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种易》之二:《念奴娇》

《念奴娇》

奇松云海,黄山浴,龙吟二泉印月。萁子明夷,泪行棋,相思崖上颜悦。爱屋未了,把酒动庭,花烛令魂销。抱月西湖,轻舟已泛明朝。尽踏破阴阳桥,三友断邪手,镜花水月,翌日曦月,问归期?怎奈旭阳芒耀!堪破无极,帝陵遍天下,力碎虚空。华山绝壁,望帝心枉闻道!

奇松云海 黄山浴 龙吟二泉印月

黄山脚下,温泉煮蛋。仲毅立于一株奇松之下,望着温泉内生出的腾腾蒸汽,不由兴起,竟自脱去长衫,泡在这黄山温泉之中,一时忘我,大声龙吟道:“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不由默运起老公公教的心法,尽情吸收这天地精华,一时神清气爽。良久,这才起身穿上长衫,却唯独找不见自己的那双靴子,不由搔首道:“难道是给泉水冲走了?”这时身后一声娇笑道:“书呆子,你的靴子在这儿!”

仲毅转过身,又一次见到了庐山三叠泉边遇见的那位绝色佳人,这次仲毅学乖了,轻声道:“神仙姐姐一向可好,看在仲毅这段时间时常思念姐姐的份上,可否将小子臭靴赐还?”这女子一笑:“你少贫嘴,有本事自己来拿!”仲毅大笑道:“这次就迁就你一点,只用两道剑花好了!”说罢真气从神阙命门两处自动涌出,贯入翌日剑,随心所欲挽出两道剑花,一探手就将自己的靴子夺了过来,笑嘻嘻道:“怎么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我前次相约三叠泉,今晚又有缘在这黄山温泉中共浴,不如我这一式就叫‘二泉映月’好了!怎么样,神仙姐姐,是否感动得一塌糊涂?不如以身相许吧!”这女子恨声道:“你少臭美了,当我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我才没有任何感动!”说罢身形一闪,纤影已消失在一片松林之中……

仲毅顿时感到一阵惆怅,只得穿上靴子,收起翌日剑。此时忽感中丹田神阙和腰间命门处真气源源不绝,自双手少泽急涌而出,顿感神清气爽,不由耍一会翌日剑,打一会儿天庸拳,打的兴起,一式“心有灵犀”应运而出……这时身后一声佛诵:“小施主好个身手,剑法,拳法皆出自名家!”仲毅转过身来,见来人正是黄叶大师,忙一揖道:“小子一时胡乱耍得几式,倒教大师见笑了!那日仲毅在垂庐大会上见大师黄山千叶指,一时神往,故此特来拜会,若能蒙大师指点一二,小子终身获益无量!”这黄叶大师见仲毅灵气逼人,心中已自喜欢,心里一动,道:“老朽也正好想收一个关门弟子,不然这黄山千叶指只怕是要随老纳入土了!不知小兄弟可有师承?”仲毅福至心灵,忙一伏地:“大师在上,请受仲毅一拜!”

黄叶大师扶起仲毅,笑道:“你日后成就,必远在为师之上,你我有缘,就将这黄山千叶指和云海苍洱功尽皆传于你吧!”这云海苍洱功正是黄山一门的独门内功心法,接着黄叶又道:“这千叶指名虽千叶,实则万变不离其宗,仲毅你只要能将这云海苍洱功融会贯通,又何止能出千指!”接下来的日子,仲毅一边聆听黄叶大师指教,一边和垂庐心法相结合,只觉真气贯行周天百穴,周身无一不是香炉,不出半月,黄山千叶指已能随心所欲,十指均能凌空发出指气,正是守一窍而通全身,周身无处不丹田!

这日黄叶大师将仲毅叫到身前,道:“仲毅,为师今日修书一封,你且去福建武夷山沈师叔那盘桓几日,舟山论剑之时再与为师相会。你若是能求得你沈师叔指点你几招明夷剑法,可是终身受用不尽!”

萁子明夷 泪行棋 相思崖上颜悦

离开黄山,仲毅径入福建境内,直上武夷山。这时正是七月七农历七巧节,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仲毅行至半山腰,见一人正独自在一块岩石上行棋,走近一看,那人正是大侠沈勿疑,仲毅大声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沈大侠,不如让仲毅来陪你下一盘棋如何?”

这沈勿疑望了仲毅一眼,也不多话,一笑道:“小兄弟远来是客,请先行棋吧!”仲毅哈哈一笑,拈起一枚棋子,竟自点在天元之上,沈勿疑奇道:“这奕棋之道向来是‘金角银边草肚皮’,小兄弟这一下点天元实乃棋家之大忌,如此先手之利岂不损失殆尽?”仲毅笑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一为万物之始,可生万般变化,仲毅此次上武夷山,只为讨教沈大侠那套明夷剑法起手式和末式竟同为一式,正是始终如一,勿庸置疑!”

沈勿疑不由拊掌道:“小兄弟果非常人,一语即道破勿疑明夷剑法精髓之所在。看来这局棋还未下,勿疑已自输了!”言罢又道:“我这套明夷剑法,乃是取法于易经第三十六卦地火明夷,你看好,这是第二式明夷于飞。”右手抽出长剑,在空中舞起剑来,左手夹起一颗棋子,顺手点在棋盘上。仲毅跟着道:“明夷于飞,垂于左翼。君子不行,三日不食。”言罢也在棋盘左上角落下一子,沈勿疑也是一笑:“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小兄弟果是勿疑知音,这第三式正是明夷于左。”言罢仍是右手出剑,左手也在左上角落下一子。仲毅又跟着道:“夷于左股,用拯马壮。”言罢在正左方落下一子。这时沈勿疑又道:“第四式明夷南狩。”右手又是一扬,左手此番却是在棋盘正南方落下一子。仲毅也道:“明夷南狩,得起大首。”言罢也在棋盘下方应了一子。这时沈勿疑又道:“这第五式是明夷于心。”说罢仍是右手舞剑,左手一子点在棋盘中腹。仲毅笑道:“入于左股,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沈大侠你忘了我天元处早有一子。”说罢也往棋盘中央落下一子,二枚黑子隐隐形成合围之势,夹击那一枚白子。沈勿疑霍的醒悟,不由长叹一声,道:“也罢,看我这第六式萁子明夷。”右手出剑,左手却自在棋盘右首东面下了一子,仲毅不由赞道:“好个萁子之贞,明不可息也!我就且放君一马。”说罢竟不管东面那枚白子,却在棋盘北面上方下了一子。这沈勿疑又道:“第七式登天入地。”右手长剑舞罢,待得要往北方乾位落子,摹的看到棋盘上方仲毅已落下一子,这一子竟自落不下去,不由黯然神伤,一时感怀身世,心中酸楚,眼角竟自掉下泪来……

