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过去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上高中时,同桌是个武侠迷。他是通校生,每天下晚自习后回家。这使得他拥有了我们住校生所没有的便利,可以去租书屋租书。

班里的男生大都喜欢看武侠,每天由他去租书屋租一书包书,看完了再让他送回去,换下一本。

每天早上他来上学,书包都塞得满满的。打开书包,全是16开的厚本武侠书。看到他来的同学像寻宝一样跑到他跟前,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然后满足地离开。

他长得也很像武侠剧中的人物。小小年纪,头发已黑白相间,年轻的脸上有着我们没有的沧桑。他总是到了座位就把头埋在书桌下面,一看就是一天,除了上课下课时喊“老师好”“老师再见”,很少见他抬起头来。

有一次,我问他:“里面真的那么好看吗?”他抬了抬厚厚的眼镜,说:“那当然,不信你看看。”随后给了我厚厚的一本书,上面刀光剑影,字迹密密麻麻。

我翻了几页,终究看不进去,还给了他。

我不喜欢武侠,所以即使当时《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雪山飞狐》反复播出,我也都只是和大人看过几集,从没有完整地把它们看过一遍。但这丝毫不妨碍我收集关于武侠剧的不干胶。郭靖、黄蓉、小龙女、杨过……收集了一大堆,如数家珍般珍藏,虽然到现在一张都没有了。

我仍能记起不干胶的头版,放的永远是小龙女一袭白衣、秀丽清奇的图片,或者,就是她和杨过两个人的合影。

那时好多男生都喜欢小龙女,喜欢扮演小龙女的李若彤。那是他们心中的女神。她的美,是天然去雕饰,丝毫不着岁月的痕迹。

那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杨过,也有自己的小龙女。我们都幻想着成为书中的人物,拥有像书中一样凄美的爱情。

只不过多年后才发现,我不是你的杨过,你也不是我的小龙女。


同学跟我说,即使你不喜欢武侠,也要把金庸的书都看了,是真的好。我一口答应,然后至今未看。所以当我看到别人如数家珍般说着书中的角色时,只能一脸茫然,除了重要的几个,几乎都说不出名字。

而当我回忆关于这些武侠时,脑中就剩下这几个顺口溜:“东邪西毒欧阳锋,有个公主叫华筝。”“今天天气真正好,郭靖来到桃花岛。”……

然而,它们在年少时的陪伴,却让我记忆至今。

那是一个时代。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记忆。在这个时代里,有一些标志性的人或事,为它做了定义。即使平时很少提及它们,但只要它们还在,就会让你觉得,这个时代还未曾远去。

然而,一旦某一天,定义这个时代的人忽然离去,你才猛然发现,那个时代,是真的过去了,留下的只剩下回忆。

这个秋天,离开的人有点多。那个陪伴我们欢笑的非常6+1,那个陪伴我们长大的武侠剧,都走了。

小时候,我们的理想很伟大,想当科学家,想当画家,想当宇航员。后来我们发现,我们渺小得这一生能当好自己,就实属不易。

昨天,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瞬间在朋友圈爆炸。有个同事说:“一代人的侠客梦,只剩下中年的挣扎。”

微博上有人说:

追过的球星退役了,看过的漫画完结了,

喜欢的歌手隐退了,读过的作者去世了,

崇拜的偶像消失了,童年的坐标没有了。

一个时代过去了,你自己也不见了。

当如今我们长到了当年他们的那个年纪,他们也都到了尘归尘土归土的迟暮之年。那些陪伴我们一起长大的坐标,变得越来越少,我们也长到了即将老去的年纪。

他的故事讲完了,我们长大了。再没有什么带给我们纪念,就如同纪念那个似乎从不曾远离却早已消逝而去的青春。


有人说,人生就如一场梦。金庸说,人生就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一个时代,也真的过去了。


脑海中回荡的是这首歌: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放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颜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看我一眼吧 莫让红颜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 永远的爱人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后轮回中谁在宿命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当纪录着我们成长岁月的标签一一消失,我们才恍然意识到,我们真的长大了。

再见,金庸;再见,我们的那个时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