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爷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因为儿子太孝顺了!

1

李大爷铁了心非回去不可

今天,李大爷起得比往日早,天还没亮透。李大爷今年七十五岁。人老了,睡得晚起得早,睡得也不香,断断续续的。他起身,伸手去摸索床头的开关。

他打开柜子,里面立着一个军绿色的大包,很旧,都给磨白了,东一块西一块补丁。这包是娃他娘一针一线缝给他的,算是他俩的定情之物,几十年来,从未离身。前阵子,儿媳把它给扔了,因这事,他平生第一次跟儿媳急眼。大半夜的,全家人出动,拎着手电筒在臭烘烘的垃圾场翻了好久才找回来。

他打开包,还想再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遗漏啥要紧的东西。身份证、钱、钥匙、老花镜都拿了。他现在只需要静静坐着,等儿子去上班,儿媳去买菜,他就可以走了。

他要回老家,这可不是心血来潮,他想了好久,跟儿子提过好几次,儿子就是不答应,说他上年纪了,身体不如从前硬朗,不放心他一个人住,他老人家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做儿子的不孝。

他是去年被儿子接到城里住的。他本不愿来的,在村里待了大半辈子,习惯了,感情深,只因他去年摔伤了腿,儿子把他接到城里后就不肯送他回去了。

他适应不了城里的生活,在这里,他什么都不用干,他也没有什么地方玩,顶多就是去公园坐坐,去广场逛逛。虽然广场每天都有老人健身跳舞,但他是个粗人,怕羞,在大庭广众下扭扭捏捏,这事他干不来。他向来寡言,跟城里的老人们也聊不来,那些人张口闭口不是股票,就是球赛,他不了解,也不关心,人家聊天,他自然就插不上嘴了。所以,他在城里没有聊得上的朋友。儿子忙着工作,儿媳也有自个的事忙,孙子要上学,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背着手踱步,实在是闷得很。

李大爷铁了心非回去不可。

2

孩子呀,孩子呀,你会长大

先是儿媳起来做早餐,做好后,儿子才起来。今天的早餐是芥菜粥,很清淡,李大爷趁儿子儿媳不注意偷偷去厨房加了半勺盐。自此他被查出患有高血压,儿子就不准他吃重口味的东西了。不光如此,还不让他吸烟喝酒,儿子的鼻子很灵,好几次他偷偷吸烟都会被儿子发现。

他肚子憋屈,肺也憋屈,活得可难受了,他一想到回去以后,可以炒上一碟黄豆配一壶烧酒,再抽上一卷草烟,心里就美滋滋的。这才是生活嘛。

回家的路线他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先去地铁站坐三号线到龙溪,再转乘五号线到高铁站,然后再坐高铁回长德市。这都是孙子告诉他的,他自己也走过很多次,刚开始,坐过站,搞错方向,迷了好多回路。

到高铁站,李大爷很快就买到票了,买票的钱是他一点一点攒下来的。前阵子,他特喜欢吃冰淇淋,那东西滑溜溜甜丝丝的,他只吃一回就爱上的,每天都会去肯德基买上一杯,有时候甚至两杯,所以他经常拉稀,严重时还要到医院打吊针。儿子知道后,拒绝再给他零花钱。

李大爷是头一次坐高铁,他没想到里面的环境这么干净舒适。他坐过一次火车,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他送儿子去上大学。乘客挤在火车里,背靠背,肚皮贴肚皮,什么味道都有,汗臭味、烟味、厕所飘出来的异味。他买到的是站票,吸烟区满地的烟头,父子俩就坐在那相互依靠呼呼大睡。

李大爷对面坐着一个女人,她抱着个男孩,看起来一两岁,粉嫩粉嫩的。男孩递给他一颗糖,他伸手去接的时候碰到男孩的小手,他鼻头突然酸了起来。孩子呀,孩子呀,你会长大,长大后翅膀硬了,就会越飞越远,做父母的老了,再也没有力气陪你一起飞。

3

李大爷回到村里,整个人立马神清气爽起来

李大爷回到村里,整个人立马神清气爽起来。他先在圩上的粉摊吃了碗肥肠粉,里面有香菜,有酸竹笋,有辣黄豆,他吃得很干净,很爽。这才是人间美味,城里的东西看着金贵,吃起来还不如乡下的小摊。

摊主刘伯见到他,有点意外,刘伯问:“李大爷,你不是应该在城里享清福吗?咋回来了呢?”他回道:“享个鬼子清福,苦惯了,闲下来一天,就是跟一样受罪没有分别。”

还是村里好嘛,公路两旁就是金黄色的稻田,鸭子们在池塘觅食,风尘仆仆的乡间小道,熟悉的乡音……

回到家后,李大爷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儿子问:“爹,您是不是又迷路?你在那?我去接您。”他没迷路,所以一点都不慌张。他说:“我已经回到老家了……”没等他说完,儿子就急了:“爹,你这不是胡闹吗!你说你……”他也没等儿子说完就愤愤地挂了。他知道儿子还要说什么,无非就是那几句:爹,您安安心心享福,不要总想搞事,我工作忙,累得很烦得很,您就不要给我添麻烦了。

