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有期,遥遥无期

96
小太阳的钻石心
2017.06.05 11:21* 字数 7326
我说我们后会有期,一定相逢;你说未来遥遥无期,皆无定数;那不管这么多了,我们一起走到永远好了。

(一)

  “瑶瑶,快走快走,他们大四毕业照马上要开拍啦,咱们去凑个热闹。”室友喊道。

  “嗯嗯,好,我马上。”吴瑶瑶小心翼翼地将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项链戴上,只是一条简单的细细的银项链,她却宝贝极了。

  室友看此状况,拍了拍吴瑶瑶,轻声说:“你这么在乎干嘛不跟他说?”

  吴瑶瑶默不作声,笑得像个没事人一样推了推室友:“哎呀,就你话多,走啦。”

   她们急急忙忙赶到了拍照地点,大四毕业生还没开拍,今天还真是热到爆炸,吴瑶瑶抬头望了望万里无云的天空,阳光调皮地散落在她的身上、脸上、睫毛上,太阳强烈的光芒有些刺眼,她喜欢在晴天透过指缝看风景,别有一番感觉。

   不知是谁说了句:“张宥麒来了哎。”吴瑶瑶条件反射地向着声音看去,撞上了他的目光,她随即又别扭地扭头。她吴瑶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张宥麒的出现,他一出现,吴瑶瑶便自己不像自己了。她的手指触碰着颈间的项链,匆忙转身,试图让人海淹没自己的身影,可张宥麒还是发现了她,神情中,藏有琢磨不透的东西。

(二)

   吴瑶瑶,作为大一新生踏入校门,内心是激动又有点惶恐,她路痴的程度严重到一个小小的学校她转了三圈还是没有找到新生报到处在哪里,张宥麒就是这时候注意到吴瑶瑶的,他本来是在新生服务的棚子里翘着二郎腿坐着无聊地玩手机,不经意抬头被她身高一米五多一点点的瘦小身躯拖着看起来又大又笨重的行李箱吸引,而且还很巧的一连看见她经过他面前三次,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起身走向她:“同学,你是大一新生吧?需要帮忙吗?”

   吴瑶瑶可怜巴巴的点点头:“我迷路了。”

  听到这句话张宥麒差点笑出来,但出于礼貌还是忍住了,他顺手拿过吴瑶瑶的箱子对她说:“去哪里?新生报到处?”

  吴瑶瑶重重的点点头。

  办完入学手续,张宥麒带她去宿舍楼的路上,两人聊天得知彼此是同一个系别的,他给她介绍一路上经过的建筑都是什么地方:“这是教职工大楼,这是图书馆,这是教学楼,但分ABCD号的,我们经过的是C楼,嗯……前面就是你要去的宿舍了,你在几楼?”

  “好像是三楼。”吴瑶瑶回答。

   到了宿舍楼下,吴瑶瑶连连道谢:“谢谢学长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嗨,小事儿。”张宥麒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学妹,既然一个系的,你把微信号什么的告诉我一下,我加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

   吴瑶瑶笑着说出一串数字:“这是我的微信号也是手机号。”

  “Ok。”张宥麒添加好友成功对她说:“那个,学妹,我就没办法上去了,你们女生宿舍楼向来不对男生开放,我给你找个学姐让她把你带上去吧?”

   “不用了不用了,已经够麻烦你的了。”

   “你能自己找到宿舍吗?”

   “能的能的。”吴瑶瑶接过行李一蹦一跳地走了,张宥麒看着她的背影,笑了。

   然而事实是,吴瑶瑶在三楼瞎转悠了好久时间才找到自己的宿舍。

   和新室友们打招呼嘻嘻哈哈之后,吴瑶瑶选定一个床铺安定下来,她靠在床上打开手机玩微信,看到张宥麒的消息:“到宿舍了吗?”消息发于半个小时前。

   她回复:“嗯嗯,到了。”

   “你不会现在才到吧?”

  吴瑶瑶有点不好意思:“嗯,是的呀。”

   张宥麒在手机那头感叹:这年头,他碰到了一个路痴晚期患者,他突然大义凛然地想要拯救。

   此后,张宥麒总是会接到吴瑶瑶的求救电话,然后有了很多这样的对白:

   “打扰了,学长,教室A305在哪里啊?我怎么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呢?”

  “你现在在哪?”

  “在三楼呀,具体不知道是哪里。”

   “你在那等着,我正好在A312上课,我过去把你带到A305。”

   “学长,我找不到导员办公室在哪里。”

   “你一直向南走再拐弯就到那个大楼了,然后上二楼。”

  “南是哪里?”

