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给你讲过关于青春的故事/第二个关于爱情的真人故事

文/顾釉止

暗恋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感觉?

暗恋是什么感觉?

在微博上看到这个话题想来很多人都会有所感触。

害怕他知道,又害怕他不知道,最害怕的是他明明知道却面无表情的假装不知道。

眼里全是他,扎堆的人群那么热闹还是能一眼认出他,轻轻出一声都可以认出是他的声音,看见他和其他人说笑浑身都不舒服,但经过他的身旁却不动声色、镇定自若、然后故作高冷。

陈瑾瑜到现在看到这个话题还是会忍不住想去评论,但是到最后还是选择默默关掉网页。你看吧,当触及到你的时候,你有千言万语想言语,但是你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叫陈瑾瑜,是我收入故事的第二个人。她的语气充满了多愁善感,我知道,她有她的故事,所以我问她我能不能写她,然后她跟我讲了她的故事。


1、漫漫的下午阳光都在脸上撒野
      你那傻气 我真是想念

她叫陈瑾瑜,他叫张扬。

故事的开始是在初中时代,那个美好的时代。

那时候为了防止学生近视,每周座位会轮流变换,一组换二组,四组换一组这样推进,而那时候,陈瑾瑜和张扬最近的距离只隔了不到一个桌子的过道。

那时候的陈瑾瑜是班里的学霸,穿着普通不过的衣服,眼睛小小的,个子也不高,有点微胖的可爱。是丢在人堆里找也找不到的灰姑娘。而那个时候的张扬是那么光彩耀人,像是天上的星星,他喜欢打篮球,虽然也是小眼睛,但却奕奕有神,那时候的女孩子对这种男生是没有抵抗力的,青春期的孩子喜欢私下议论班里长得帅气俊美的也是很正常。

感情的最初是令人毫无察觉的,陈瑾瑜是班级里的纪律委员,没错。就是学生时代大家都很头疼的人,但是陈瑾瑜做事雷厉风行,倒是把班里各项事务处理的很好。那时候老师分小组管理,张扬的哥们刚好和陈瑾瑜一组,而两人又是班里最拖交作业本的人,一来二去张扬交不上作业开始厚着脸皮求助陈瑾瑜,死缠烂打或用尽各种方式去抄陈瑾瑜的作业本,每次蹭蹭蹭的抄完一脸谄媚的样子双手奉上,让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再后来,张扬得寸进尺直接提前预定了陈瑾瑜的作业本,还大张旗鼓的跟班里抄陈瑾瑜作业本的人说以后陈瑾瑜的作业本被预定了,你们要抄只能抄她同桌的。你看,毫无脸皮还理直气壮。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你空白的匆忙不措的青春里突然横冲直撞的来到你的面前,在你的心里投下石子,让你的心海荡起来涟漪。

那时候初中流行给别人取绰号,陈瑾瑜其实特别讨厌这事。但是当张扬“金鱼”“金鱼”叫她的时候她一点都不生气,真的。看着他眯着眼睛这样叫她,她一点脾气都发不起来。

由于张扬的放话,连陈瑾瑜同桌想抄瑾瑜作业都要小心翼翼,要么提前要么延后,而久而久之,陈瑾瑜竟也有了给张扬留作业本的习惯。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潜移默化,更像是首尾相接的鱼。而就在那天放学后,自己慢吞吞收拾着东西久久还不愿意离开教室,不时的向着教室后门张望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习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默认也接受了。

同学喊着,陈瑾瑜你快点,天都快黑了,别那么拖拖拉拉。

“哎,知道啦。”脖子还是往不时后门看去。

终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走进了教室,单手拿着篮球大汗淋漓的带着一群哥们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理所当然的找自己拿作业本,陈瑾瑜终于知道,自己那么做事那么雷厉风行的人为什么突然拖拖拉拉,也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承认吧,你喜欢上他了。

而那天的春日末的斜阳洒在他的身上,他拿着篮球伸手要作业本,汗滴很明显,他笑得那么好看,却像是记忆里最好的一帧永远停留在陈瑾瑜的脑海里。

2、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还记得那时候的英语课老师分组讨论,那时候流动座位张扬刚好在一组瑾瑜在四组,由于教室两边两个人没有被分到一组。不经意斜过头看了他,碰巧余光也看到张扬在看自己。瞬间红了脸庞,赶紧把头埋到书里装作认真看书。老师四下晃悠看到张扬举手便走过去和他交谈。