仲毅忙道:“沈大侠何须如此,即算不能北伐中原,却仍可固守南方,以为后图!正是初登于天,后入于地。”沈勿疑豁然醒转,见那棋盘南方正是以一对一,若能落下一子,还有望扭转颓势,看罢长剑飞舞,正是那式“勿庸置疑”……舞罢携起仲毅之手,叹道:“小兄弟之言,着实勿庸置疑,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矣,那尊贵荣华不过只是过眼云烟。来,来,来,你我今日就以天地为证,结为兄弟!”仲毅正自心想这沈勿疑大侠出身帝王之家已是无疑,忽听得沈勿疑此语,忙取出黄叶大师的那封信函,道:“沈师叔,家师正是黄叶大师!”这沈勿疑看完信,仰天一笑:“什么师叔师侄,仲毅,以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仲毅此时也不再拘礼,大声道:“沈大哥!”沈勿疑一握仲毅手,大声道:“好兄弟!”棋盘之上,赫然正是一卦“地火明夷”。

二人静立良久,只听得沈勿疑缓缓道:“大哥今日有些累了,这便要返回武夷堂休息半日,今日正是民间七巧节,仲毅你正值青春年少,若是还有精神,可自往前方不远处‘相思崖’一观,玩个痛快之后再到山顶武夷堂来找大哥!”言罢飘然而去。

这仲毅登上相思崖,举目眺望远方云海,隐隐感觉到檀宫夹脊之内云气日盛,一时氤氲,忽的想起那神秘女子和那张神秘的笑魇,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是缘定三生,不由叹了口气,这时身后有人学自己叹了口气,“小朋友,你又叹什么气呀!”仲毅心中一唏,喜道:“是你么?神仙姐姐,仲毅正在相思崖上想你哩!若是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你,仲毅只怕真要害一辈子相思病哩!”仲毅转过头来,透过那张薄纱,似乎已看到了那张笑魇,登时嬉皮笑脸起来,道:“好姐姐,仲毅何时才能一睹芳容?求你让仲毅看看吧!”那女子粉面一红,嗔道:“你怎么尽说些孩子气的话儿,是好男儿大丈夫就该自己来揭开!”仲毅一听这话,笑声道:“看我这式一心吸月。”不自主地抽出长剑,一股真气径自由香炉之中直透长剑,一下子挑开了那层轻纱,一张笑魇映入眼帘,正是那令仲毅日思夜想的微笑。仲毅不由拜伏在地,轻扶那双小脚,一时竟顶礼膜拜起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就知道,那定是你的微笑,注定是你的!”

只听那女子叹了口气,“小子,算你厉害,我叫曦月,住在普陀山上,我爹是小五岳的胡负岳!我在沈叔叔这里也玩了好些天了,这便要回普陀山了!”说罢飘然下了那相思崖,仲毅忙大声道:“曦月姐姐,那日庐山上,幸见你微笑,我心从此醉,喜雀上眉梢,我以后就叫你喜雀儿好不好?”声音在相思崖上飘荡,也不知那曦月听到没?……

爱屋未了

这仲毅自打相思崖上见得伊人面容之后,一直魂不守舍,这日辞别了沈勿疑,竟不自觉往那浙江省内,普陀山上而来。此时仲毅香炉日成,今非昔比,加之要见佳人在即,不由得身法如行云流水,顷刻间已到了普陀派门口。这仲毅不假思索,竟一溜烟越过红墙,自去寻幽探密,此时寅时未过,人烟本稀,仲毅绕过那些普陀派弟子的关卡自是轻而易举。

不一会儿来到一小坐假山前,山前有几处草坪,鸟语花香,假山对面有一处空中楼阁,上题四字“爱屋未了”。仲毅似是心有灵犀,暗忖道:“应是此处了!”思罢一躬身,正欲翻身而上,此时只听得里面有人轻言道:“琬儿呀!你倒说说看难道我当真是喜欢上了这书呆子了么?”这琬儿一时不答。

仲毅心中一喜,千叶指凌空弹出,先弹了五下,小声叫道:“春天花会开!”又弹一下,叫声:“一心吸月”,再弹九下,道声:“九九皈依”,再弹两下,又道:“二泉映月”,最后弹了八下窗棂,心中祈祷道:“八面玲珑,芝麻开门。”紧接着道:“喜雀儿,还记得三叠套月么?我是仲毅!”这曦月一听,喜道:“真的是你么?”跟着又说道:“你等一下,我还没起床呢!你慢慢上来!”不一会儿窗户开了,仲毅欢呼一声“春天花会开”,一翻身跃入曦月闺房,见曦月坐在床头,忙一溜烟坐到曦月身旁,不自禁地去抓她小手,道:“曦月,我好想你哩!”这曦月忙往里床移了一下,道:“你又胡来,我要和你保持距离!”仲毅不由一阵惆怅,仰面倒在曦月玉枕之上,大叫道:“我一进这爱屋喂鸟,就好像有一种回家般亲切幸福的感觉!”这时曦月一扯仲毅手臂,道:“你快起来,我这枕巾是琬儿新换的,看你一身脏兮兮的!”情急之下,竟差点扯断了仲毅右臂的长衫袖口。这时仲毅一起身,走到窗台前,见窗棂上有好些贝壳,晶光闪闪,甚是好看,不由奇道:“曦月,你这贝壳是从哪儿拾来的?”曦月一笑:“这是在东海之滨的巫山岗上捡的!”仲毅心中一动,道:“可否送一个给我做纪念?”曦月一笑道:“好,不过只能给你捡个差的!”说罢挑了个乳白色的叶型贝壳递给仲毅,仲毅接过,如获至宝,忙放入贴身香囊之内。

这时琬儿推门进来,轻声道:“小姐,该用早点了!”曦月又是一笑,道:“喂,你这家伙,今天就请你吃个早饭了!这是沈叔叔刚从西洋带回来的‘佳菲’,你要不要来点,能够提神的,不过味道苦苦的,你要不要加点糖?”仲毅一听,忙道:“不用不用!”心想这样比较酷一点,谁知曦月一句话传来“你不要装酷好不好?”……仲毅一把接过佳菲,喝了一口,直觉苦不堪言。这时曦月又递过来一盘点心,道:“你再尝尝我娘做的红豆根吧!”仲毅吃了些红豆根,嘴里才甜了些,于是硬着头皮将那杯佳菲喝完,一下子又嬉皮笑脸起来,“胡大小姐,我大老远跑到爱屋喂鸟来看你,你午餐邀请我吃什么呀?”曦月瞪了他一眼:“你少得寸进尺,待会儿寅时一到,我就要和我娘到山下集市购物去了!所以,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好待了!”仲毅看看案台上的那柱香,却是希望那柱香烧完后,这爱屋未了能升上天去,一个甲子方才能返回人间!这时曦月叫道:“这样坐着好无聊的哦!不如你过来看看我画的画吧。我闲来无事,便画了这些素描。”仲毅一把接过,和曦月在床前的小地毯上席地而坐,一边翻,一边不停地发表议论,忽的咦了一声,“这一幅不是小三叠的易女侠么?画得还真像哩!不如你给我画一幅好不好?”曦月啐了他一口道:“你想的倒美!”此时仲毅抬头一看,那柱香已自烧完了,不由感叹良辰苦短,道:“好了,我也不能赖在这里不走呀!”这时曦月道:“人家也没赶你走!”仲毅心中一感,柔声道:“曦月,你当真不讨厌我么?”这时曦月秀眉一蹰,回了句:“我不讨厌任何人!”

