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承载了我们多少人生

      窗外的景在倒退,来来往往多少回,遇见不同模样的人,安静的睡着的张望着的。有人打着电话说“亲爱的,我回来了”,有人却挥着手说“爸,妈,我走了”,似乎火车既扮演着撮合佳人的好人又假装着拆散家人的坏人。

      往前数几年,我才19岁,乳臭未干,想得简单。第一次坐火车远去,竟看不惯离时泪洒的场面。一心想着踏上火车那一刻起,自己便是自己的掌舵者,闯荡也好混迹也罢,总要保持潇洒,还真没想过还有“想家”  这档子事,离家越远越好。

      现如今开始怪世界太大,无论去哪,家便成了远方。像我这样的,一家四口分居四地的数不胜数。讨生活、逐梦想似乎都成了分离的理由,即便是出于无奈,最好也要常回家看看。

      青翠的麦田风中摇曳,碧绿的湖水皱了容颜,翱翔的雁哀鸣一声便飘远。

      儿时的胡思乱想,如今的惆怅迷茫,不再相信一个面包可以满足现实的梦想。稚气脱了,乳臭也干了,突然发现“长大”这事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失去了时光,也丢掉了敢想的大脑。没有了天真,快乐真的不容易获得。说说笑笑、哭哭闹闹已不是单纯的表情符号,它藏的东西太多太多。多少的快乐难重演,多少的情感在堆叠,多少的言语真假难辨,多少的梦想像断线纸鸢。是是非非在纠缠,人来人往在离散。

      长大也有长大的特权。当你推开门窗,可以奔向向往的前方,跌跌撞撞也是成长。 小时候只是追求自己快乐,长大后可以给他人快乐,包括亲人、朋友、爱人等。你想要的,和你该做的,都一目了然。你也知道小时候靠想成为什么,长大后只能靠做才能成为什么。小时侯像浪漫主义那样,长大后更像现实主义一样。

      小时候记不住忧伤,因快乐太多,一颗糖可以化悲为喜;长大后忘不了忧伤,怨忧伤太深刻,一顿酒也难消愁。但长大了,我们的酒量也大了,一顿酒消不了,那就两顿,总之会有化解的办法。

      我笑了笑,看了看火车上的人,有因幸福而幸福的,有为幸福而疲惫的,总之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幸福。

      火车到站后,我下了车。面对熟悉的城市,难以琢磨的明天,我所能做的就是以笑迎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