儿子难道不知道做父母的操心孩子都来不及,那会为难孩子呢。

奔波了一天,李大爷也累了,但是累得舒服。他草草收拾床,舒心地睡下了。这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菜园里长着满了蔬菜,有翠绿的韭菜,鲜红的番茄,嫩黄的花菜,圆鼓鼓的白萝卜,肥大的菠菜……,一派生意盎然。

4

什么是福,只有自个才清楚

第二天鸡叫的时候,李大爷就起来了。他打算先把屋子收拾干净,然后把后院两荒地上比人高的杂草除掉。人逢喜事精神爽,李大爷撩起衣袖大张旗鼓干起来了。

邻居们看见他回来,都纷纷过来问候,问得最多的就是:“李大爷,你咋回来了?是不是三伢子媳妇对你不好?”李大爷总是笑着回应:“没有的事,三伢子媳妇对我好着呢,好吃好喝地供着,没有半点不周。”邻居们多数是不信的,媳妇虐待公公婆婆的事,他们又不是没见过。他们觉得可能李大爷护儿子,不想让儿子丢面子。

李大爷不关心他们怎么想,他就疑惑怎么没瞧见老张。老张是同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按理说,听说他回来,老张也该来串门的。

他去老张家才知道,老张瘫了。他推来老张的房门,一股屎尿味扑鼻而来,他喊了几声老张,没人应,拨开黑油的蚊帐,看到老张正睡着。房间很昏,阴森森的,桌子上有一碗冷饭,都酸了。他感到一阵心寒和心酸。老张的儿子是村里出了名的赌徒加恶棍,没人敢指责他。

李大爷刚想离开,就听见老张喊:“水、水……”他抬起老张,给他喂水,他又喊了一声老张,老张才认出他。老张惊喜道:“老李,你回来啦?”

两个老人唠了好久。老张了解到李大爷回来的前因后果,说了一句让他襟然泪下的话:“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才有心思考虑无聊的问题,我没你命好。”

李大爷知道,好多人都会误以为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什么是福,这恐怕只有自个才清楚。

5

多惦记你爹的好

午后先下时光,村里的大妈们就喜欢聚在榕树下闲聊,说说这家的窘事,聊聊那家的丑文。这次的话题是李大爷,大伙都说他命苦,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可不就盼着儿子有出息后,能够安安乐乐地享受晚年吗。大伙想到以后李大爷的凄苦晚年,唏嘘不已。

但是几天后,一辆开到村头的黑色轿车改变了大妈们的想法。车上的男人就是三伢子。儿不嫌母丑,狗不嫌母贫,儿子总归是儿子,那有不要爹娘的道理。

三伢子停下来跟大妈们打招呼。张四婶觉得必须得说点什么,她问:“三伢子,你跟四婶说实话,你爹在城里是不是受委屈了?”

“没有的事,四婶,我爹就是老糊涂了,我来就是接他回去的。”

张四婶说:“你呀,甭唬我,”然后就是一副敦敦教导:“不过你能想着来接你爹,算你有良心,你爹一辈子勤勤恳恳做事,是个顶好的人,你娘死得早,你爹念旧就没再娶了,说到底也是为了你。你爹晚年得子,你就是他的心头肉,他有让你挨饿着凉不?听婶子一句,多惦记你爹的好!人不能忘本,知恩图报!”

6

说啥都没用,说啥都不走。

李大爷正在锄地,听见儿子在叫他,他以为是幻听,抬头一看果真是儿子。他一想到儿子十有八九是来接他到城里的,他就沉下脸,心想:说啥都没用,说啥都不走。

儿子叫他好几声,他才应。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儿子开始心疼:“爹,您瞧瞧,您这都干得是啥事?好好的福不享,跑回来找罪受,这热火朝天的,你那受得了?”

他觉得好笑,想当年,三伏天,太阳都快要把人烤焦了,他还不是一边流汗一边干活。他说:“你甭管我,你回去跟秀娟两口子好好过日子,该干嘛干嘛去,你爹我又不是小孩,自己能照顾自己。”

“爹,你别跟我犟了我手头还有好几个项目要忙,您就别胡闹了,跟我回去吧,我没时间在这跟你耗……”

他俩争执了许久,最后的结果是,爹愿意耗儿子就陪他耗,直到他同意跟儿子回去。

晚上,李大爷起来上厕所,他顺便走到儿子的房间,蚊帐给儿子踢开了。几十岁的人了,儿子还保留着小时候胡踢乱踹的毛病。夏天蚊虫多,儿子一边抓痒一边睡。他回房间找到清凉油,涂在儿子抓的地方。掩好蚊帐,又重新点了蚊香,才放心继续睡。

如李大爷所料,儿子没待几天,好多个电话接踵而至,催他回去。

7

而李大爷哭,却是因为儿子太孝顺了

过不了几天,儿子又来了,还带着儿媳。这次儿子倒没跟他争,直接撂下狠话,要是他不回去,儿子就把工作辞了,回来陪他。

李大爷没想到儿子如此坚决,他们僵持了十来天,最后,李大爷还是服软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自私毁了儿子的前程。

临走前,李大爷去跟老张告别,他想也许就是最后一面了。两位老人泪眼作别,老张哭,是因为儿子不孝,而李大爷哭,却是因为儿子太孝顺了,他借势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