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生合之,即有心之生皆为性

鹰翱翔于天际,厉爪尖喙好不威武,其性凶

鹊亦羽翼双生,娇躯绵力弱柔可欺,其性怯

如此这般,飞翔的鸟兽皆有差,更不说携七情六欲万物之王的人

人性之差有如海天相隔,如凶,如怯,如恶,如善,如燥,如静……莫不过人之性独受波流束缚。鹰凶鹊怯,评之皆无对错,反而人凶即厌,人怯又喜,何理?

即生灵性皆有差,乃本质,何以性形决人形,吾辈本不应左右其余之性,做自己,立直性,满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