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旅社(1)

文/大房子


关于我辞职的消息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哪怕是我的父母也身在别的省市里不知道我的确切情况,说实在的在我做出这个打算的时候并没有做出什么很深邃的考虑,我总是觉得,事业场上以及职业场上的那些事情我有点应付不来。

可能诸位看过不少的心灵鸡汤,总是认为这些鸡汤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帮助,当然了,我也总会去看那些能够抚慰我心灵创伤的书籍,但是看的多了,也就感觉到自身的免疫了。事实上我们去看那些书的时候,是带着自己渴望看到的一些讯息而去看的,并不是带着一种自己期望可以被其改变的心态而去看,由此说来,我们人倒是还挺有自主意识的。现在市面上的心灵鸡汤我自己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积极、一种是平淡,当然还有一种被称为厚黑学的文字风格,积极的文字要求你直面自己身上的缺陷,学会在职场上甚至在事业场上做到完美的效果;平淡的文字则是期望你有个喜欢自然的心,随心而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要太过勉强,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厚黑学就比较坏了,它能够让你不会吃亏,能够在恶性竞争的环境里脱颖而出。要我说,这三种不同风格的鸡汤都是在投其所好,所以也就为什么有的人喜欢看那样的文字,而有的人却喜欢看这样的文字了,那是因为我们人不一样,说白了,我们的主关意识终究还是自己,他人说什么和做什么都是辅助作用,最后做决定的只是自己,而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也只能由自己来埋单。

所以我有点后怕,我不知道这种恐惧来源于哪里,来源于对未来渺茫无期的担忧,还是担心眼下会遭遇到许多同学朋友或者是家里人的不解与嘲讽呢,我想可能都会有吧。

大学的时候学了一门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是个冷门,只是为了贪图其将来毕业好找工作这一项,可是一旦踏入了这个专业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实当中所发生的与自己所预想的相差甚远,于是乎内心底稍微有点想打退堂鼓的味道了,可是为时已晚,已经开学一个月了,想再考其他的专业,眼下似乎不怎么可行。

大三实习的时候我就在内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换个工作吧,等毕业了我去干点别的吧,然而依旧忙着手头上不怎么喜欢的工作,脑袋里却想些对未来的打算。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不怎么擅于交际,说点不好听的就是稍微有点木讷,所以如果让我去生意场上去经历那些看不见的腥风血雨,我真的一点不怀疑我会惨败而归。因此我喜欢平静的生活,我喜欢看书,喜欢一个人喝着杯子里的茶水在一个角落里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天文地理、历史小说等等都可以。以至于有的时候我特别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家乡开一家小小的书店,店里就我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坐在店里看书,闻闻茶香、看太阳升起、看太阳西落,少一些没用的交际,多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这些都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说起来的确挺简单,但是你身上背负着的东西,却不止这么简单,我是个独生子,我的父母当然希望我能够望子成龙,我的父亲又是一个极为保守而又传统的人,他不是希望我大红大紫就是希望我大富大贵,这给我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似乎让我有种使命感,在经历过这样的心路历程之后,于是我总是会在心里对自己说,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什么样的使命感,只要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够开开心心的就很好了。

好了,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我对这次辞职所卷席而来的一些零碎的感慨,对于一些人来说,辞职似乎不是一件小事情,辞职意味着你将来的一段时间得重新去找工作,而且极有可能会导致你的经济条件变得紧致不堪。可是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且一本正经地跟面前的老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却感觉到异常的轻松,逃离了工厂的感觉就像是被放羊人圈养起来的绵羊回归大山的感觉一样,我脱离掉了自己所不喜好的各种环境,不用再去见那些我不想见的人,也不用总把好人脸天天挂在面部装作一个媚上的可怜人。

辞完职的第一件事便是想要回家,都说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可是我还不想去见他们,他们有他们的事情要做。匆忙间我从网上订了北上的火车票,准备先回到那个地方。

火车是我通往来回最常坐的交通工具,至今我都没有坐过飞机,我对火车似乎有种特别的感情,每当我坐在列车箱里的座位上时内心里都会感觉到格外的安心。

我喜欢火车在铁轨上运行的感觉,你能确切的感受到火车是在前进着的,但是它又不像汽车一样有那么大的发动引擎声和颠簸感,就像是一栋前进的屋子,这让我想到了宫崎骏的漫画哈尔的移动城堡,它能

带你到许多未见且神奇的地方。

可我这次所去的地方,倒不是什么新奇的地方,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地方,走到那个地方的路上我都能感觉得到这座城市的味道,和其他城市不一样,我感觉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所特有的味道,如果你不仔细地带有感情的去闻,往往是闻不出来的。

火车大概是在夜里十点钟到达了地点,我拖拽着自己的手提箱,背着一个书包从车厢里走了出来,没有赶上节假日,所以车站站台上等车的和下车的人不是很多。真是难得有这样惬意的时候,印象里我每次出行都是比较匆忙的,不是旅客太多,就是时间太紧,脚步从来都是跟着加速度的频率向前踏步,很少有今天这次可以不担心时间、不担心行程的坐车之旅。