  “额……”

   ……

(三)

   又是一年社团纳新,吴瑶瑶申请进入了校内大学生艺术团的歌曲部,然后惊奇地发现,张宥麒竟然是本部的部长。

  “小学妹,是你呀,欢迎你的加入。”他向她走来嘴角带笑。

  吴瑶瑶看呆了,张宥麒笑起来可真好看,露出两颗小虎牙,眉眼弯弯的,她愣愣地点了点头。

  “九月中旬是学校的迎新晚会,你们帮忙安排一下咱们部的具体事项。”张宥麒对副部长和其他相关负责人,转过脸来问吴瑶瑶:“还缺一个节目,你要不要参加?”

  吴瑶瑶不解:“参加什么?”

  “上台唱歌啊”张宥麒回答,还未等吴瑶瑶回应,就对副部长说:“再加一个节目,我和吴瑶瑶的合唱。”

   “啊?”吴瑶瑶一脸懵逼。

  “我们还缺少一个节目,你帮我个忙啦。”

   周围却有不满的声音冒了出来:“宥麒,你早说啊,你说了我们两个搭档不好吗?”是和张宥麒同届的一个女生,吴瑶瑶悄悄打量那个女生,肤白貌美大长腿,看她愤怒的表情就知道她对张宥麒有意思。

   张宥麒不予理会,他接着对吴瑶瑶说:“以后你就要忙起来了,每次我给你打电话你都要接到,然后跟我一起排练。”

  在他那不容拒绝的语气和真诚的目光下下,吴瑶瑶点头答应。

  吴瑶瑶内心是拒绝的,因为她深知自己音准不好,怕会搞砸。而张宥麒却总是对她说没问题的,他说她的音色很好听,有优势。

(四)

   后来的每一天,吴瑶瑶都很晚才回到宿舍,每天在排练室练习发声、唱歌技巧、换气还有舞台台风……张宥麒于心不忍,说她其实可以不用那么拼的。

   听到这里吴瑶瑶总是摇摇头笑着说:“我没关系的,现在重中之重是不能给你丢脸,我可不能砸了你这伯乐的名声。”说完她又去接着练习。张宥麒都没意识到自己一直出神地盯着吴瑶瑶的方向看,直到他的好哥们碰了碰他,问道:“麒哥,你喜欢她?”

   张宥麒赶忙收回了视线,摇着头,嘴角却是上扬的。

    演出当天,吴瑶瑶上场前紧张得手心冒汗,在一个角落里坐着拘谨得很。

   “放轻松,你是最棒的。”张宥麒给她递了一瓶水。

  吴瑶瑶接过水回答:“嗯,加油。”

   《珊瑚海》的前奏响起,张宥麒和吴瑶瑶站在台上,他魅力四射引得迷妹连连尖叫,她紧张握紧话筒却歌声异常美妙,两人一个阳光活力,一个静若处子,却是那样相得益彰。

(五)

  自那次演出后,就有人提议说让他们两个组CP吧,吴瑶瑶一米五几,张宥麒一米八几,还能有个最萌身高差,多好。好在这两人也互相萌生爱意,乍见之欢加上日久生情,好感度满满的,于是很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

   爱上一首歌是因为被它的前奏吸引,而后才会细细去品读歌词。爱情也一样,互相吸引的前提一定是最初的怦然心动。在一起一段时间后,吴瑶瑶问过张宥麒,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张宥麒回答说:“在你迷路的时候看到你迷茫的样子,也许那时就已经动心了。”

   吴瑶瑶不开心地把头一撇:“原来你喜欢一个人那么容易啊。”

  张宥麒否认地摇摇头:“才不是,之所以那么容易就动了心,是因为那个人是你啊。遇到了你,本来全副武装的我甘愿缴械投降。”

  吴瑶瑶满脸感动地一头扎进张宥麒的怀里。

   牵手、拥抱、亲吻,紧张、悸动、在意……所有情侣做过的事情他们也在做着,所有爱情里应该有的感觉他们也深有体会。

  张宥麒虽然长了一张看起来花心的脸,但是却有着感情专一的心,像是二十四孝男友。吴瑶瑶每个月大姨妈到访时,张宥麒不是说多喝热水而是准备好红糖姜水给她;吴瑶瑶在冬天说想吃清甜的妃子笑时,他会费尽心思地为她买到;吴瑶瑶微微地撒个娇,他连天上的星星都想为她摘下,只为搏怀中人一笑。这一天天的甜蜜小生活让吴瑶瑶走路带风,总是欢快地的哼着歌。

