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红糖姜水芋圆

0.148字数 7732阅读 187

这里是食不语的第六十七个故事

颖王爷 料理 | 公子胡吃 插花

鸣谢新年第一天督促王爷写文的胡吃

元旦前,颖王爷把店门前的招牌拆了下来,路过的街坊纷纷出言相问:“王爷,你们这食不语是不是要开不下去了?我看你们这半年来怪冷清的。”

王爷还没说话,公子便端着一盆清水走出,手腕上搭着一条白毛巾。

今天的公子穿一身刺绣腊梅花的蔚蓝色旗袍,齐脖短发被染成了褐色,偏分的刘海遮住侧脸,卷烫过的发丝随意的散开下来,有种凌乱的美感。

公子把水盆往王爷手里一塞,随手抽下毛巾抖开来,像是抖开一道月光。

“赶紧把招牌擦好挂回去,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新年第一天就拆招牌!”

王爷讪讪的笑了下,没有说话,只是麻利地擦了起来。

“这样子多好!”王爷看着崭新的店招出言感慨。

正在切花的公子忍不住发出一声嫌弃:“哼……”

如果时间重来,大概还是这个命运吧?

阿狸进来的时候,王爷手里还端着水盆清扫着柜台,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娇小的身影。

“阿狸,你怎么来了?”倒是插花的公子抬头时看到了她。

阿狸是隔壁一间发廊的按摩女,也有传言说她实际做着皮肉生意。不过倒是没见过她和什么男人来往密切,只是偶尔来食不语这里吃点东西。

每次都是家常小菜,很少超过一荤一素,倒是每月中旬都会去公子那边买一些快要凋零的花,让公子扎好了炙烤根部,然后就那样一大把抱在怀里离开。

公子心疼她,所以每次都掺杂几束新鲜的进去,好让捧花能够开得更久一些。

这次阿狸把自己包裹在一件灰色卫衣里,袖子长过手垂在裤子一边,黑色的抓绒裤和鞋子几乎连在一起难以分清,身后拖着一个银色的行李箱。

王爷听到声音才转过头:“好久不见!想吃点什么?”

“我……我不是来吃东西的,我就是来看看,要走了,感谢公子和王爷这一年对我的照顾。”阿狸微微的欠了一下身,恭敬得让王爷和公子有些消受不起。

“怎么这么突然?”

“别别别,我们没做什么!”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倒是让阿狸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要走了么?”公子放下手里的活计,把她拉到了桌边坐下。

“嗯,已经和家里说了,准备回去开一个蛋糕店。”

“也挺好的,回去以后找个喜欢的人嫁了,总好过在这边受流言蜚语。”

“不全是流言蜚语,而且……我已经怀孕了。”阿狸扯着袖子,眼神垂了下来望着一旁。

“怎么回事?”

“还找得到他吗?”

王爷又一次和公子撞了声。

“找……这种事情怎么找?”公子呛了王爷一句,又看着阿狸,发觉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

阿狸没出声,倒是王爷一脸尴尬,赔着笑:“我去做点东西给你们,你们聊!”

公子摸出一个杯子,满上一杯茶递了过去:“红枣茶,没事的。”

“嗯。”

王爷进了后厨,从菜筐里挑出两个红薯,在炉膛上架起一只蒸锅。红薯洗净切段,隔水蒸熟。

然后把红薯泥和木薯粉按2:1混合在一起,搓揉成光滑的团子。

放置片刻,再分成长条,用蘸了木薯粉的刀切成小块,捏成方块状,便做好了芋圆。

另起一口锅,倒入两碗水,切几片生姜,一勺红糖,然后大火煮到沸腾,姜片散发出辛辣的气息,将芋圆加入后煮开,转小火慢慢煮到所有芋圆都浮在面上。

捞成两碗,撒上一层桂花,红糖姜水芋圆便做好了。

趁热端了出去,公子和阿狸还在桌前说着什么。

“你怎么会做了这个……这个事情?”公子显然思索了一会儿,却还是没想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呵,生计所迫吧。”阿狸用手指挑起额前的碎发,归在了耳后,开始讲述她的故事。


阿狸的故事

故事一开始,其实还是幸福的,阿狸和弟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家中虽然不算富足,但是父亲的修车铺子也足够一家温饱,加上母亲给别人做零工,日子也还算过的不错。

阿狸记得家里的转变是在她十三岁那年开始的。

父亲从外面回来,后面跟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手里提着铁棍、棒子……一进门就大咧咧坐在沙发上,指使着妈妈端茶倒水,爸爸在一旁堆着笑脸双手递过一盒撕开了锡箔的香烟:“华哥,就宽延3天,3天时间,我一定凑足十万元送过去,求你放过我家里人。”

“呵呵,要是以前,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我也不会催得这么紧。但是老弟你坏了规矩阿,你在我这里欠着账,回头又去马三炮那边玩。今天要是没个说法,我怎么和我的兄弟们交代啊?”

