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下限在哪儿?

今天是大年初一,也许不该写一些让人不愉快的话题,可是看到微博上刘鑫又发消息出来,再往前翻,当看到她与江妈妈的“十问一答”时,终不能忍。

再一次,发声质问:刘鑫,作为一个人,你人性的下限在哪儿?

 

记得看咪蒙老师写的《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时,就已经发现自己低估了人性的底限:原来有时候,人的想象永远会被限制,直到你看到一个样版。

后来看刘鑫开了微博,不断地公开着她与江妈妈的对话截图,那些对话中,有太多看似问候实是挑剔的言辞,并且甚至还向江妈妈说自己与江歌是同性恋的关系。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毕业时发的一条视频,名字就叫《假装我们一起毕业了》,配音用的是她和江歌的微信聊天语音。

我实在想象不出来,刘鑫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做制作这条视频的:是在幸灾乐祸还是想百上加斤?

本该两个人一起研究生毕业,可是,现在她毕业了,而江歌——那个曾帮助过她、在她走投无路时又收留了她、最后又在自家门前替她做了她男友的刀下鬼的花季女孩儿早已从这世上消散。

可是她却发了曾经的合影曾经的对话,高高兴兴地说:假装我们一起毕业了。

人性扭曲至此,竟让人无言以对。

也难怪江歌妈妈在微博上连骂了她三遍“人渣”。


随着刘鑫的反攻,网上,各种各样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逝者已矣,身为局外人的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将事实的真相一一还原。

同样是一个女人,我可以理解刘鑫见了江妈妈说的“我害怕”,即使她锁了门,我也能理解——毕竟人在危急之下,自保是本能。

但是我无法理解的是:

1、出事那天下午陈世峰一直在要胁她不要分手,但她竟然在面对江妈妈的质问“晚上来找谁时”时,说自己不知道;

2、住在江歌的房子里,却因为自己害死了朋友,即使一命还一命也不为过。应该做的,是第一时间去跪在江妈妈面前忏悔,听候发落。而她却在出事200天后,在媒体的撮合下才去见了江妈妈

当时一直哭泣,可之后却又不停地在挑衅和辱骂江妈妈。

3、陈世锋是以公开她的裸照相逼不想分手,她却在一年之后说自己和江歌是同性恋的关系(仅仅是她一面之词,并没有实际证据),很明显企图把这一场杀害转变成三角恋,把剧情反转成“前男友谋害现女友”,把责任全都推脱出去。

4、在最近一次与江妈妈的对答中,她写“我对三叔(江歌)的情义,了断于此!这是你逼我的!”,更是再次刷新了人性的下限。


她口口声声地说自己知错了,可是认错的态度在哪儿?就凭那几句貌似“关心”之后的极力辱骂吗?

她说江妈妈不配做江歌的妈妈,可是至少有一点儿江妈妈要比她好很多:在危险时,江妈妈绝对不会将女儿关到门外,因为一句“害怕”而置之不理。

住在江歌家,也因你而死,换来的,却是母亲的无限伤痛,却是刘鑫的一句“了断于此”,不知在天堂的江歌,此刻是否肠子都悔青了。


从小,我们都被教育,做错了事要主动承担错误,要真诚地向别人道歉,可是看到了刘鑫才明白,也许是该赞同荀子的“人性本恶”的说法,更也许,我们应该重亲定义“人”的意义。

它应该有一个范围,有一个上下限。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配叫做“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