  其实吴瑶瑶也很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张宥麒打球的时候她喜欢在旁边静静看着做他的死忠粉,然后在他满头大汗的时候递过去矿泉水;张宥麒打游戏的时候她不吵不闹,在他身边靠着乖乖地做自己的事情;张宥麒喜欢看车展她便陪他一起去看,虽然期间一直在无聊地打着呵欠……而这所有的所有,张宥麒看在眼里,他知道她爱他就像他爱她一样无穷无尽那么多。他觉得一定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好运气,才遇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吴瑶瑶。

(六)

   可所有美好的开始并不能保证事物从一而终一直美好,争吵这种事件一旦出现,就会在日后爆发得更为频繁。由喜欢到爱这个过程本来就需要磨合,磨合好了是最佳恋人,磨合不好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一年后,吴瑶瑶和张宥麒开始出现了摩擦,不是什么大事,尽是些零碎之事。张宥麒游戏时和女玩家相互照应了,吴瑶瑶不由分说就吃醋,吴瑶瑶一吃醋,张宥麒就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吴瑶瑶天天缠着张宥麒问他你想不想我、你爱不爱我之类的问题,一开始他还会温柔地回应:“当然爱你啊,你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渐渐地,张宥麒的回答变成了:“这不是废话么。”这在吴瑶瑶听来很是敷衍,她有些慌乱,他是不是爱久厌倦了?人一慌乱,就总会乱了阵脚,她开始变得郁郁寡欢、患得患失,不再像那时那样温柔可爱的吴瑶瑶了。

   其实张宥麒不是不爱,只是他觉得每天回答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爱不爱不是嘴上功夫,是一场实践。他恼火的是,吴瑶瑶难道没脑子吗,他爱她难道感受不到吗?天天就知道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回答不好了吴瑶瑶就会生气。

  男生思维都会比较粗线条,他们理解不了女生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生气,觉得她们很不讲道理、无理取闹,只是无心之举便能引起轩然大波,他们觉得被女生深爱是一种折磨;女生是感官生物,她们心思细腻、思维跳跃,她们更像是猎手,越喜欢什么便越会死死盯着,也许她们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生气,也许她们闹完之后满心后悔,但所有坏情绪的来源都是因为在乎。正是因为性别差异,生活方式不同,思维方式不同,这是一种年龄差代沟更费心力难解决的东西。

(七)

  欢喜半年,缠绵半年,吵吵闹闹又半年。转眼到了圣诞节,大街小巷都很是热闹,圣诞歌声响彻夜空。吴瑶瑶和张宥麒一起约好圣诞节那天夜晚在市中心最大的那棵圣诞树下欢度圣诞。吴瑶瑶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开始打扮自己,在五点多的时候动身去了中心广场。约定时间是七点,吴瑶瑶低头看表,时间还早,她便在附近乱逛,她看到了张宥麒最爱吃的芒果绵绵冰,快七点的时候她买了下来,她想要看到他开心满足吃下绵绵冰的表情。

   时针这么一分一秒地走着,七点,七点二十,七点四十五……绵绵冰都已经完全融化了,张宥麒还没出现,吴瑶瑶给他打电话,电话里冰冷地提示对方手机已关机。吴瑶瑶绝望地想:他是不是忘记约定了?是不是不来了?还是出事了?瞬间,担心、惶恐、难过、慌乱全部涌入脑海,吴瑶瑶除了在原地傻站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安慰自己,等一下,再等一下说不定他就来了。

   八点十分,张宥麒出现了。满脸通红,大口喘气,像是狂奔过来的。吴瑶瑶看到他,内心欢喜却又生气,矛盾的很,欢喜他毫发无损地出现在她面前,生气的是为什么来那么迟也不知道给她打一个电话。

  张宥麒懂吴瑶瑶复杂的表情,他将她拥入怀中,胸口感受到这个女孩被冬天的寒风吹得冰冷,他很是心疼自责,任由吴瑶瑶在他怀里哭着闹着,他说:“对不起,瑶瑶,我临时有点事情走不开,手机又没电了,结束后我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你个傻瓜,怎么一直在外面冻着等我呢?会生病的,我心疼。瑶瑶,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她:“宝贝,圣诞节快乐。”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吴瑶瑶打开小盒子,看到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银项链,她惊呼:“哇塞,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我还知道你喜欢这项链的寓意呢。”张宥麒神秘地眨了眨眼睛,俯身到吴瑶瑶的耳边轻声说:“Lucky and magic。”他一边说着一边为吴瑶瑶戴上项链。

  吴瑶瑶内心小鹿乱撞,瞬间开心极了,她抹了抹眼泪,连忙说道:“我也有准备礼物给你。”说着她拿出一个特别可爱的毛绒链,又亮了亮自己包上的同款挂饰:“知道你喜欢动漫周边,这是一对情侣限量组,我好不容易抢到的呢,喜不喜欢?”