哦对了,好像还没有告诉大家我的家乡是哪里,其实不是很重要,我的家乡是一座三线小城,离山东的省会济南倒是很近,这里坐落着一座名山,是五岳之首的泰山,说到这你可能就知道了,没错,我的家乡是泰安。

每一年过年我都会回来,每次回来给人的感觉都大体差不多,这座小城比不上那些一二线城市,所以很少有发展的前景,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像大城市里那样的喧嚣又会让人感受到乱哄哄的感觉。

出了火车站广场,往右手边走,有一座银座城市广场,可以说这座银座广场是目前泰安游人最多,且相对繁华的地带了,去年在泰山大街和灵山大街之间建了一处很有名的万达广场,似乎迅速地取代了银座城市广场的位置,虽然银座城市广场靠近火车站占据着地利,但是终究也抵不过万达所带来的品牌效应,人们选择去万达广场闲逛的几率要远远的高于银座城市广场。

我的家离火车站很近,就在万达广场和火车站之间的路边上,那是一座十一层小楼,我家就住在三楼一间,虽然楼层不高,但住的却也是方便和舒适。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虽然旅途并不是那么的奔波劳累,可也耐不住时间的摧残,此时正值夏季,燥热的空气总会让人的脾气变得很差,火气一上来就会感觉到口渴难耐,想喝些冰凉的啤酒,于是我在楼下买了两罐冰镇的青啤就上楼了。

推开卧室的门,我房间里的摆设和上回回来时差不多,一间衣柜、一间摆满书籍的书柜、一张双人床、以及一张表面上凌乱不堪的书桌和陈旧的背靠椅。

书桌正正的摆放在靠窗户的位置,坐在背靠椅上,拉开窗户,关上漏网,其实也能感觉到这个夏日里夜晚的微微凉气。我拉开背靠椅,坐了上去,随即拉开了窗户,望向窗户外面,楼层不高,所以所看到的视线范围非常的有限,如果是在白天的时候,朝远处望去,其实你能看得见泰山连绵起伏的山脉,尤其是下雨后,它隐藏在云里雾里,颇具有仙界的感觉。

而此时的夜晚,外面除了路灯,就是被路灯剪截到斑驳的树叶的影子挥洒在路面上,我打开一罐青啤,喝了一大口,顿时一股轻微涩涩的冰凉的、又有点香甜的液体穿过喉咙,经过食道管,直达我的胃部底端,随即一股暖意又升了上来,这种感觉很舒服。

两瓶青岛啤酒下肚后,眼界开始变得模糊,想起来自己的过去,又联想着自己的未来,我不懂得我们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想多了就会变的不快乐,而想要快乐的自己却偏偏会想那么多。都说快乐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可为什么我们连这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从小到大我都被父母寄予很高的厚望,可是眼前,我似乎真的有点对不起他们这么多年来的栽培了。我是个思想简单的动物,简单到我只要能够满足于我的喜好去平凡过活就好了,可是我又很在乎他人的眼光与絮絮叨叨的七嘴八舌,这让我从来没有机会去做一下自己。

这次辞职回来,我有点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忙些什么了,我想到开间旅社就很不错,旅社规模不用很大,具有一些风格就好,旅人也不用太多,如果你有些故事,说不定我还能够免费的请你喝一顿酒呢。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我的小旅社就是这江湖中的一家传奇客栈,我愿意与这些人交朋友,我也愿意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去品味欣赏众多旅人们的故事。

想着想着,我竟然傻笑了出来,我伸出手指,揩了一下从嘴角流出来的哈喇子,“呵呵,两罐啤酒就把我喝的醉熏熏的了,不行我得睡觉了。”一股浓重的困意袭来,让我招架不住,我一个翻身便躺在了桌子边的双人床上,嘴角还带着轻微的傻笑,可能是刚才联想到的画面太过幸福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是有感觉的,就是你可以感觉到他心跳的速度,可以感觉到他怀抱的温暖,可以感觉到来自他...
    浮生若梦为之痴狂阅读 210评论 1 5
  • 建议搭配吴青峰的《译梦机》食用。 单调的颜色,单调的声音。黑白双色构成了正辗转难眠的他。 持续的信号声回荡在他的房...
    渐忘阅读 1,238评论 23 89
  • 我从正式毕业之后就一直留在广州,没有去过其他的城市工作。虽然是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会随着工作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我的住...
    凶猛的小白兔阅读 79评论 1 2
  • 旅行在路上 一个人,一个背包,一个信念 路过城市,一个客栈,把心驻足 温馨的客栈,留住旅行者的脚步 与此时走向港湾...
    木彦心韵阅读 17评论 1 3
  • 图文:大地倚在河畔 室外气温10摄氏度,但这不能成为不散步的理由。尽管广佛城乡之间旷野的寒风比广州老城区凛冽许多,...
    大地倚在河畔阅读 403评论 2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