场,洞底是一片深潭,潭水刺骨、深不见底,深潭之上架有五座青板石桥,细看之下桥栏雕龙画凤、蜂蝶相印,石桥的尽头正对着两扇石门,石门之上竟然刻着弯月山峰的图案,两座石雕的龙头栩栩如生,分坐石门两边。

几人本打算用绳索将叶枫救上去,但是一听叶枫对洞内的描述,排骨欣喜若狂,因为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吴魏所要寻找的最终藏宝地点,石门之上弯月山峰的图案与银月令如出一辙,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于是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全员下到洞内查看,野狗麻利的将绳索缠绕在竹身之上,确定结实稳固之后,坑上的几人便沿着绳索而下,叶枫则在潭内接应。

很快七人都下到深潭之中,洞内的温度明显比外面低出许多,再加上全身浸水,顿时毛孔收缩、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跨过石桥来到石门跟前,两侧的龙头在手电的照射下威严耸人,几人试着推了推,但是石门纹丝不动,排骨发现石门的中央印有三道锁孔,应该正是开启石门的机关,只是眼前两枚银月令皆在吴魏手中。

正当几人一筹莫展之时,身后的石桥上响起了铿锵的脚步声,刘队警觉性的回过头来,一束光线正好打在他的脸上,强烈的光线让他的眼睛无法睁开。

接着便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语气甚是讥讽:“刘队果然名不虚传啊,难怪被称作桐城第一神探,竟然都能找到这里!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虽然眼睛被强光照射,但是刘队听得出此人正是穆晓兰。这时其他人也都回转身来,见桥上立着十来人,个个体形稳健、手执长刀,脚踏皮靴身着迷彩,吴魏和穆晓兰站在队伍的最前列,手中正拿着枪指向众人,看这阵势野狗不禁往后撤了几步。

刘队自知情况不妙,于是打算拖延,以待时变:“愿闻其详。”

穆晓兰仰天长笑:“告诉你们也无妨,因为你们很快就会成为这些宝藏的陪葬品,这里便是辅公拓的藏宝之处,龙渊洞。”

刘队这时将挡在眼前的手掌撤了下来,歪过头一身正气:“就像你说的,既然我们能找到这里,自然不会让你们再次逃脱,现在跟我回局里还来得及!”这是刘队的一贯作风,不管局势如何,断不可在罪犯面前低声下气。

吴魏厉声喝道:“刘队,你是不是太过自大了?你觉得现在你说了算吗?枉你还自称桐城神探,难道分不清眼下的形势吗?”说完身后几名打手传来一阵嘲讽的嘲笑。

刘队这时又打起了心理战,想尽量拖延时间,于是假意回道:“你跟我谈形势?杀了我们几人又如何,你以为你们出得了这片竹海?”

林青也过来帮腔:“宜宾市警局已经放出所有警力围剿你们,此时就在这附近,识相的还是老老实实投降,否则到时候像秦教授一样葬身水底。”

林青本是好意,但没想到她竟然搬出秦教授,刘队顿感情况不妙,因为谈判也要讲究策略,万不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激怒对方,而搬出秦教授,无疑是在吴魏的伤口上撒盐。

果然吴魏被林青激怒,脖颈青筋爆绽,一把匕首直接飞了过来,速度太快又加上洞内昏暗无光,所以根本没人注意吴魏扔出了一把飞刀。倒是排骨眼睛锐利,见吴魏手中寒光一闪,于是立马冲了上去挡在林青身前,只听一声惨叫,匕首正好扎在他的腰间。

虽然排骨应声倒下,但是吴魏的眼神里余火未消:“这一刀便是教你如何看清形势。”

林青跟野狗立马将排骨扶到一边,看着他腰间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整片手掌,林青不自觉泪如雨下,这还是排骨第一次见她落泪,顿时怜惜和疼痛交织内心,一只手附在腰间,一只手去帮她擦拭眼角的泪水。

野狗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见兄弟倒下,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捏着拳头便要冲上去跟吴魏一拼。此时叶枫倒是比较理智,一把将其拦下,毕竟眼下的形势明显不利,这样冒冒失失的冲上去,无异于自找苦吃。

眼见着自己带出来的弟兄一个个受伤送命,此时刘队的态度再也强硬不起来,虽然抓捕罪犯是他的天职,但也不能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个拿生命作为筹码,只得放下手中的兵器,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并命其他几人将路放开。

吴魏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他,之前在银月湖和神农架都曾吃过亏,所以这次为了保险起见,他将刘队等人赶到一个角落,并将它们身上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夺了过去,而且用绳索将双手捆绑,并安排四名打手站于一旁看守。

见一切安置妥当,这才放心的来到石门前,穆晓兰将两枚银月令的背面反向旋扣,组合成一枚钥匙,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古图,这张古图便是此洞的建造者洛炳天所留,也不知他们从何得到,上面描述了石门的开启方法,需将银月令按照对应的顺序将三个锁孔转至指定方位,这样石门方能打开。

二十年的苦心经营,穆晓兰自然对这些早已烂熟于心,没过多久便传来一阵机关开启的声音,石门缓缓向两边移开。伴随着石门的开启,整个山洞突然颤抖起来,不时有碎石从洞顶落下,而且深潭内似乎也有异动,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有水纹向岸边推移。没过多久所有的异动又戛然而止。突然穆晓兰对着石室放声大笑:“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原来银月营的千年宝藏竟然真的存在,而且就藏在这龙渊洞的石室之内,穆晓兰第一个冲了进去,只见室内凌乱的堆放着一排木箱,上面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吴魏命人将其打开,里面全是金银玉器、翡翠玛瑙,还有瓷器画作,顿时尖叫狂笑声回荡在山洞的每一个角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一年我们都还年轻,而今我们开始老去
    宋小可33阅读 8评论 0 0
  • 尊敬的家长,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叫殷铭轩,殷是殷切的殷,铭是铭记的铭,轩是轩辕的轩,我今年12岁,是山...
    金芒果国际教育阅读 23评论 0 0
  • 近日,某男星离婚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全民皆知,所有人都拿来当噱头。真搞不懂现在人的心态,明明别人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圈_圈_阅读 14评论 0 0
  • 先活着,再想办法好好活着 ——观《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有感 原先一直以为,这是一部爱情片,但是看完之后...
    雷米4843阅读 11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