瑾瑜有耳疾,太远的距离她听不到他们在谈什么,隐隐约约听到了金鱼。

过了一会儿张扬搬着小板凳就屁颠屁颠带着课本到了瑾瑜这组,调笑着说:“金鱼组长好,以后组长靠你罩着小的了。”

不得不承认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满心欢喜的吧,而那时候自己十分敏感,口角间张扬把陈瑾瑜惹生气了,陈瑾瑜一气之下回到自己的座位默默看书,大家一脸愕然,而张扬跑到她的前座对着她一遍一遍的叫着“金鱼”,叫一遍做一遍鬼脸,惹得陈瑾瑜都控制不住笑了出来。

班级里的值日是班主任轮流排的,几乎都是同桌一组,加上一些被老师罚的,张扬和他的同桌陈小友就经常出现在上面。所以也习惯了相互帮助,这样人多事少一下子事情就做完了。而那天陈瑾瑜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处理点事务回来有点晚了,他们都做得差不多,看到陈小友还没有做完就急忙过去帮忙,陈瑾瑜拿着扫把扫地,陈小友拿着簸箕收着。

陈瑾瑜没观察张扬的表情,只见张扬跑过来把陈小友的簸箕抢了过来,收完地上的垃圾,狠狠瞪了陈瑾瑜和陈小友,摔门就出去了,声音特别大。

陈瑾瑜的同桌八卦的走过来说:看,某人生气了呀。说完用胳膊肘子蹭了陈瑾瑜。

而那时候,关系也开始有了变化。

初二的时候没有像现在智能手机遍地都是,想要上网就得特地跑到网吧去。那时候张扬没事就和哥们讨论游戏,还有什么挂号啊,陈瑾瑜好奇就插话,“你们玩什么游戏啊。”

张扬倒是难得的一本正经,“好学生好好看你的书考大学,别玩游戏。”

陈瑾瑜特别委屈,撇了下嘴说:“好学生就不能上网吗,要跟上新时代啊,呐,你看这是我刚申请的扣扣号。”随手拿着一张纸就写了下来。

张扬看了一眼那张纸,再看了一眼陈瑾瑜,拿起笔在陈瑾瑜号码下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扣扣号,然后拿给身边的哥们写,写完拿回来给陈瑾瑜,“回头有空加上。”

有了共同的关联后课余时间联系也就多了起来,帮张扬收作业的时候看到张扬连抄都抄错了,拿着笔忙帮他改,陈小友过来交作业看到奸笑着小声地对陈瑾瑜说,“陈瑾瑜啊,你是不是喜欢我家张扬啊?对他这么好。”

本来就小心翼翼害怕被别人发现,满脸通红的尴尬半天,气急败坏的说“别闹,要交快点,不然我拿去办公室了。”你看吧,暗恋一个人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帮他把所有的问题都摆平还害怕他发现。

3、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麼伤感

后来故事发生了变化。

暗恋这件事也让陈瑾瑜这个对爱情粗线条没心没肺的女孩变成了满怀心事的怀春少女,他让你没了盔甲,尽是软肋,眼里全是他。自从加了扣扣,陈瑾瑜没事就跑到家附近的网吧上上网,而那一天就像平常去了网吧,登上扣扣习惯看下他,无意中看到了张扬换了个人资料:游戏+兄弟+酒+爱宁=一生。

爱宁两个字落到了陈瑾瑜心里。那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隔壁班的李佳宁。那是一个长得很漂亮,高高瘦瘦的女生,学习成绩也很好,文文静静,没有男生不喜欢这种女生,陈瑾瑜想,瞬间自卑感席卷而来。

后来啊陈瑾瑜也在想,认识了这么多年了,现在自己也慢慢赢得了别人说的漂亮,但是要是当初的自己再漂亮一点,再讨人喜欢一点就好了。

即使自己猜测怀疑那人是李佳宁,但还是抱有一点小期待,期待不是她,期待他只是乱写的。那时候张扬好哥们的妹妹徐徐和陈瑾瑜是很好的朋友,也同班,陈瑾瑜和徐徐讲了这件事,徐徐说上自习课班帮她问问张扬,可能是女生都有可怕的直觉吧,陈瑾瑜知道,可能张扬只不过是不讨厌她,张扬对自己好,也不妨碍到他去喜欢别人。这两件事没有多大冲突。