  “喜欢,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哎呀,给你买的绵绵冰化掉了,我去把它扔掉。”

   “别扔。”张宥麒拉住吴瑶瑶,“我喜欢,谢谢你,瑶瑶。”

  两人站在最大的圣诞树下,紧紧相拥,幸福得羡煞旁人。

  八点半,圣诞树上的灯光亮了,霓虹闪闪,天空不时的炸出几朵焰火,五彩缤纷。吴瑶瑶开心地大叫,对着闪着光芒的圣诞树许愿希望可以一直这么幸福美好。

     “宥麒,钱包你忘记拿了,我给你送来了。”一个甜软的女声打断了她认真虔诚的许愿,吴瑶瑶认识那个女生,就是当初不满她和张宥麒合唱的那个歌曲部的学姐。她正要走过去打招呼的时候竟然看到 学姐亲了一下张宥麒,吴瑶瑶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都要炸了,她没有看到张宥麒推开学姐时的厌恶表情,她完全失去了理智,上前去要打学姐,嘴里喊着:“这是我的男朋友,你滚开……”

  张宥麒拦住了吴瑶瑶:“瑶瑶,你别闹。”学姐趁着混乱逃之夭夭。

   “让我别闹?”吴瑶瑶笑出了声,可她现在的笑却比哭还难看:“我乖乖的,你就可以和这个肤白貌美长腿学姐双宿双飞了是不是?”

  “瑶瑶,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她!”

   “我都看见她亲你了!”

   “你怎么没看见我把她推开?”

   吴瑶瑶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大喊:“张宥麒,我们分手吧!”

   张宥麒当时脑子一定也进水了,回应道:“你天天这么无理取闹我真的受够了,好啊,分就分!”

   吴瑶瑶和张宥麒各自转身,向着与对方相反的方向走去,都太倔强,谁也没有回头。好好的圣诞节,偏偏成了两人的圣诞劫。

(八)

  之后的每一天,两人都互相不说话了,像是真的从彼此生活中抽离了。不是冷战,也非赌气,那天的分手像是必然会发生的,早已有诟病,迟早崩裂。

   分手分的那么干脆,他们真的爱过吗?当然爱过,也许一直还是深爱,但是却越爱越挣扎得不像自己。吴瑶瑶在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便生病了,高烧不退,她把自己关在宿舍拉上床帘戴着耳机一遍一遍单曲循环《珊瑚海》,室友叫她吃饭根本叫不动,她不吃不喝,除非内急去厕所或者必须去上课的时候才会起身下床拖着无力的步子走来走去,像是行尸走肉的躯壳一般。

   室友看不下去了:“瑶瑶,你再这样身体是吃不消的呀,你已经发高烧了你知道吗?你们发生什么了?”

   吴瑶瑶叹气,声音干哑苍白:“我和他说了分手,这次他没有再挽留我,他同意了……”

  “你原来不是对失恋要死要活那样子很嗤之以鼻吗?怎么现在你也成这个样子啦?你快振作起来。”

  “是啊,你说我怎么这么没出息呢?我还爱他啊,怎么办?我还爱他啊……”

   “那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你说你爱他,你不要分手了。”室友把手机递给她。

  可吴瑶瑶接过手机又将它放在了一边:“不了,总要给自己留点尊严的,我再爱他也不可以犯贱,再难受也不能回头,再后悔也收不回昨天说过的话了。我和他,到此为止了。”

   室友无奈摇摇头:“你啊,把自尊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本来可以挽回的事情,你偏偏要处理的这么决绝,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残忍?”