华哥说完挥了挥手,几个马仔冲上去抱走了阿狸家的电视、电脑,甚至连阿狸放在架子上的三好学生奖杯都抢夺的一干二净。

阿狸记得爸爸抱着头蹲在墙角不停地哭泣,妈妈拉着她和弟弟的手,紧紧地把他们抱在怀里,捂着眼睛和耳朵,不停说着:“阿狸乖,阿弟乖,没事的,很快就过去了!”

那些人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掠夺一空,阿狸终于见识到了平日里温婉的母亲如何化身为一头愤怒的雌狮。

“你去玩啊,有钱了了不起是不是?我们孤儿寡母在家里,你就在外面花天酒地,还欠债,还借钱赌博!要不是他们追到家里,是不是你死都不告诉我?”

“我本来打算赢了再告诉你……”

“赢了?我告诉你,这群人就是不吐骨头的狼,你赢一百就输一千,赢一千就输十万!你是不是打算把整个家产败光才罢休?”

“嘘!嘘……”男人猛的竖着手指做出噤声的动作。

“嘘什么嘘,你敢做怎么不敢让我说!”

妈妈在那边骂了很久,最后才想起来问道:“你到底欠了多少?”

爸爸手刚抬起,又缩了一下,又抬了起来,和他的额头一起,暴露在灯光下,泛着油光,最后像是下定决心,终于颤抖着伸出两根手指。

“两千?”

……

“两万?”

……

“我欠了他们二十万,老婆,老婆,不过你别担心,我一定会赢回来……不!我一定,我一定会挣回来的!”

爸爸跪着挪到妈妈身边,抱着妈妈小腿,眼里的泪水像一条河,把妈妈的裙子湿了一片。

“你走吧……”

“老婆,不要,不要让我走,我发誓再也不赌了,我发誓!”爸爸跪在地下,头撞的地板咚咚作响,“不要让我走,老婆,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孩子们!”

阿狸和弟弟早已哭成一团,妈妈也哭红了眼睛,身子无力地靠着身后的柜子。

……

“分居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来找我吧。”阿狸记得妈妈最后说了一句话,便自顾进屋收拾了行李,然后带着阿狸和弟弟回了娘家。


阿狸说到这里,红糖姜水芋圆的热气还袅袅升起,王爷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阿狸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些雾气。

“王爷,你的芋圆做的真好吃!”阿狸舀起一勺送进嘴里,然后冲王爷微微一笑。

“芋圆是现做的,没添加别的东西,红糖知道你不能多吃,也放的少,别的口味还合适吧?”王爷听到有人说自己东西好吃,只顾着解释,一点都没感受到阿狸怀念的目光。

“小时候妈妈也经常煮这个,不过她总是喜欢在夏天做,做好后一大锅冻在冰箱里,每天下午回来喝一碗,暑意一下子就被镇下去了。”

“那时候爸爸回来的迟,妈妈就给我和弟弟打一碗芋圆,让我自己看电视,然后她在厨房里忙弄晚饭,等到爸爸回来,就是一桌很香的饭菜。”

“有时候爸爸回来迟,我饿的受不了了,还会央妈妈再给我打一碗。但是她总说姑娘家家的,喝太多凉的不好,不给我喝。”

“实在被我央求的烦了,才会去重新舀一碗,加几片姜片倒在锅里面煮开,然后烧热了给我喝。”

“看来你妈妈很爱你阿!”

“嗯,妈妈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王爷和公子没有说话,但是可以看的得到阿狸说话时流露出的幸福的表情。


阿狸的故事

“爸爸和妈妈分居以后,阿狸和弟弟跟着妈妈住在外婆家,可是阿狸不喜欢外婆家,每天外婆都会絮絮叨叨嫌弃妈妈。不是说做饭不好吃,就是说卫生打扫不干净,还经常当着阿狸的面说妈妈没人要,生个女儿也是赔钱货,还要给别人养儿子……”

“有一天,妈妈又被外婆骂哭了,阿狸就抱着妈妈和她说:‘妈妈,要不我们搬出去住吧,阿狸照顾你,再也没有人骂我们一家了!’”