这话让仲毅顿时又摸不着边际,于是躬下身,道声:“不好意思,我鞋带掉了!”接着试探道:“曦月,现下距舟山论剑还有些日子,正好有一大段假期,不如哪天有空我们一同去游一游洞庭湖吧!”曦月芳心一动,却又犹豫道:“人家和你又不熟?”仲毅不由一急道,“我们还不熟吗?我们很熟的,前世很熟,今生很熟,而且下辈子还会很熟,熟的都不能再熟了,难道真的要生米煮成熟饭,那样子才叫很熟吗?有些人天天见面,成天呆在一起,很熟很熟,可是他们彼此的心灵却从未熟悉过,其实只要两个人的心灵融合在一起,又何必在乎什么熟与不熟?只要两个人心灵融合,心就永远也不会分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不停的思念对方,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这个就叫‘身无喜雀双飞翼,心有灵唏一点通。’”说得曦月一时无语……

这时母亲月暮在外敲门,叫道:“小燕,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们也该下山了!”这时曦月忙对仲毅道:“你快走,要是被我娘撞见了,我以后可怎么嫁人呀!”仲毅忙蟾宫折桂,道:“那你先答应我!”曦月望了仲毅一眼,点了点头……有诗为证:“窗前揽月靠香肩,云雨巫山望断肠。借问爱屋谁放肆?可怜小燕换新床!”

把酒洞庭 花烛令魂销

《西江月》

那日彷徨失意,幸见夕月微笑。曦照我心从此醉,喜雀儿上眉梢。

且看泽山交咸,随天地任逍遥。偷得五湖明月在,洞房花烛魂销。

长夜漫慢,无心睡眠。就讲个故事给我的月儿解解闷吧!

洞庭湖上,一对新婚夫妇正泛舟湖上,他俩是农历七巧节那天刚刚登记注的册,男的名叫仲毅,女的名叫曦月。此时皓月当空,月影倒映在湖水之中,一片波光粼粼,只听仲毅叹了口气:“月落乌蹄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曦月,最近我为你新创了一套‘五湖明月掌’,这第一式就叫做‘胡天胡帝’。”曦月啐了他一口,小声道:“今晚你尽对人家讲些轻薄的话儿,再敢胡来,小心我把你扔到湖里喂鱼去!”说完扑哧一笑。仲毅接着道:“曦月你曾经对我说,小说书看多了,害人的,满脑子胡天乱缀的东西,因你这句话,才创出这招‘胡天胡帝’,看好了,这一出手就是痴心一大片哩!”曦月笑的弯了腰:“可惜我只懂剑法,就不恨你卖弄了!”演罢第一式,仲毅又接着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摇曳,竟夕起相思。这第二式就叫做‘胡思乱想‘。”曦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小朋友,得了狂想症了!还是假期太无聊?”演罢这一式,仲毅又接着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素描。你瞧瞧,你会素描,我会胡闹,你是艺术型,我是浪漫型,正是才子抱佳人,胡胡要搂搂,天造地设的夫妻!”曦月不由眉头一蹙,小嘴一撅,嗔道:“过了线了,求你放弃吧!再胡闹下去也没用的,多花点时间在练剑和下个月的舟山论剑上吧!”仲毅惆怅地望了曦月一眼,不由长叹一口气:“算我白说好了,下面这一式就叫‘胡言乱语‘吧!”仲毅一边出手,一边低吟道:“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方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曦月见仲毅如此,心里一软,低声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不是送过你一个贝壳吗?”仲毅心里一酸:“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曦月,我是永远不会忘记在那幢房子里发生的每件事的!”

“房子?你是指我的爱屋未了吗?”曦月心里一阵感动。“对我来说,那是爱屋喂鸟!”仲毅笑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曦月,还记得我那招‘三叠套月‘的第三式‘春天花会开’吗?”曦月一时无语。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只见仲毅一声低吟,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壶上好的西江月,道:“曦月,今夜如此良辰美景,不如你就陪我喝两杯吧!”曦月沉吟片刻,轻声说道:“那月儿我就以茶代酒,陪夫君喝两杯。这第一杯是冰红茶,这第二杯是绿茶。”仲毅长笑一声:“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喝完这两杯交杯酒,曦月你就是我的人了,这一式就叫‘胡作非为‘吧!”说罢一把握住曦月的小手,靠上曦月的香肩,就想吻她一口,只听曦月“哎”的一声,一颗芳心怦怦乱跳,手里的那只桨却早掉入了湖水之中,忙平抚了一下心绪,缓缓道:“很可惜,没有任何感动,因为我不是十八九岁的小女孩了!”仲毅长叹一声:“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喜雀。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最后一式就算我‘胡里胡涂‘好了,总有一天,要教你心甘情愿地让我吻你!”说罢从身后取出一枝红烛,对曦月说道:“你生日那天,我说不定要上浙江普陀山参加一年一度的‘舟山论剑‘,到时‘东叶西庐南梵北夷‘都要对我面试一通,尤其岳父大人的‘古月普陀掌‘那一关,当真是凶多吉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见我的月儿!今夜就当是我提前为你庆祝生日了!”说罢点燃那根红烛,放在船头。

烛光下,月光里,曦月坐在船头若有所思,仲毅忍不住趁此机会将曦月看了个饱,忽然道:“曦月,原来你还是双眼皮哩!真是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这时曦月回过神来,忙啐了他一口,轻声道:“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舟山此去无多路,喜雀殷勤为探看。月儿今夜为夫君饯行,愿君满载而归!”言罢端起一杯西江月,盈盈走到仲毅身旁,宛若仙人。交杯之际,仲毅忍不住用食指在她的小手上划了一下,大声笑道:“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正是‘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纬。‘娘子,你看红烛过半,不如你我这就共赴……”这时曦月满面羞红,嗔道:“你这人坏死了,老是轻薄人家,今晚就饶过小燕好不好?(小燕正是曦月的闺名)。再要胡来,小心我用‘抱月九式’把你扔到洞庭湖里喂鱼去!”月光之下,无限娇媚。

仲毅不禁仰天长啸:“人生有四大喜事,正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好!好!好!就待我在江湖上闯出一片天地之后,再与月儿你尽续今日之缘。就凭你教我的‘抱月九式’和我这套自创的‘五湖明月掌’,已足够我名扬天下!到时就算是爬也要爬到爱屋喂鸟娶你做我的娇妻!”这时船已划到岸边,曦月忽的叫了一声:“咦,我的桨呢?”

仲毅哈哈一声:“老婆,讲(桨)完了!”

