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猫

悬挂雨意的早晨

一株树围在水泥墩子里吞吐生活

一个人和一只猫在树边发愣

猫的脸半黑半白

好像过量的夜色来不及消化、吸收

人精明光鲜,脸上每一粒细胞

都打着“积极向上”的小旗

秘密之水在他起身时决堤

翻了翻裤兜,拍了拍屁股

滚落一团密集的夜和尘土

猫冷扫他一眼

不明白人为何如此敏感

仿佛急于和自己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