上自习课看着他们传着纸条,后来突然停止了,徐徐回头看了一眼陈瑾瑜,大概知道了。

陈瑾瑜一直忍住没去问徐徐,直到隔了几天到体育课,那一次胃疼。陈瑾瑜请假坐在操场旁边休息。而徐徐也不知道为什么请假过来,徐徐急切的关心:“金鱼,你有没有事?”

陈瑾瑜咬着唇坚持着,过了很久问,“你告诉我实话。张扬是不是喜欢她?”

徐徐不说话,默认了。而陈瑾瑜看着不远处打篮球的张扬,胸口特别闷,想哭却哭不出来,强颜欢笑。

你看吧,猜对了吧。挺好的,那个女孩那么漂亮成绩又好。

可是,她有对象啊。

徐徐说,“我也挺心疼张扬的,为了她打架,怕她受委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

后来徐徐说什么陈瑾瑜没听清了,耳疾倒成了一个好处,可能知道少反而更加快乐不是吗?

只记得在那个下午,陈瑾瑜和徐徐牵着手,两个人决定一起奋斗考重点高中。

4、时间走了,谁还在等呢?

再后来,陈瑾瑜还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该说说该笑笑,只是自己再也不主动找张扬开玩笑了开始用功读书,一心扑在学习上。只是在余光看到张扬无精打采的时候,还是会去问闺蜜张扬怎么了。

你看,即使暗示自己一眼都不要看,余光也已经把他看了千万遍。

在学校偶尔也会碰到李佳宁,陈瑾瑜看着张扬,张扬看着李佳宁,眼睛里充满温柔。

在初三学校组织朗诵比赛,班主任点名陈瑾瑜参加,张扬也举手说要参加,心里还在窃喜,好歹毕业前可以一起参加一次比赛,真好啊。

那一天比赛,看到了李佳宁妆容精致温柔得体的出现在台上,而张扬在台下笑着,看了看自己,一身朴素。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她呀。

初三的时候班里来了个转校生,个子不高,特别瘦,白面书生型,他的名字很特别,和周润发同名,后来大家都叫他发哥。他来的时候坐在了瑾瑜这列的最后一个,安安静静,不跟任何人说话,她是他的组长,所以他后来跟瑾瑜渐渐熟络起来,问了年龄发现他比瑾瑜小一岁,瑾瑜开玩笑让他叫姐姐,他居然真叫瑾瑜姐姐。其实那时候他说的周岁。他叫她瑜姐,听起来像是御姐。

读书那时候,对于感情是相当敏感暧昧,而决定不和张扬扯上联系后,唯一接触比较多的便是赵润发。慢慢的班里人也开始传陈瑾瑜和赵润发的绯闻。

陈瑾瑜不去理会,认认真真读书,有一次张扬过来交作业,突然俯下身小声说了句“哎,陈瑾瑜,赵润发喜欢你。”不咸不淡的语气。

当时只记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他靠的那么近,完全没在意他说了什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才生硬的说了句,“怎么可能。”

其实赵润发真的挺好的。

赵润发是第一个发现陈瑾瑜有耳疾的人。

也是第一个不叫陈瑾瑜全名的男生。

也是第一个能把陈瑾瑜扣扣大号小号网名、个性签名记得清清楚楚的人。连陈瑾瑜换了几次网名都记得比陈瑾瑜自己都还清楚。

也是第一个会第一时间察觉到陈瑾瑜情绪不对的人。

但是当时陈瑾瑜的眼里只有张扬,连余光都是他。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人。

当班里的女同学过来问陈瑾瑜喜不喜欢赵润发,脑子一条线脱口直出:当然不啊,我就是把当朋友,当弟弟啊。

那时候隔壁班的堂姐喜欢赵润发,堂姐过生日时候瑾瑜随口跟赵润发说自己要准备礼物送堂姐,要不你也准备一份。

赵润发真的偷偷把礼物塞到了堂姐的桌子下,跟瑾瑜说送好了。

赵润发就是这么个人。

过了几个月,赵润发突然和同级的一个女生在一起了,后来瑾瑜慢慢也和赵润发疏远了,赵润发再也没有天天围着瑾瑜转了。

5、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中考那天,他们都在一辆车上,赵润发一直看着瑾瑜,眼神里充满情绪,瑾瑜看见了低着头没说话,从头到尾没有讲一句,而另一旁张扬和他的兄弟在一起有聊有笑。