抱月西湖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爱屋未了,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忆爱屋,梦西湖,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曾相依恋,是缘。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吻曦月。

杭州西湖,烟雨江南。八月十五,花好月圆。西湖断桥之上,仲毅手里打着一把雨伞,伴着曦月,拾级而下,心里却只盼着那雨不要停,好叫自己永远打着那把伞,这桥下不完,好让曦月永远依偎在自己身旁。

摹的曦月纤手在仲毅肩头温柔一拍,似嗔似怨道:“喂,你这家伙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到爱屋未了来找我了?”仲毅回过神来,忙道:“我心里想去得要命,但又怕一进你那间爱巢,就会一时把持不住,做出些冒犯亵渎神仙姐姐的事情,岂非大大不美,而且还怕你用普陀掌来打我。”“我又没怪你,其实你每次轻薄小燕,小燕心里倒欢喜的紧哩。”曦月小声道。

“那就算我向月儿陪罪好了,我这不是带你来游西湖了吗?”说罢仲毅不由一声轻叹,“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看也只有这江浙一带的山水才能生出曦月你这样的大美人!”曦月粉拳往仲毅肩上又是一捶,嗔道:“你这张嘴就会对人家口没遮拦的,也不知道给你骗过多少个女孩子?”仲毅一怔,不由叹道:“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这一种!我好遗憾你不是我今生遇到的第一个女孩子,也亏得老天垂怜,倒教我遇上你,这已是天大的福分了!”曦月一笑,道:“你少来了,尽会花言巧语的来骗人家。这次游完西湖,你就要去参加舟山论剑,到时看你怎么过我爹那一关。”仲毅不禁一吐舌头,道:“什么舟山论剑,我都不想参加了,我好怕死的。”“我的大侠,你勇敢一点好不好?”曦月眉头一皱,却只听仲毅接着说道:“我不怕为你而死,我是怕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人像我那么爱你了!”

曦月摹的听到这句,不由感动得一塌糊涂,轻声说道:“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今晚我就把抱月九式再教你一遍,加上你那套自创的‘五湖明月掌’,到时一定可以捱过我爹的普陀掌那一关。”说罢纤手一扬,古月剑已在手中,已展开抱月剑法第一式“怀中抱月”,一时间宛若凌波仙子,仲毅不由拍掌道:“向来是我才子抱佳人,不想今日倒成了佳人抱才子,这一式不若改名叫‘胡胡要搂搂’好了!”说罢低声唱道:“心上飘过清爽的味道,仿佛是你悄悄的拥抱,这感觉让我有些神魂颠倒,是因为你才有这样的美妙!我尝尽了思念的味道,现在才明了唯有你好,失去什么都已不重要,哪怕你走的再远再难找!让我感觉你的拥抱,这种感觉我渴望得到,如果你知道,知道我的需要,就给我吧,哪怕一分一秒,也好!”

话音未落,只见曦月剑峰一转,已使出第二式“花间赏月”,仲毅不由探手从怀中取出那壶西江月,咕了一口,大声道:“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我还是在等待,等待我的爱,你快回来!总是假装不经意,经过你家大门外,期待你美丽的身影,从远远的走过来,我的天使我的爱,为你不怕风吹日晒,偏偏命运如此的安排,美好的结局,慢慢期待!”

此时剑光一闪,倒映西湖之中,正是抱月剑法第三式“水中望月”。仲毅若有所感,一声轻叹道:“可不可以不想你,我需要振作一下,七八九月的天气,想我和你都要下一场雨,需要你,我是一只鱼,水里的空气,是你小心眼和坏脾气,没有你,像离开水的鱼,快要活不下去,不能在一起游来游去!能不能让你清醒,爱是快乐的事情,我只有真心而已,世界末日我都不会离去,需要你,我是一只鱼,水里的空气,是你小心眼和坏脾气,没有你,像离开水的鱼,快要活不下去,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游来游去!”

摹地剑招一转,古月剑恰似有无限哀怨,正是第四式“摘星揽月”,仲毅受剑机牵引,触景生情,差点掉下泪来,不由一声低鸣:“我要控制我自己,不能让谁看见我哭泣,装作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怪自己没勇气,心痛的无法呼吸,找不到昨天留下的痕迹,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人已消失在,世界的尽头。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就向流星许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

还未唱罢,只见曦月摹的冲天而起,人到处,正是第五式“披星戴月”,此时仲毅回过神来,心绪稍平,复又唱道:“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我想你,身不由己,每个念头有新的梦境,但愿你没忘记,我永远保护你,不管风雨的打击,全心全意,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力看风景,我想你,鼓足勇气,凭爱的地图散播讯息,但愿你别忘记,我永远保护你,从此不必再流浪找寻!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承诺一辈子,守住了坚持,付出永远不会太迟,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恐怕听见的人勾起了相思,任时光飞驰,搜索你的影子,为你幸福我愿意试!让你幸福是我一生最浪漫的事!”

此时忽的剑芒大炽,古月剑划出一道极美的弧线,竟在空中挽出三道不同的剑花,仲毅不由大叫一声,“这不是我那招三叠套月吗?你怎么把它也融进了抱月九式?”心中一动,喃喃道:“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曦月了了愿望,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你说相爱是个甜蜜的梦乡,谢谢你带我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只要有你,我就记着不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集点点滴滴的味道,留到以后我们再去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等到我们老的那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剑式未了,曦月纤手一扬,这次古月剑在空中同时划出两道优美的半圆弧线,仲毅不由叹道:“这是我的‘二泉映月’!”想到这里,心头一暖,径自唱道:“和你谈恋爱,像喝了口茶!温暖和余味,在心头升华!世界会变化,浓情会淡化,那不可怕!让我用别的方式来表达,爱你不只是简单说句话,当我有了牵挂,爱就更融洽,不复杂!相约逛街,想见面,想你到十二点,自己怎么都不会累!要永远贪得无厌,要霸占每一天,我兴高采烈和你相恋!我的好心情,全由你决定,就从现在起,谁也不能动摇!问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变老,快让我知道!我的好心情,全由你决定,让我的感情,再也没有问号!答案,全部都揭晓,我们是这样,彼此需要!”

话音未落,这两道半圆的剑弧已自动合成一道圆弧,剑光闪处,宛如一轮明月,仲毅不禁叹为观止,“好一招‘一心吸月’!”跟着唱道:“啊,第一次我说爱你的时候,呼吸难过心不停的颤抖,第一次我牵起你的双手,失去方向忘记了往哪儿走,那是一起相爱的理由,那是一起厮守。啊,第一次吻你深深的酒窝,想要清醒却冲昏了头,第一次你靠在我的胸口,二十四小时没有分开过,那时第一次知道天长地久!感觉你的眼眸,感觉你属于我,第一次就决定决不会错!”

此时剑圈越划越大,剑光也越来越大,那轮由剑光划成的圆月却逐渐缩小,直至剑尖处一点透亮,此时明月已出,满天月华登时会聚在那点透亮之上,宛如月夜明珠,曦月玉腕一沉,古月剑上那点透亮登时没入湖水之中,卷起满天水花,在西湖之中形成一圈圈的漪涟,直漫到岸边,经久不褪。此时曦月收起古月剑,凝望仲毅,“你看清楚没有,这就是抱月九式的最后一式‘当时明月’,向来是传女不传媳,传儿不传婿。因为我娘的抱月剑法专门克制我爹的古月普陀掌!”仲毅一听,不由抚掌道:“好一招当时明月!当时我们听着音乐,我还记得是谁唱,当时你递给我一杯咖啡,我已尽力将它喝完,虽然有点苦,但我不在乎,缘定三生,能够相遇啊,为何不让她更荡气回肠?回头看,当时的月亮,曾经代表我的心,就如今夜这月光,看,当时的月亮,曦照我心从此醉,已化作明日的阳光!”