然后妈妈听到这句话就开始嚎啕大哭,甚至惊动了已经休息的外婆,外婆拉开房门又开始破口大骂,什么哭丧、咒人早死的话语充斥在房间里,让阿狸开始怀疑,自己的妈妈到底是不是外婆的亲生女儿。

第二天,母亲带着阿狸姐弟搬了出去,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没有了外婆的谩骂,也没有了上门的债主,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每天下班回家,妈妈会给阿狸和弟弟打一份红糖芋圆,然后再去做晚饭。

只是阿狸再也没机会开口讨要第二份,因为晚饭总是在弟弟吃完第一份的时候就上了桌。

妈妈绝口不提爸爸,好像生活中再也没有这个人,而好几次阿狸想开口询问,但是看到妈妈疲惫的样子,还是压下了心里的冲动。

和妈妈相依的生活让阿狸觉得安心,却也更加痛恨自己懦弱无能的爸爸,如果不是他赌博,一家人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不过就在阿狸抱怨的时候,几下敲门声响起。

自从搬到这里,阿狸和妈妈从来没有迎来过客人,突然来访的人到底是谁?阿狸也忍不住趴在卧室门口窥伺着大门。

“是谁?”

门外迟迟没有回音。

“外面是谁?再不说话我就报警了!”

“老婆,是我,是我!我来找你和阿狸了!”

爸爸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让屋子里的弟弟瞬间冲出来大喊:“爸爸!”

“阿弟,你还好吗?没事吧?是爸爸不好,爸爸来接你和姐姐和妈妈回家!”

“爸爸!爸爸!”

弟弟扑过去就想开门,却被妈妈一把拉住,扯到了身后。

“咱们说好的,你什么时候想好,什么时候再来接我们,你现在想的怎么样了?”妈妈的声音透过门缝,依然清冷无比。

“老婆,我想好了,我再也不玩了,这次回去,一定好好对你和孩子,我发誓。求你跟我回去吧,我不能没有你们。”

“妈妈,爸爸都知道自己错了,我们原谅他好不好?”

弟弟还小,并不清楚赌博对一个家庭的伤害有多大,也不清楚人心有多么难猜,他只知道爸爸既然认错道歉还发誓了就变好了,一家人就要团团圆圆。

妈妈跪在地板,双手紧紧抓着弟弟和阿狸的肩膀,她没有管弟弟的哀求,只是平视着阿狸的眼睛,眼里泪如珠雨:“阿狸,你真的希望爸爸回来么?”

阿狸犹豫了片刻,看着弟弟眼里的泪花,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嗯!”

“好,为了阿狸,妈妈再相信爸爸一次!”

妈妈用手背擦去眼泪,红着眼眶打开门,爸爸站在门外,身后跟着几个彪形大汉。爸爸就像只小鸡一样被拎着外套,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怎么回事?你们要做什么?”妈妈想把门关上,可是她一个人怎么抵得过对面的诸多恶汉。

门几乎是瞬间就被推开,妈妈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小子,我劝你别耍花样,乖乖把钱交出来!不然你如花似玉的妻子看到什么血腥的事情就不好了,不是么?”

为首的男人脸上几条横肉,胳膊上看得到刀疤和纹身,一说话满口大黄牙,手里拿着一把弹簧刀不停的弹出收回,刀身在爸爸的脸上拍了几下。

“不要,大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现在真没钱,不过我有房子,对!我还有一套房子,价值好几十万,你容我几天,我把房子卖了,一定有钱还你!”

爸爸那一刻像一只癞皮狗一样,哭喊着抓着那些人的衣裤。

“老婆,救救我,救救我!阿弟和阿狸不能没有爸爸的!我知道房产证在你那里,你拿出来,拿出来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他们不能没有爸爸啊!”

“老婆!老……”

“啪!”