  吴瑶瑶苦笑着闭上眼睛,睫毛上挂着闪闪的泪珠,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滑落。

   张宥麒呢?泡在酒吧没日没夜地买醉,喝到胃痛,喝到昏迷,嘴里一直喊着吴瑶瑶的名字,最后被宿舍哥几个抬到医院在病房吊了大几天点滴才得以恢复。所有人都知道,身体的病恢复容易,可以靠医术药物;心病可就难治了,只能靠自己和系铃人。

  局外人都替这两个人着急,明明很相爱,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艰难险阻,可这两人却都碍于面子,也太过倔强,谁也不回头,谁也不挽留。如果说这两个人究竟为什么分手?因为细节,因为骄傲。

   日子一天一天过着,从刚分手时的天崩地裂昏天黑地,但后来慢慢地趋于平静,生活还是照样过,朋友们都以为他们已经各自恢复了,已经淡忘对方了。他们想错了,不论是什么状态,张宥麒和吴瑶瑶心里还是从来没有把彼此赶出自己的世界,他们舍不得,如果心里没有了彼此,他们再也找不到让自己心动的理由了。当然,这只是他们两人各自深藏内心的秘密。

   分手后,张宥麒和吴瑶瑶也都遇到过追求者,却都拒绝了,之后的很久很久,谁也没有再有过恋人,颇有如果在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你我愿意一直自己一个人的架势。

(九)

  吴瑶瑶飘远的思绪又被室友拍回到了现在,她回过神来,听到室友说:“瑶瑶,我知道你一直没放下张宥麒过,不然你不会一直悄悄打听他的消息。”

   被发现秘密心事的吴瑶瑶有些慌乱地掩饰道:“哪有,我没有啊……”

   “好好好,你没有你没有。跟你讲啊,我听说张宥麒拍完毕业照之后就直接回家了,不在这个城市了,你可能以后不太可能见到他了,这才赶紧拉你过来的,你好好想想,你那么爱他真的甘愿错过他吗?好好把握住今天啊。”

  吴瑶瑶愣住,张宥麒要走了?心里急坏了,但嘴上却满不在乎地说着:“走就走吧,他走与我何干?”这小妮子,就是嘴硬的不行,若是生在战争年代,定是一个称职的情报员。

   毕业照拍完了,毕业生散了,吴瑶瑶却还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她在犹豫,这时,她接到一个电话,是张宥麒的好哥们:“吴瑶瑶,张宥麒下午四点的飞机。”

   四点?吴瑶瑶一看时间,现在已经快三点了,学校离飞机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她终于紧张着急了,时间紧迫得来不及去纠结了,什么尊严什么面子什么倔强,滚蛋吧,她只想要她爱的人。不顾一切地飞奔出学校叫一辆出租车:“师傅,去飞机场,快一点可以吗?我赶时间。”

   路上堵车、红灯的状况让吴瑶瑶慌的心脏快要跳出,终于抵达飞机场,已经三点四十了。吴瑶瑶打开车门,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里面,可一进去,她就懵了,自己该去哪里找张宥麒,她甚至连他在哪个登机口都不知道,而且有一个致命问题: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路痴。

   时钟渐渐向四点逼近,吴瑶瑶无助慌乱的四处乱晃,可她并没有发现哪里有张宥麒的身影。分手一年多来,吴瑶瑶第一次拨通了张宥麒的电话,却无人接听。人找不到也联系不到,吴瑶瑶绝望地快哭了,她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为爱示一下弱,她恨自己的倔强硬着头皮不回头,她恨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忍不住的无理取闹……

(十)

   指针指到四点,钟声敲了四下,吴瑶瑶一下子瘫软到地上,眼睁睁从落地窗前看着飞机起飞,嚎啕大哭,那么痛彻心扉,这一别,以后她和他真的很难再见到了。吴瑶瑶给张宥麒发了条信息:我迷路了……

  没成想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起,吴瑶瑶赶忙打开手机看,竟然是张宥麒发来的:回头看看。

  吴瑶瑶回头,看到了她朝思暮想的身影,是张宥麒,他没有登飞机,他没有走。张宥麒拖着的行李箱上挂着那个那年圣诞节吴瑶瑶送他的毛绒链。

  吴瑶瑶愣住,呆呆地盯着他:“你……怎么没走?”

  “你希望我走?”

   吴瑶瑶低着头使劲摇头像个拨浪鼓一样,张宥麒看到她这样子,笑了,伸手将坐在地上的她拉起来:“你这么路痴,我怎么舍得走?我走了谁还愿意做你无偿的人工地图啊?我看到你给我打的电话了,那一刻,我决定不走了。”

  吴瑶瑶什么也没说,看着张宥麒一直傻笑,多久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彻底开心地笑过了?应该是从分手身边没有他之后到现在吧?终于,她开口问道:“再也不离开……我身边了吗?”

   张宥麒认真地点头:“嗯。”

   外面的阳光不骄不躁,温度刚好;吴瑶瑶和张宥麒并肩前行,除了彼此,其他人都是将就。

   微风轻轻起,和你一牵手便是永远,没有期限。

会发光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