这时月光之下,曦月娇躯摇摇欲坠,显是由于使完全套的抱月九式,内力消耗过剧,慌得仲毅身形一闪,忙使一招“胡作非为”扶住曦月纤腰,颤声道:“曦月,你怎么样了?”这时曦月缓缓睁开双眼,又露出那令仲毅心醉的微笑,“我没事,只不过有点累,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仲毅方松了口气,嘴角却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小声道:“我只不过是想稳一稳你!”说完一口吻向曦月的樱唇,这时月光之下,万籁无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仲毅和曦月两人。

究竟这仲毅有没有吻到曦月?还是请神仙姐姐来解答吧!

轻舟已泛明朝

浙江舟山,又是一年一度小五岳剑派奇聚之盛会。此次舟山论剑,实为考教五派年轻一代弟子武功,挑选出小五岳剑派年轻一代的代表,随小五岳掌门胡负岳共赴华山之会。

仲毅上得舟山,远远地看见了师父黄叶大师和大侠沈勿疑,不由大声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向可好?”言罢又对沈勿疑道:“沈大哥,不如再和小弟弈上两局?”沈勿疑哈哈大笑道:“仲毅,为兄看你神清气爽,是否又有奇缘?”仲毅一扬眉,道:“奇缘倒没有,艳遇却是有一番!”这时斗的看见梵净散人身后的楚灵姣,不由心中一感,忙道:“灵姣妹妹近来可好?今天的舟山大会,可是准备好了?”灵姣一垂首,小声道:“有仲毅大哥在,姣儿我就不向刚才那样紧张了!”仲毅不由一阵酸感……

这时黄叶大师拉着仲毅走到胡负岳身前,道:“胡老弟,这是老衲新收的关门弟子仲毅,已得老朽千叶指真传,今日舟山之会,黄山一门,全由此子担待!”这时沈勿疑也道:“我这小兄弟人中之龙,勿疑亦不是敌手,我五夷一派今日也以我这义弟做代表!”胡负岳一听此言,不由大奇,朗声道:“负岳今日倒要试试这小兄弟有何斤两,竟然得小五岳两派掌门之公荐!”言罢普陀掌一出,赫然竟是那招威震垂庐的“鼓乐齐鸣”,仲毅忙以千叶指相应,一时间满天指影,却仍自翻不出胡负岳的一双普陀掌,反是被那掌影越裹越紧,不由灵机一动,由炉内引出一缕真气,化指为剑,隐隐一招“当时明月”,竟自破缺了那一式“鼓乐齐鸣”。此时胡负岳身形一震,厉声道:“小子你这招从何学来?”仲毅只得硬着头皮道:“是月儿教我的!”胡负岳不由捋须长笑,道:“月儿可真有眼光,他日你我岳婿共赴那华山之会,真是人生一大快事!”言下之意,已是将爱女许配给了仲毅……

仲毅不由忘了一眼灵姣,灵姣也正自望来,那双眼睛仿佛仍是在对自己说:“大哥哥,我唯愿你好!”当晚在酒宴之上,楚灵姣端起一杯酒,盈盈走到仲毅身旁,当着众人的面道:“仲毅哥哥,姣儿今日敬你一杯酒,愿你和月儿姐姐百年好合,此去华山,一路顺风!”言罢一饮而尽……

仲毅望着灵姣,想起庐山山雨中的那场邂逅,一时竟无语凝噎……

普陀山上,爱屋未了,仲毅和曦月比肩而坐,仲毅忽的长臂一搂,曦月整个娇躯已靠在仲毅怀中,此时仲毅深情的一?(为符合浙江省文化审查,此字删去)曦月,曦月登时晕生双颊,双手雨点般捶向仲毅胸口,“你这家伙越学越坏,就会欺负小燕,你这次去参加舟山论剑,心里可曾想念月儿,谁知道又迷上哪派掌门的千金?”仲毅柔声道:“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我的月儿,为了排解相思,我已经学会了唐诗,新词和编小曲,你看这第一首是五言绝句,题为‘喜雀上眉梢’:那日失意时,幸见你微笑。我心从此醉,喜雀上眉梢。这第二首是七言绝句题为‘夜夜喜雀上眉梢’:那日彷徨失意时,幸得夕月赠微笑。曦照我心从此醉,夜夜喜雀上眉梢。这第三首是七言律诗,题为‘偷得五湖明月在’:那日彷徨我失意,幸见曦月你微笑。我心系月从此醉,任凭喜雀上眉梢。姑姑三思泽山咸,小子一心天地飘。偷得五湖明月在,把酒洞庭临风笑。再接下来就是这首‘西江月’:那日彷徨失意,幸见夕月微笑。曦照我心从此醉,喜雀儿上眉梢。且看泽山交咸,随天地任逍遥。偷得五湖明月在,洞房花烛魂销。还有下面这首改编的‘水调歌头’:曦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爱屋未了,唏唏在干啥?我欲乘风归去,又恐普陀山上,高处不胜寒,欺侮吃粉拳,不如呆在家。忆爱屋,梦西湖,不应有恨,何时曾相依恋,是缘。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吻曦月。”“尽会对人家胡言乱语地瞎说,你再这样不尊重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曦月一嘟小嘴,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微笑仿佛让仲毅的灵魂再一次得到了升华,不由得信誓旦旦:“我一定会努力做一个正人君子的,这样才配得上曦月你这个大淑女!哦,我的月儿,为了你,我会不断学习的!这次在普陀山下,我偶遇了一个西洋人,说是来自什么法兰西,叫梦呆你(Montaigne)来着。他对我讲了一句话,很有哲理,现在拿出来与月儿共享。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学习本身,而不是为了什么其他的目的。(Un enfant de maison qui recherché les lettres,non pour le gain,ni tant pour les commodities externs que pour les siennes propres,et pour s’enenrichir et parer au dedans,ayant plutot envie d’en tirer un habile homme qu’un home savant.)”

我听后顿有所感,想对你说:“曦月,我爱你,是为了爱情本身,而不只是为了要得到你。我要你的灵魂和我的灵魂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远都不会分开,只要两个人心灵融合,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不停地思念对方,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这个就叫‘身无彩风双飞翼,心有灵唏一点通’。那人后来又送给了我一本法语秘籍,扉页上有五句西洋话,分别是:“Belle marquise,vos beaux yeux me font mourir d’amour.”ou bien:“D’amour mourir me font,belle marquise,vos beaux yeux.”ou bien:“Vos beaux yeux d’amour me font,belle marquise,mourir.”oubien:“Mourir vos beaux yeux,belle marquise,d’amour me font.”ou bien:“Me font vos beaux yeux mourir,belle marquise,d’amour.”我由此想出了二十七个我爱你,一共是八十一个字,名为“九九皈依”。曦月一听,不由好奇道:“仲毅,这本法语秘籍借我看两天好不好?”仲毅一听,连忙得寸进尺,“那你先给我拿个搔儿。”曦月一听,只得老老实实的帮仲毅拿了个搔(勺),然后仲毅就把法语秘籍借给了曦月。

《九九皈依》——二十七个我爱你

1、我爱你,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2、我爱你,就是忍不住想亲近;

3、我爱你,是因为相遇的美丽;

4、我爱你,不愿给你任何压力;

5、我爱你,不求你任何回报;