图片来自网络

毕业之后瑾瑜如愿考上了重点高中,李佳宁也考上了重点中学。张扬去了北京工作,赵润发去了保定的技校,后来和同级的女友分手了,再后来回了成都。

而瑾瑜和赵润发和张扬都一直保持着联系,即使再也没见面。

张扬打电话给瑾瑜,说着他在北京的故事,他又认识了怎样的女孩,和那些女孩女孩有着什么故事。瑾瑜后来想想,那时候做的最勇敢的事情是听张扬讲着他那些故事,和那些女生,然后还要装作如无其事调侃他,明明自己已经苦不堪言,却还要装作满面春风。暗恋就是这样,明明从未拥有过他,却像是已经失去他千万次。

张扬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和那些女孩也只是有段浅尝而止的相逢罢了。瑾瑜信他,突然记得当时他初中喜欢的李佳宁和自己同班,便问要不要我帮你追她?

张扬倒是好像早就不当回事了,“不用了,那时候年纪小,哪懂什么叫喜欢。”

你看就是这么一个人,你鼓起全身的勇气想成全他,却发现自己一直停留在那里,而他早已往前走,毫不回头了。

高中也和赵润发联系着,记得赵润发说最多的一句便是:“御姐,要不咱两凑合凑合得了。”

她知道赵润发的心意,但是一直避讳不提。陈瑾瑜不开心会给他打电话,直接开骂,而赵润发也毫不客气回骂回去。两个人像疯子一样,又闹又笑。而瑾瑜不开心的时候和张扬讲电话几乎就是静静等着张扬啪叽啪叽把自己的事情讲完,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坏心情就没了。

如果说和张扬在一起是悸动的话,和赵润发在一起就是心安。

不知道为什么,高二那年瑾瑜半夜突然犯了急性肠胃炎,被疼醒。打开扣扣想找个人转移注意力,想来想去只有赵润发便发给了他,没想到没聊两句赵润发问瑾瑜是不是来大姨妈。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肠胃炎,瑾瑜只说疼,想着坚持到早上再去医务室。

赵润发说:“你快去医院。”

赵润发说:“瑾瑜你有钱吗?你把卡号告诉我,我先给你打五百过去。”

瑾瑜说自己没卡,赵润发说:“那你先找同学借一张,快点。”

瑾瑜说没说不用了,眼里满是感动伴随着胃疼,心里的情绪错综复杂。

后来还是去了医院,在医院的后半夜赵润发一直陪着,从保定到成都,半夜车马劳顿只为了她。

而后来瑾瑜突然接到了个陌生女子的电话,咄咄逼人说着赵润发是他的男朋友,问瑾瑜是不是喜欢赵润发,她骂了很久,以瑾瑜手机没电关机结束了这场闹剧。

瑾瑜事后去问赵润发怎么回事,出乎意料赵润发第一次对她保持沉默,两人渐渐断了联系。

后来瑾瑜高考失利,亲人去世,一整个暑假没有和任何人联系,到长春上大学的时候,难得张扬主动联系了瑾瑜,问她过得好不好,他安慰着她,一切都会好起来。

而赵润发后来也释然了,他跟瑾瑜说,时间会给我们留下最真的人,比如我们,分开过那么久,还是可以原谅过去,继续做好朋友,陪伴彼此这么多年。

他说有些人适合做一辈子好朋友,有些人只适合做恋人。

瑾瑜说,比如我们,可以做一辈子朋友。

赵润发跟瑾瑜说完这些后,瑾瑜心里也是很替赵润发开心,他不再喜欢我,不再执着,而我自己呢?