爸爸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一个耳光打断。

连那些打手都来不及阻止,就看到妈妈扑过去猛地扇了爸爸一个耳光,妈妈的手掌因为太过用力甚至有些发白。

“你还知道这个家?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

“你赌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你欠钱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和孩子?你……你……”

妈妈撕扯着爸爸的衣服,哭着,喊着,泪水和鼻涕混合在一起,拳头雨点般砸在爸爸身上,阿狸和弟弟在一边看着,被场景吓得嚎啕大哭。

阿狸和弟弟不知道爸爸和妈妈为什么这样,但是他们感受得到:这个家,恐怕没了。


“后来怎么样了?”公子吃下嘴里最后一颗芋圆,看着阿狸。

阿狸喝完了碗里的红糖姜水,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真好喝。”

“不过你不能再喝了,要注意养胎。”王爷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提醒。

“嗯,我知道了。”

“其实,没什么后来了。爸爸和妈妈离婚,我和弟弟被判给了妈妈,房子作为共同财产,售卖后每人一半,妈妈拒绝再和爸爸有任何来往,甚至连抚养费都不要一分。”

“那阿姨很辛苦啊!”公子不由得感慨着。

“嗯,小时候家里有爸爸的钱,日子倒还过得去,虽然后面房子卖了不少钱,但是两个孩子的开销也少不了,妈妈不得不再去给别人做工,好不容易谋了一个缝补衣服的摊位,每天给别人修裤脚改拉链。”

阿狸说这些的时候,眼里落下几滴透明的液体,滴进已经空置的碗里,化成了红糖姜水的模样,大概是想起妈妈了吧?

“对了,阿狸,没听你说过你的弟弟阿,他怎么样?”

“他?”

阿狸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想说什么,张开口却又摇了摇头,最后诸多情绪尽数化成一声叹息。

“哎……”


阿狸的故事

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有两种情况,一种特别努力,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勤奋刻苦,认真好学;还有一种堕落到底,无人管教野狗脱缰,逃学打架,抽烟无赖。

阿狸是第一种,阿弟则是第二种。

那时候阿狸在学校,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阿狸,你弟弟又打架了,明天喊你家长来学校。”

当她去弟弟班级的班主任处领回弟弟的时候,心里总是充满了埋怨。

“妈妈工作这么忙,你就不能让她少操些心么?”

“就是妈妈忙,我才和别人打架啊!”弟弟的歪理气得阿狸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上次和我保证要好好学习的,再不逃课上网打架,这才几天?”

“姐,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先骂人的,他骂我们是没爸的孩子,还说妈妈坏话……”

回家的路有些远,弟弟追在阿狸的身后,看不到她眼里的水,傍晚的阳光还有暖意,但是落在阿狸的脸上,却是一片哀伤。

阿狸突然站定,弟弟躲闪不及,砰的一声撞在了阿狸的书包上,揉着头看着阿狸颤抖的肩膀。

“阿弟!”

“姐,你别哭,我以后不打架了……”

“不,阿弟,以后谁再这么说,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打!”

阿弟愣了片刻,突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天之后,姐弟俩的关系似乎比之前更好了许多,弟弟主动剪去了浮夸的发型,穿回了校服,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在家也会主动找阿狸补习功课,到期末的时候,成绩竟然从吊车尾变成了全班前十。

成绩单下来的那天,妈妈笑得嘴巴都合不拢,破天荒的买了鱼和虾,做了一大桌菜。

“阿弟,你和姐姐学习成绩好就是妈妈最开心的事情!妈为有你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可能这些年你们姐弟俩吃了很多苦,但是只要有妈在,就一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弟弟红着眼,阿狸默默地低着头,她看到了妈妈手指上缠满了创可贴,皮肤像是贴着一层麻。

阿狸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但是她知道省钱是不会有错的,平时能抄写的资料绝不打印,有同学不用的练习册也会借来看,笔记本也不像同班女生那样印满了明星的面容,素色的封面干干净净,打开后一行行娟秀的字体誊写着错题和知识点。

阿狸知道妈妈每天忙着挣钱养家糊口,所以把照顾弟弟的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每天起床煮一锅粥,给弟弟和妈妈准备一个鸡蛋,自己随便吃一点,便早早去学校看书。

她知道自己的家庭条件,如果自己不考定向的师范生,到了明年弟弟高考的时候,家里面是不可能那处两个大学生的学费的。所以在离高考还有半年的时候,阿狸便开始了玩命的状态。

几次模拟考试也表现的不错,如果不出意外,高考冲击前几名的师范大学也都算是稳妥。结果没有人想到,阿狸在高考的考场上晕了过去。

桌上的签字笔滚落,监考老师的视线里,一个瘦弱的女孩倒在桌上,巡考和考点主任都被动静吸引过来。

一番治疗,阿狸在医务室醒了过来,睁眼第一句话就是:“现在几点了?”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了窗外响起的铃声,还有一个冷冰冰的通知声:“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上午考试结束……”