6、我爱你,是为了爱情本身;

7、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生命的动力;

8、我爱你,因为你就是那把开启我心灵之门的钥匙;

9、我爱你,因为你让我的心灵重现生机和活力;

10、我爱你,是你让我有无穷的灵感和创作力;

11、我爱你,愿意为你不断学习;

12、我爱你,因为我发现你是一座值得我用一辈子去开采的宝藏;

13、我爱你,就是要不断的发掘你身上的优点,还要把你的缺点当作优点来加以肉麻的吹捧;

14、我爱你,感觉就像喝了一口绿茶,沁人心脾;

15、我爱你,就好像呼吸新鲜空气般清新自然;

16、我爱你,一想到你就会快乐;

17、我爱你,在你面前我会恢复孩子般的纯真;

18、我爱你,在你面前我可以毫不保留地敞开心扉,不必惧怕有任何伤害;

19、我爱你,因为我相信爱慕的动机纯正,婚姻一定会幸福美满;

20、我爱你,喜欢回味你悄悄的拥抱,不出声都可以与你热吻;

21、我爱你,期待美好的结局,不在乎等到双鬓斑白;

22、我爱你,否则就像离开水的鱼,再也活不下去;

23、我爱你,就向流星许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

24、我爱你,不怕为你翻山越岭,每个念头有新的梦境;

25、我爱你,等到我们老的哪也去不了,依然把你当作手心里的宝;

26、我爱你,温暖和余味在心头升华,感觉一点不复杂;

27、我爱你,和你在一起才知道什么是天长地久!

仲毅推开窗户,大声道:“我爱胡曦月,不怕为你而死,只怕我死后再没人像我那般爱你!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三天,那么其中一天定是和我的朋友在一起度过;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两天,那么其中一天定是和我的家人在一起度过;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天,那么我希望这一天能和你在一起度过;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一秒钟,那么我将和我的灵魂一起度过,因为它已包含了你们所有。”

尽踏破阴阳桥 三友断邪手

华山天下险,胡负岳领着仲毅,自那华山脚下踱步而上,一路上奇险无比,真是“怎一个险字了得!”

直上得那华山之巅,虚空大师和无极道长远远迎来,只听的虚空大师一声佛诵,“胡施主久违了!不知这位小施主是?”胡负岳一笑,道:“这位是黄叶大师新收的爱徒,是我小五岳剑派由舟山论剑推选出来的年轻一辈的代表。”言罢一转头,道:“仲毅,还不过来拜见虚空大师和无极道长?”仲毅忙上前拜倒,此时虚空一股大力传来,已扶住了仲毅,道:“小施主不必拘礼,这华山之会十年一届,小施主今日有缘于此,当真是造化非浅!”这时虚空大师又将二人引荐给华山派掌门华振清,峨嵋派定音师太,丐帮帮主徐果果等其他众人,仲毅摹的瞧见了一人,忙上前一揖道:“李帮主一向可好,小子仲毅有礼!”李东升正自纳闷,道:“小兄弟你我可有一面之缘?”仲毅哈哈一笑:“独在异乡为异客,客家四海皆兄弟。仲毅曾有缘于惠泽堂前聆听帮主教诲,终生不忘!”这二人双手一握,李东升不由仰天长笑:“好个客家四海皆兄弟!”于是仲毅又向李帮主问起那武昌舵李浮萍及襄阳旗赵襄宏近来可好,忽的提起李光弼,李东升不由笑道:“这小子自入客家帮之后,屡立奇功,现已升任荆州旗旗主,创了客家帮帮众晋升的新纪录!”仲毅一拍手道:“好个天门小李子,真有他的,果然言出必践!”原来此时客家帮已一统路上帮派,那天虹帮自前任帮主倪天虹逝世后便一蹶不振,康桂帮则在数月前被李东升协同南天后一举挑了总舵,这一战空前惨烈,震惊武林,康桂帮帮主陈佳南力战身亡,南天后亦是受了重伤,故此次并未随李东升前来华山,那康桂帮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吴八丘现已归附客家帮,现为客家帮广州舵舵主,客家帮由此奠定江南第一大帮的地位,而丐帮一向为长江以北第一大帮,帮主真果顽童徐果果一向韬光养晦,不时有惊人之举,江北群豪,尽皆归附。这一南一北,正是“北丐南客”!

这时仲毅忽听得有人叫道:“三弟一向可好?”仲毅心中大喜,忙转过身去,大叫一声道:“大哥,二哥,是你们来了么?”一眼望去,正是大哥陈庸和二哥陈一,原来数月前陈庸自贵阳抵荆沙,和陈一联手干了一番大事业,这二陈一起挑了中游的洞庭帮及鄱阳帮,一时兴起,将那上游的澜沧派,乌江派,金沙帮,中游的白帝城和三峡门,下游的崇明岛和香江派,尽数挑了,将这长江水道一贯而通,此后又从冉动辄之计,北上收复了黄河帮及京航运河,至此将天下水道融为一体,一时间名振武林,此番正是作为天下水道的代表应邀赴这华山之会。

此时只听东道主华山派掌门华振清大声道:“今日我华山之上,精英尽会,实为中原武林十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盛会!各位朋友,今日华山之巅,以武会友,振清若有东道不周指出,敬请列位海涵!”这时半山腰处忽的轰雷般一声传来,“这华山之会十年一度,我邪门今日也要来凑凑热闹,看看你这中原武林二十年来有何精英?”虚空大师和无极道长面面相觑,“难道是邪帝出山了?”不由面色凝重了起来,要知这邪帝一身魔功出神入化,二十年前华山之会上多亏大侠龙升庐以垂庐心法破之,随即隐匿不见,这二十年一晃而过,人皆以为邪帝受龙升庐一剑,已然离世,不想今日竟重出江湖,眼见正邪间一场惊天泣地之战已是难免!

众人正感耳内隐隐生疼,这邪帝顷刻间却已从半山腰上得那华山之巅,身后三人,正是邪门三大高手,“邪君”厉问君,“邪后”水离花和“邪手”鬼阎罗。这邪帝双眼精芒一扫众人,道:“今天老夫倒要看看这正派人士自龙升庐以来还有何人物值得我邪帝出手?”言罢仰天一叹,又接着道:“老夫自二十年前华山一战败于龙升庐剑下,一直耿耿于怀,这二十年来,老夫苦心孤诣,终于参透了‘望帝神功’的最后一式‘帝陵天下’,龙升庐啊,龙升庐,你可知自你仙去之后,我邪帝可寂寞的很呐!”言下竟丝毫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里……

这时邪帝一招手,道:“阎罗,你先去称量称量这帮人等到底有何斤两?”这鬼阎罗一垂手,步入场中,狞笑道:“我这双手也好久未沾荤腥了!不知那位先来和我邪手过几招?”这华山派掌门华振清是东道主,此时再不出手,面子上也自挂不住,随即步入场中,朗声道:“华山派华振清讨教!”那邪手大叫一声:“久闻华振清华山无影掌之名,今日正好先试我这双邪手!”言罢欺身而来,邪手起处,正是一式“黑白无常”华振清双掌一挥,满天掌影翻飞,正是那华山无影掌,这两人四手相交,转瞬间已过了数十招,只听砰的一声,两道人影分开,华振清嘴角沁出一丝鲜血,胸前已多了两道掌印,惨然道:“这一式阴阳奈何果然厉害,华某人过不了这奈何桥!”邪手昂首傲然道:“你无影掌已在我手上过了三十六招,也不算徒有虚名了!”

