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壬寅年大疫之下

众所周知,当我将微信头像换成“小丸子”的时候,非法院必要案件通知或当事人紧急事件,基本处于暂停开展业务的时间。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一般在大休节假日。但这次,可能时间将会久些。

有人说,我是结婚去了;有人说,大抵我是没有追求了,总想榜个款儿一劳永逸;有人说,是我业务开展不下去了……

猜得都对,又都不对。群体性的社会关系和个体之际的协调,聪明人总可以协调的很好,李总说(大学室友):咱们可能更关注自己的感受,十一年了,这些年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学不会~这种感受你知道吧~咱们都是会为了一份甜,而吃九分苦的人~坚持吧。坚持未必会有好的结果,但肯定会有这一份的甜。感情和事业皆应如是。

当然,李总教训:你是温饱思淫欲。你想想你当年在北京的日子,你哪有现在的矫情造作和这么多想法呢?大疫之下,多少人为温饱问题而愁眉不展,为家庭的责任而负重前行。你可以停下来,但停下来不是让你无病呻吟的。

停下来,恰好大疫之时。

关于简书的文章,屏蔽的屏蔽,大致2021年整整一年没有再提起键盘过。有很多原因。

2021年,尝试自己在律师这条路上,论证一下自己可不可以。不比较他人的高光时刻,给自己打一个良好分。有人建议坚持下去,可能自己也是往律师的这条路上高光前进,或许也能在功名利禄的这条路璀璨繁华。可是,为什么在奔四的过程中,情,比功名、比利禄、比银子更重要。当然,并非说功名利禄不重要,银子不重要,毕竟生活中,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忙碌的2021年却很少停下来去思考,去沉淀,去思考自己不要什么和要什么。

而不再落笔的最大原因是,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越来越隐蔽掉自己的真性情,真想法,越来越区于理性。纵观律师朋友圈,大抵都是跑业务中、作业务中或谈客户中,或者便是风景如画,积极生活的正能力。或者不是律师的朋友圈,而是作为作为成熟的个体,这才是理性的表现方式。有这么一段时间,不愿表达。不敢表达,学习谨言慎行。

直到,我家主上(家人)开始做公众号,开始坚持把自己的所思所感所想发表出来,人微言轻,并不足以改变这周围的环境,也不足以得到他人的认可,或许还存在反对的声音。所有的论理说道的基础之上,都是自身足够优秀和坦荡。比如衡量一个男性是否优秀在普世价值观中的一个前提基础就是在社会中掠夺资源的能力,包括女性爱慕者所提供的资源能力。这个社会运行规则就很可怕。主上说:也许我不能改变什么,也许我也属于很失败的人,我的学识和能力不足以让他人认可和赞同,更说不上赞美。然而,我要做的,是把自己这几十年的教训和理解说出来,尽可能的影响到一些人。他说:你们法学界罗翔说“孔融让梨”是不可信的,只有自己有了才可能让出来给别人。这瞎扯淡。自古歌颂的便是违反人性行为,所崇尚的便是在自卫的过程中更上一个阶层跳跃出来。人人自卫,崇尚自保,何来英雄主义,何来“歌颂”一词?

后来,慢慢的理解,很多论理之事难以被理解,也慢慢的去理解不再被理解的事实。曾也夜郎自大,终被世事无常所败,自责自己在很多领域的无能和无能为力,导致很多意外之中无法保护身边的人,也无法获得自己所爱的人的理解和赞同。停下来,思考所谓人与人产生的对抗性对话和伤害,总与所想要表达的心思不符?英雄不提当年勇,世俗之中,难免无法完美。曾以为《红楼梦》已道尽人世间的冷暖人情,而现在开始学习《曾国藩》、《毛泽东》、《蒋介石》的大智慧,虽然,也不知道可习得为人几分几厘。

前两天业内前辈说:把人想复杂一些也是一种能力,凡事多想几层。无谓对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