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爱情里,你是蟋蟀还是蚂蚁?

(1

在谈《爱乐之城》之前,先借用一下《四重奏》里的金句,如下图:


考虑到有些朋友还没看《四重奏》,所以啰嗦解释下这个比喻,为什么把这两类人分别形容为蟋蟀和蚂蚁,结合昆虫的习性来解释就是同样是有梦,夏天时候蚂蚁就开始筹备冬天的粮食了,而蟋蟀却无动于衷,继续唱歌享受生活。

《爱乐之城》就讲了个蟋蟀跟蚂蚁恋爱的故事。

女主米娅看起来像一只蚂蚁,她每天也会像我们一样被堵车困扰,但她热爱演绎大梦,为了养成梦想勤勤恳恳地为生活买单,她一边在咖啡店打工,一边不放过任何一次试镜,她曾在动情的念台词时被硬生生打断,也因用外套藏着衣服上的咖啡渍必须保持镇定,一次次失败让她想要寻到“茫茫人海里的那个人”,她在纠结要不要把梦想当作爱好。

男主塞巴斯蒂安好像是一只蟋蟀,他有一定音乐天赋却传统守旧,在打工的餐厅不愿意弹规定的曲目,也拒绝和不志同道合的女人恋爱,他并没有用才华赚钱,而只想开一个爵士俱乐部,让同好的人都来沉浸其中,这样的做法让梦想就变得像爱好了。

(2

蟋蟀和蚂蚁是两种对梦想持相反态度的类型,他们的初遇大都是互相鄙视的。

蚂蚁认为,梦想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贬义词,它常常变成某些老板为下属画的大饼,也化为不求上进者的借口,实际生存重要,但努力还是无法避免,不仅得广撒网,偶尔也得乱投下医,说不定下一次就中大奖了呢?每当听到梦想,蚂蚁脑中闪过的弹幕通常是:需要花钱买断的,短时间内不能折现的。

蟋蟀觉得,暂时不能完成梦想的人,都是因为大环境不好,天赋不够,蟋蟀不执着于各路广撒网,坚决不病急乱投医,每当听到梦想,蟋蟀脑中闪过的弹幕通常是:需要持续投入的,短期内不能折现的。

(3

蚂蚁和蟋蟀一旦相遇,通常一开始发起追求的会是蚂蚁,一方面是习惯了广撒网,但蟋蟀身上的天赋及可塑性让蚂蚁觉得可以重点培养,迷茫的蚂蚁一直希望有个人生导师出现,因为自己虽存有力量,运用的时候却像发散的光线,这个时候蟋蟀的有的放矢就对自己很有帮助了。

蟋蟀一开始看不到蚂蚁,蟋蟀很珍视自己的那点小才华,觉得不分场合乱秀太廉价,像蚂蚁这种天赋不够的人居然能脸皮这么厚,但渐渐的蟋蟀开始羡慕蚂蚁的力量和热情,蚂蚁的务实和萌蠢让蟋蟀有点怜惜起来,蟋蟀愿意帮助蚂蚁,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尊,还带着一点羡慕,因为蚂蚁都敢做的事情,为什么蟋蟀却不敢呢?

(4)

当生活陷入危机的时候,首先想到改变现状的会是蟋蟀,虽然蟋蟀好不容易从蚂蚁那里得到了落实梦想的动力,但蟋蟀也很懂这濒临死亡的熟悉,蟋蟀曾经差点陷入的沼泽,现在要学着悬崖勒马了。

而蚂蚁却不一定再是蚂蚁,她接受了蟋蟀的建议,用那些做蚂蚁时所赚取的资金,成就了自己第一步独角戏作品,这部演出后却无人观看的作品,却意外的得到了某剧组的赏识,最终让自己得到了一个完成梦想的机会。

(5)

蚂蚁在看到蟋蟀放弃梦想,为了赚钱而去参加商业乐队巡回演出时,她失望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早已无法做蚂蚁,而是逐渐的变成了一只蟋蟀,同样蟋蟀也发现自己逐渐由一只蟋蟀变成了蚂蚁,原来,他们为对方的改变是情非得已。

米娅抱怨塞巴斯蒂安总是巡回演出,关键时刻不在自己身边,塞巴斯蒂安在和米娅争吵时也说:“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希望的样子吗?”

两人不过是谈了一场角色错位的恋爱罢了。

(6

在爱情里,梦想实质上是一种对自我忠诚的能力。

蟋蟀和蚂蚁虽是不同的,但他们却能很好的互补在一起。

五年后,米娅选择的丈夫就是一只蚂蚁,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完全认同了自己的角色定位了。

当米娅再次遇到塞巴斯蒂安,他也已经完成了梦想,拥有了自己的爵士音乐吧,还原成一只蟋蟀。

结尾中那段脑补的遗憾里,塞巴斯蒂安要和米娅在一起,仍旧只能做一只蚂蚁,他们虽然会在现实里幸福的生儿育女,却只能走进别人的爵士酒吧里,蟋蟀为了跟蟋蟀在一起,蟋蟀只能将梦想放弃。

长久的爱情永远都势均力敌,这种相互成就后的分离并非消极,塞巴斯蒂安曾对米娅说:“我已经完成我的工作了。”所以,米娅也把真实的塞巴斯蒂安还给他自己,这就是这段关系真正存在的意义,遇到谁之前,取决于你到底是蟋蟀还是蚂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