这时普陀掌胡负岳一扬手,道:“小五岳胡负岳请教!”邪手长笑一声道:“垂庐大会之后,你这普陀掌便名扬江湖,今日倒要看你有何玄奇!”说罢一抬手,又是那式“黑白无常”,负岳一扬手,普陀掌已自展开,这二人四掌相交,顷刻间已过了百招,只见胡负岳手腕一沉,使出那记名振垂庐的“鼓乐齐鸣”,这邪手竟自不慌,一双手后发先至,拍手竟是那式“阴阳奈何”,眼见就要印上胡负岳胸口,这时仲毅一见未来岳父遇险,香炉之中顿生感应,摹的一式“天外飞瀑”冲了出去,竟先接上了这式“阴阳奈何”,砰的一声,一股大力传来,仲毅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邪手也自退了一步,叫道:“好小子,又是你来捣乱!”这邪帝一见仲毅刚才这招,不由“咦”了一声,陷入沉思……

此时陈一陈庸同时跃入场,陈一向陈庸使了个眼色,大声道:“江湖无名小辈珞珈三友挑战邪手鬼阎罗。”这时仲毅已从地上站了起来,与大哥二哥形成犄角之势,这三人均为年轻小辈,三人年岁加起来正好与邪手相若,如此合三人之力对付扬名江湖已三十年的邪手,倒也不算违了江湖规矩。这邪手一望三人,不知为何先前胸中那股傲气竟荡然无存,心中竟自生起一股寒意,这是三十年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这念头方自闪过,仲毅三人心意相通,已同时出手。这陈庸一出手便是天庸拳最后一式“天外成庸”,贯注全身功力,击向邪手胸口,陈一无仪剑一抖,一上来也是一招“无风无仪”攻向邪手后背,亦是毫不保留,仲毅见状心有灵犀,香炉内真气激荡,配合云海苍洱功,黄山千叶指竟自同时弹出十道指气,分别从体内百会,玄关,神阙,气海,会阴,尾闾,命门,玉枕,及胸前檀宫和背后夹脊出于左右两手少商,少冲,中冲,关冲,少泽,正对应鬼谷洞内那先天八卦图。这时邪手身形悬空一翻,一式“阴阳奈何”,右手接住了天庸拳,左手抓上了无仪剑,那十道指气终是有一道未能躲过,正射在玉枕之上,不由颓然倒地,一身邪功,已是废了!

这边陈庸也是吐出一大口鲜血,这天庸拳出手全在气势,不留余地,故此接上的是邪手大半功力,陈一的无仪剑也自撤手,身形一退,心神剧震,喉头也是一甜,心知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想起刚才这仗,实在惊险之极。这仲毅十指发出之后,炉内真气竟自衰竭,不由盘膝而坐,展开垂庐心法,原地调息起来。

这时邪后水离花跃入场中,扶回邪手,媚目一闪,径向仲毅走来,荡笑一声道:“小弟弟好一手千叶指,不如和姐姐我玩一玩游戏如何?”一只手眼见要拍上仲毅肩头,只见剑芒一闪,峨嵋派定音师太已是出手,道:“邪后你也这么大把年纪了,竟连个小娃儿也不放过么?”这邪后一撤手,媚笑一声:“哟,定音师太,可是也动了凡心了?”定音师太一声清叱,“妖后,且吃贫尼一剑!”一扬手正是峨嵋飞眉剑法第一式“眉飞色舞”,这邪后身形一转,抽出水花剑,竟使出一招“水性杨花”,定音师太本是清修之人,骤见如此媚招,禅功不由大打折扣,这一式“眉飞色舞”竟自飞舞不起来,剑式一转,化成一式“扬眉吐气”,这两人双剑相交,只听得叮当剧响,飞眉剑和水花剑已在空中连击了十几下,摹的邪后一声媚笑,面容却纯真的像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悄然使出水花剑法的最后一式“镜花水月”,定音师太乍见如此纯真的笑脸,一时浑然忘了对手是邪后,飞眉剑竟自顿在空中,一代神尼,又怎忍心出手伤害一位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一霎间空门大开,水花剑点在定音师太肩井大穴上,飞眉剑咣当一声跌落在地,一只右臂已自废去!定音师太一声低诵:“邪后媚功,贫尼拜伏。”言罢飘然而退……

镜花水月 翌日曦月

问归期 怎奈旭阳芒耀

这时仲毅调息完毕,缓缓睁开双眼,只见那邪后媚媚娇笑,那张十六岁花季少女的面庞之上,一双媚目向仲毅眼中电射而来,正是媚门无上勾魂大法。仲毅望着这眼神,一时间竟感到是冬韵回来了,又对自己说道:“今晚你对人家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以后负一点点责任就好了!”一时间竟看的痴了,这时邪后已欺然而上,水花剑上手就是一式“镜花水月”,一心想毁了仲毅……摹的香炉内一张笑魇升了上来,清晰无比,仲毅心中一震,回过神来,只听身后银铃般一声娇叱响起,“你这坏女人好不要脸!”古月剑划过,正是那招“当时明月”,仲毅一见古月剑,知是曦月到了,香炉中电光石火般生出感应,翌日剑竟不由自主地以一式“后羿射日”迎了上去,这日月二剑第一次配合,竟自天衣无缝,正是“翌日曦月,日月合明”,那招“镜花水月”竟自破去……此时剑芒照耀之下,仲毅曦月并肩联袂,宛若神仙眷侣。水离花见状,不由自惭形秽,媚心失守,一身媚功竟荡然破去,众人凝望过去,只见剑芒之下,那邪后水离花竟似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这邪后一言不发,竟自悄然下山而去!

只听邪君叫道:“离花,你这是干嘛?竟要不辞而别么?”待要追去,邪帝一扬手道:“问君,凡事皆有天数,我看离花也是该有此劫!就由她去吧!”言罢又道:“今日就凭你我兄弟二人,还不足以收拾眼下这帮人么?”一时豪情盖天,那邪君身形一顿,躬身道:“大哥说的是,你我弟兄一君一帝,足可笑傲江湖!”原来这邪君厉问君和邪帝厉望帝正是孪胎双生的兄弟,这一帝一君,二十年前就曾共赴这华山之巅,傲视天下群雄。