6、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每年春节前的年假,张扬会找初中他玩的比较好的聚个餐,瑾瑜也收到了张扬邀约的短信。犹豫了好久,在手机里打了删删了打,删删改改后发了句:抱歉,我妈妈生病了,去不了了。

瑾瑜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徐徐去了,回来跟瑾瑜说,张扬真的不一样了,褪去了青涩,愈发的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个子长到了180,整个人西装革履的,眼里神采奕奕,买了新车、回了老家。

这些都是听说来的,但是瑾瑜却感觉自己看到了那个男生,那个陪伴自己初中三年的男生,他长了个,换了衣服,但是眼神还是那样,神采奕奕,一点变化都没有。

妈妈问同学聚会干嘛不去,天天宅在家里,瑾瑜调皮地说:“担心你身体。”这是真话,但是不敢去见他,这也是真的。

后来,瑾瑜在长春上着大学,收到了徐徐的短信:张扬要结婚了。对象是家里人介绍的,张扬和她恋爱的事瑾瑜也知道,他说他想安定了,想有一个家。

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恋爱就娶了那个女孩,她是何其幸运?你看还是这样一个人,连再一次恋爱都不肯。

瑾瑜犹豫再三还是给张扬发了祝福短信:祝你幸福。

瑾瑜知道张扬没有她的长春号码,所以才能鼓起勇气,结果张扬回复了一句:你还会玩匿名啊。

那一刻久久维持的平静内心里溃不成军。你一点都没变啊,一眼就能认出我是谁,也知道我脆弱。最后张扬和瑾瑜说,“告诉你你也赶不回来,好好上你的学。”

“好好上你的学”这句话,张扬从初一到大二整整说了八年。

瑾瑜也知道,自己喜欢了他七年,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2015.12.30结婚了,和自己的初恋。

瑾瑜说:

我庆幸,你从幼稚的男孩变成成熟的男人,我都在。 我庆幸,我们可以用哥们的身份陪伴彼此七年。 我说,认识八年,暗恋七年,现在,我的整个青春马上就要结束了。 我说,那个我用一整个青春爱过的男人最后还是成为了别人的新郎。 我说,也好,再也不用担心余生那么长他不会没人陪了。
张扬结婚那天瑾瑜没有去,却还是在空间看到了照片,你看我们圈子这么小,我以为我已经走了那么远,从保定到长春,还是没能走到你的婚礼现场,还是没能走到你的身边陪你幸福。新娘穿着婚纱坐在床上笑意盈盈等着他迎娶,他如愿娶了初恋,多么美好的爱情。
而为什么看到还是觉得难过,觉得自己的青春结束了。
从那以后,瑾瑜再也没和任何人提过张扬,张扬藏在心底的一个角落。

故事的最后不是你也没关系,因为我喜欢你你知道,你也不必知道。

后来,瑾瑜陆陆续续谈了三段恋爱,分手缘由也很简单。瑾瑜说忘不了那个人,他叫张扬那个活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里的张扬。

而如今,赵润发有了交往两年多的女友,瑾瑜也有了自己的爱人。瑾瑜说完这个故事,说:我想,现在的我们,才是最好的我们。而那时候的我们,才是最好的青春。

她说她的故事讲完了,而生活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记:她陆陆续续用了快一个礼拜的时间给我讲了这个故事,她说即使剧情再烂我也会把她讲完,她在高中落下了胃疼的毛病,她是个好姑娘,我希望她未来幸福,我的女孩,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如果你看完这个故事有什么话相对金鱼说,请你评论,如祝福如你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军嫂征文]我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厌旧(记一个真实的军人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家是时侯为我们好种子浇水施肥嗮太阳 咖啡冥想-佩诗170410周一 深信种子法则百分之百可行开启内心喜悦的引擎轻...
    佩诗阅读 20评论 0 0
  • 《倒影》 我 记得 你转身 没说再见 影子好长啊 太阳快落下时 河水霎间停流了 我要找一棵苦楝树 刻上一句酸溜溜的...
    黄开兵阅读 58评论 0 1
  • 大利写写画画阅读 52评论 1 0
  • 作者 村上春树 我一直认为像村上春树这样大师级的小说家的书会很难懂,所以到现在都没有敢轻易看他的著作,直到我听说了...
    啾啾fing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