“啊……”阿狸蜷缩在医务室的床上干嚎着,手指捏得发白,几个老师模样的人站在屋外。

“这孩子,怕是要后悔一辈子。”

“也是可怜,最后一天除了这种事情,哎……”

“明年得和学生们说清楚,身体重要,再拼也不能把身体累坏啊。”

七嘴八舌中,阿狸从房内走了出来,看熟悉的学校,眼里没有一点神采,视线扫过墙边,几个老师纷纷噤声不语。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万一刺激到了面前的学生,那就麻烦了。

“老师再见!”阿狸转过身子,恭恭敬敬的朝几个老师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学校。

影子随着风一摆一摆,停在了校门外的空地上。

“妈!我上不了学了!”

妈妈搂着阿狸,心疼地滴着眼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是可惜了!”王爷把餐具撤下,重新给壶里加了开水。

“确实,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当年没有晕倒,是不是现在的人生就会变得不一样。”阿狸眼睛一亮,又黯了下来。

“不过,也可能会差不多?毕竟,我还是会去找工作的!可能一样还是会栽跟头的吧!”阿狸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

“怎么了?”

“当时高考完,我知道自己就算复读也不过是增加家里的负担,所以拒绝了学校和家里的建议,买了一张车票,去了南城工作。”

“我到南城的时候,身上只有几十块,连最便宜的小旅馆也住不起,就一路问人,找到了一个服务员的工作。”

“在饭店做了一个多月,因为老板觉得我年轻,故意克扣我工资,然后还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忍不住离开了那家饭店。”

“真是可恶,这种人就该被判刑!”公子听完这话愤愤不平,倒是王爷摆摆手:“黑暗虽然很多,但是光明总会来的,人贱自有天收。”

“后来我走的时候,把老板调戏女员工的事情告诉了老板娘,然后听说老板第二天被打的鼻青脸肿。不过这也成了我灾难的开始。”

“我在那家饭店的时候,抵押过一段时间身份证,结果没想到老板趁着这段时间,用我的身份证借了很多小额贷款,然后把我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催债人,让催债的逼上门来找我。”

王爷和公主听到这句,顿时不做声,饶是他们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从侧面也了解过那些催债的恶名,阿狸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被他们碰上,能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为了还债,我不分日夜的打工,做兼职,装作大学生去做家教,去写字楼发传单,还在街上扮公仔。但是这些远远还不清欠款,利息越来越多,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在年底前不还清钱,就到我家里去找妈妈和阿弟……”阿狸哭着说出这些事情。

“乖,阿狸,都过去了!”公子看到阿狸滴下的泪水,上前抱住她的肩膀安慰着。

“后来,走投无路的我,看到了一个KTV招聘服务员,工作是在包厢陪酒……”

阿狸没有说话,但是公子和王爷都知道她的潜台词。

“再后来,当我还清所有债务的时候,我发誓自己永远永远不要再回到这里,我打算回去,开一个蛋糕店,然后就这样过一辈子。”

“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不配奢求别人原谅的,我甚至有想过去了结余生。但是在我去买药的时候,我才意外的知道,自己怀孕了。”

阿狸说到这里,眼睛里露出了母性的光辉,缩在袖筒里的手掌慈爱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尽管那里还是一片平坦,看不出丝毫怀孕的痕迹。

“知道怀孕之后,我突然不想死了,我觉得,我有错,但是孩子没有。我自己没有活好这一生,我希望她能够替我感受这世界的美好。”

“可是孩子的父亲怎么办?”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现实?”公子不满的瞪着王爷。

“生活本来就是现实!”王爷虽然回答公子的话,但是眼睛还是看着阿狸。

“我想好了,就说孩子父亲离婚跑了,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们那边小地方也不会太注意这些,上户口还好。”

“那,你还会回来么?”

“也许吧!”阿狸说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如果回来,我带孩子来见你们,告诉他这里有一个很会做饭的王爷,还有一个很美的公子!好不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阿狸就这么走了,王爷和公子看着她从门口出去,箱子在青石板的台阶上拉动,传出咯噔咯噔的响声,她就像是中午升起的太阳那样,生机蓬勃。

“我想,她一定会过好后半生的!”

“当然,她也一定会是个好妈妈!”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