这邪君步入场中,对仲毅,曦月大声道:“问君今日倒要看看你们这两个小娃儿有何道行,竟让邪后悄身而退。”这时丐帮帮主徐果果哈哈一笑道:“邪君君临天下,何苦为难这两个小娃儿,这仗就由小老儿接下如何?”说罢一挥打狗杖,跃入场中,厉问君道:“好,就让我看看你这打狗棒法二十年来到底有何精进?”长剑龙吟,正是一式“君问归期”,徐果果打狗杖一挥,一式“有去无回”迎上去,剑杖相交,顷刻间已对拆了百招以上,摹的骤见杖剑分开,临君剑还在手中,打狗杖却自挑落空中,徐果果一跃而起,接过竹杖,凌空叹道:“好一式君临天下,二十年了,天下无狗仍自不是对手!”这时厉问君转过身来,对武当无极道长言道:“无极道兄,这接下来恐怕该轮到你出手了吧!”此时忽听得身后一声沉喝,“客家帮李东升先请邪君指教!”这邪君不由“咦”的一声,转过身来道:“你这客家帮究竟是何帮派,这天下帮众之中,除了天虹帮的倪天虹之外恐怕也无人值得老夫出手了!”李东升笑道:“君不闻江山代有人才出,东升斗胆,请邪君赐招!”这邪君一听,不由道:“好,就试试你这客家帮有何斤两!”起手间正是一式“君问归期”。这李东升长剑一抖,正是一式“西窗剪烛”,一时间剑影漫天,百招已过,邪君长剑一声龙吟,正是那式“君临天下”!李东升长剑一挥,亦使出自己那式威震四海的“旭日东升”,二人长剑一触即分,竟各自收回长剑,终是平分秋色!邪君不由叹道:“想不到武林之中继倪天虹之后还会有你这等人物,知音难觅,这式‘君临天下’,问君今生是再也不用了!”这时李东升兀自一扔长剑,“问君你何须如此,果是如此,东升此生亦不再用剑!”两人四目相交,竟是惺惺相惜,大感相见恨晚……

堪破无极 帝陵遍天下 力碎虚空

华山绝壁 望帝心枉闻道

这时邪帝一声长啸,道:“今日华山之会,我望帝果然不虚此行,此番也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言罢信步走入场中,对少林虚空大师和武当无极道长缓缓道:“两位谁先赐招?”无极道长走上前,长须一捋,笑道:“就先由无极领教望帝神功!”无极剑出鞘,正是那先天无极剑法,这邪帝却只用掌,一出手正是望帝神功第一式“望帝春心”,肉掌磕在无极剑上,竟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这无极剑法源源不绝,正是那“太极生无极,无极返先天”之妙,待那无极剑法一周天使完,厉望帝和无极道长已自分开身来,无极道长垂首道:“贫道这一套无极剑法使完,亦自近不得厉施主身前,贫道有无极剑在手,望帝确是空手,这一仗无极已是输了!”邪帝哈哈一笑,“剑在心中,体内体外无一不是剑,又何须执著于兵刃!剑虽名为无极,实则仍是心有旁鹜,无法抵达那‘道法自然’之玄妙!”说罢转向虚空大师,道:“虚空老和尚,望帝这边有礼,请赐招!”虚空一声龙诵,“厉施主小心了!”手起处,正是佛门无上禅功“佛渡手”第一式“鉴真东渡”,望帝见状,以一式“望帝春心”接过,虚空僧袍竟自鼓起,这时虚空一声长吟,正是佛渡手第二式“玄奘西行”,望帝大叫一声,“来得好!”第一次使出了新的一招,正是望帝神功第二式“御驾西征”,这二人四掌相印,也不知过了多久,虚空腾空而起,终于使出佛渡手最后一式“普渡众生”,这时邪帝也终于二十年来第一次使出望帝神功的最后一式“帝陵天下”,只听砰的一声,虚空大师已自退了三步,邪帝仍站立当场。虚空一声佛诵:“厉施主,帝陵天下果是旷古绝今,虚空拜伏!”这邪帝厉望帝摹的仰天长叹,“难道这中原武林,自龙升庐之后便再无人与我争锋了么?虚空老和尚,你这边已无人再能应战,从此中原武林是否该唯我邪帝马首是瞻?”

这时虚空大师身后一人唏唏一笑,“那倒未必,小子仲毅还未晋见过望帝老佛爷哩!”望帝“咦”了一声,“我和你这小子似曾相识,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依你的年纪,这又绝计是不可能之事!奇怪奇怪,今日倒要好好试试你小子的道行!”悄然间竟是一式“望帝春心”扑面而来,仲毅顿感漫天掌影,压力倍增,体内香炉竟自生出一股强大的反应,香炉内的真气首次冲破灵台之上,一刹间忽的顿悟了那句“垂庐秘境,本由心生。”心念一动,那式“心有灵犀”应运而出,竟自和那式“望帝春心”平分秋色。望帝不由又咦了一声,第二式“御驾西征”接踵而至,仲毅顿感压力攻心,几乎想喷出口鲜血来,千钧一发之际,香炉内生出感应,玉容一闪,竟是曦月那张笑魇,想起洞庭湖上,五湖明月,一式“胡天胡帝”随心所欲,竟又与望帝平分秋色,这时望帝摹的大叫一声:“垂庐心法?快说,龙升庐是你何人?”举手间使出的竟是刚才那式力破虚空的“帝陵天下”,眼见这一掌竟是要置仲毅于死地,仲毅此时香炉之内却已再无反应,知心力已尽,竟自缓缓闭上双眼……眼见望帝一掌就要击上仲毅胸口,一道人影挡在仲毅身前,砰的一声替仲毅挨了一掌,仲毅一见这身影,已知来人是谁,不由悲从心来,香炉之内顿生一股感应,直冲破天灵之上,口中竟不自觉大喝一声:“垂庐升鼎”,一掌神来之笔般击出,那望帝哼的一声,竟被击落华山之巅,落入那万丈深崖,一时消失不见……

仲毅回过神来,一声悲吟道:“老公公,老公公,是你么?”身形如电闪般扶起那人,两行热泪已滚了下来,悲泣道:“老公公,您前次在三叠泉已救仲毅一命,仲毅已是感激不尽,这次何苦又舍命相救?”那老公公缓缓睁开双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惨笑道:“少主人,老仆六十年前若非蒙你相救,传那垂庐心法续回心脉,早已魂归三叠,少主人你还没记起来么?昨日的龙升庐就是今日的龙仲毅,今日的龙仲毅就是昨日的龙升庐!”说罢溘然而逝……

仲毅抱起怀内的老公公,失魂落魄般径下华山而去,浑不理眼前众人,这时曦月在身后叫道:“仲毅,你这是去哪儿?”仲毅一回首,喃喃道:“我想独自回庐山三叠泉再和老公公垂钓一次……”言罢飘然而去……

《念奴娇》全词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伏羲梦叠》之《伏羲种易》 飞机在虹樵机场缓缓起飞,这是东航553次由上海飞巴黎的班机,仲毅坐在窗口,凝望窗外故国...
    江北客阅读 175评论 0 1
  • 《千秋岁引》 兔死狗烹,明皇遗恨。萁子欲续夫妻份。何期龙城飞将在?四体难勤五谷分。君不见,妾莫舞,遁空门。李郭会师...
    江北客阅读 98评论 0 2
  • 京城以北,察哈尔万全西南香炉山脚下,有一镇,名西豪。西豪镇有一大集市,大集市中有一家杂货铺,名华瑞货铺。华瑞货铺少...
    洛梭阅读 49评论 0 0
  • 长腿蟹1979阅读 55评论 0 0
  • 当人们说起某对情侣的时候,常常会说起颜值身材、学历工作、家庭背景,这些好像变成两个人是否般配的标准。对此我并不否认...
    安之SY阅读 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