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泥鸿爪,细雨梅花

(一)

点开手机相册,翻着一张张照片,我开始怀念从前一起度过的节日,离别前的每一顿饭食。每次来到这座城市,都有不一样的期待与体验。站台上几分钟的等候以及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都比不上见面时那短短几秒钟的拥抱。

我与陆忻异地恋四年。大学毕业后,陆忻选择留在了上海,而我来到了令我魂牵梦萦的土地——甘肃。那是母亲的故土。母亲18岁的时候遇到了在甘肃经商的父亲,后来她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跟着父亲嫁到了浙江。我的母亲选择了爱情。

年少的我们都如此向往爱情,一心渴求,一经确认,便奋不顾身。

(二)

直到那一天,我等了很久,却没能看见他的身影。我一个人在车站坐到天黑,我想他欠我个解释。几天后,他发来最后一条短信,只有一句:我们分手吧。突如其来的分手将我逼至崩溃的边缘。悲伤随绿皮火车延伸至远方。

时间里,有拼命想要留住的人,有努力想要忘记却又想起的人。有多少爱而不得,就有多少痛彻心扉。有多少甜蜜的过往,就有多少悲伤的今天。这个世界这么大,而我们终将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秋天了,冬天了,春天了,又夏天了。

如今,我又来到这位城市。曾经笃定永远在一起的人如今不知去了哪里,我徘徊在熟悉的街道,在路边大口吃着香草味冰淇淋,想起那个叫陆忻的男人。这个城市的别样繁华,与风尘朴朴的我格格不入。我还是喜欢西北的寂寥黄沙,至于上海,我是喜欢不起来的。上海女人是精致的,而我是自由惯了的。

自由乱余生

(三)

每次路过冰淇淋店,总会想起那个叫年晓晓的女孩。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她喜欢吃香草味的冰淇淋,她喜欢远足,她还喜欢……

我想我没能好好珍惜她。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上海女孩。一时之间的新鲜感让我迷失了,甚至让我忘了晓晓的好。后来我居然和她提分手了。现在想想我真的忒不是人,我真对不起她。没过多久,我和那个女孩也分手了。

我后悔了。我开始想念晓晓。我和晓晓熬过了四年异地恋,本以为可以“在一起”了。谁知大学毕业,她执意要去甘肃工作,而我选择尊重她的决定。我则留在了很多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地方——上海。

那个时候,异地恋很辛苦。我们要过好久才能见上一面。不知何时会有累了的那一天。或许我们早就累了吧。

(四)

我在街上走着,天慢慢黑了,越来越冷。当街灯亮起的那一瞬间,我居然看到了扎西,他就站在不远处。只一瞬间,积累许久的情绪爆发了,我哭了出来。

扎西向我走过来,什么也没说,只是抱住了我。我瞪大眼睛看着他默默地做完了这一切,然后抹了抹眼泪,问道:“你怎么来了?”

扎西说:“我不放心你,所以就偷偷跟了过来。”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眼里满是温柔的关切。我突然发现,我爱上了这个藏族男子。我对他说:“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在这儿呆了。”

(五)

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晓晓,再遇到时又是这样一番场景。我看到她在一个男人怀里哭,哭得很伤心。那个男人看起来很爱惜她,他不停地安慰着她。最后,她笑着和他离开了。

我怔怔地呆在原地,看着他们渐远去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六)

扎西是我的同事。他平日里沉默寡言,做事认真。每次我同他说话,总感觉他不敢看我的眼睛。熟络之后,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同他讲,他是个安静的倾听者,这叫我很舒心。我的故事他是知道的,包括我和陆忻的事。我在甘肃工作期间,他一直很照顾我。

后来,我们结婚了。我跟着他去了西藏。我也像我母亲一样,去追逐我的爱情了。西藏是个好地方。那儿的天很蓝,湖泊清冷,雪山圣洁,一切都是纯净的。我的心经雪水涤荡而变得虔诚,我的灵魂从此有了归宿,我庆幸我是自由的。

原来,我的爱情不在上海,也不在甘肃,它在西藏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1年10月20日为什么糊涂 回家的路上,晓晓打了个喷嚏,妈妈有点紧张:“怎么了?”却说成了:“怎么办?”说完...
    羊羊羊羊汪阅读 7,702评论 2 12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2,700评论 1 12
  • 夜深人静的时候能想起的都是忘不掉的。 能影响心跳的言语,到现在都会萦绕在耳边。 还有那朵盛开的花,也从来只开在我心...
    酸菜呢阅读 350评论 2 6
  • 孔融被围,引出了刘皇叔前去救应 曹操名头日益显盛,巴结的人不计其数 方法各异,陶谦自以为聪明巴结上了曹操老爹 陶谦...
    糖鑫鑫阅读 416评论 2 3
  • 【惜时、远贼、修行】 花时间去讨厌自己讨厌的人,你就少了时间去爱自己喜欢的人。花时间去计较让你不爽的事情,你就少了...
    兴时态_198812阅读 555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