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取药窗口,我哭的一塌糊涂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弟弟自去年开始化疗以来,便深受化疗副作用的折磨,

尤其是脚部血液不活,局麻和疼痛让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主治医生采取了各种措施却都疗效甚微,

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毫无办法。

直到最近,医院给我们推荐了另一家中医院的专家臧云彩医生,我们才看到了新的希望,

弟弟也格外期待。

可当我上网挂号时才发现排号根本就抢不到!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臧医生的号可能是省内最难挂的专家号之一了。

可没有办法,我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去了臧医生的门诊病房,

看着他从身边路过,隔着一扇门看着满屋子有号的人围着他,却无法靠近……

我本想守到他下班后能问上一两句话,可慢慢地我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现实,

因为在屋子外早挤了不少和我同样心理的人,

那一刻,我们最羡慕的不是明星,也不是位高权重的大佬,

而只是眼前这些能够进到屋子里的人罢了。

和我一起在门外伸着头的,有一个年轻的老板,刚从上海开车赶回来,

是臧医生以前的病人。

他患的是胃癌,经过西医治疗后几乎倾家荡产,但最终还是切除了整个胃,

随后他通过某位领导的关系才接触到这位专家,用了他的方子后病情得到了控制,

但一疗程结束后,由于再也排不上号,远在上海的他选择了上海市某个中医大家的治疗,

服药一段时间后癌细胞却出现转移,扩散到了肾上腺。

那一会儿他和我一起站在门外往里张望,不停的故意大声咳嗽,试图引起医生的注意,

用旧交情换一张入门券,可同样无效。

不过他手机上臧医生的电话号已经足够让我羡慕了,

于是一直尝试让他把电话号分享给我,并向他保证只给臧医生发个短信就好,

绝不会透漏,也绝不会骚扰,

可他坚持不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我苦苦哀求的时候,臧医生突然从诊室里走出来,

他的学生护着他,把我们外边的人隔开。

臧医生又回头强调:不要跟着我,我很累,让我静静……

他的学生也不停地强调老师从早到晚就没停过,看不了那么多人,让没号的回去,

说实话,我很心疼,很理解臧医生这种知名专家的苦楚。

也明白来到这的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心酸与不易,

比如,面前这位死活不愿意给我电话号的年轻老板。

那一会儿,我几乎已经放弃了跟臧医生求到药的希望,只想要到他的电话,

于是我一直跟着这个年轻老板。

我看着他不停地拨打医生的电话,对面始终无人接听,

楼上楼下,楼下楼上……

我一直跟着他直到看着他绝望的回到医院门口的奔驰商务车上,

他也没有给我电话。

那一刻,在他的车尾我真的深感无望,眼里含着泪,想着该怎么给弟弟给爸妈一个回复,

我甚至能够想到弟弟失望的眼神,

我真的没有办法……

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年轻老板下了车走向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不是我不给你电话,是我答应过别人,而且你也看到了,我找了多大的关系也没用……”

接着,他又告诉我让我跟着他,

因为刚刚医生看他实在可怜给他回了电话,告诉他等着。

然后我和他一起回到7号楼,

坐在三楼的楼梯台阶上,他跟我讲了他的经历,

是怎么患病,治疗,卖房,切胃,绝望,

又是怎么找到臧医生得到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那时我才知道他跟我一样无奈,

在上海他的工程公司里十几个人同时帮他抢号也抢不到一个,

他是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医生的门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快到晚上七点的时候,医生放了两个加号,

等的有三个人,没有我的号。

我说我是来问问题的,不是来看病的,才终于进到诊室里面。

看着臧医生又看了五个病人后,逮着空我坐在他面前,

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说了弟弟的情况。

医生先是诧异,因为没病人,没病例,没就诊卡,

可听到最后还是愿意给弟弟开了药方,还细心的嘱咐先用一周看看,

并且交代学生开成颗粒,方便弟弟服药,因为弟弟行动不便,不能离开医院。

医者仁心!

拿到药方后我不住地说着感谢,大家笑着催我快去办卡缴费取药,

因为臧医生已经加班到了取药科室都该下班的时间了!

我这才匆忙往楼下赶,出门的时候,年轻的老板哥坐在我离开的座位上,

医生正在给他把脉,我俩相视一笑,我心里自然是对他充满了感激。

图片发自简书App

颗粒药房的下班时间是七点钟,可我办完卡缴完费再上楼确认好药方已经到了七点,

因为太着急,还走错了地方,等我到了药房,正好碰见下班就要离开的工作人员,

但因为我想让弟弟尽早吃上药,就请求她加几分钟班取了这最后一副药,

简单的沟通后工作人员又重新开了电脑开了机器,

看着工作人员忙忙碌碌,趴在取药窗口的我心里终于踏实起来,我给弟弟发了语音:

娃儿,别着急,哥给你搞到药了,一会儿就给你送去~

给弟弟回复完,眼睛再也绷不住了,

也没有特别的原因,委屈?开心?

总之就趴在取药窗口结结实实地哭了个痛快。

我不知道吓到那位善良的工作人员没有,在几分钟后她把药交到我手上,

还跟我交代说,帮我把生姜和大枣也开了进入,

就不用麻烦我们再花费时间另熬做药引了~


当天晚上我就把药送到了爸妈手里,

离开医院时年轻的老板哥在缴费窗口脸上堆着笑跟我打招呼,嘴里塞着零食,

在诊室门口遇到终于要下班的臧医生,已经离开的他又后撤几步问我药开好没有,生姜和大枣怎么开的?

颗粒病房的工作人员拒绝了我作为补偿的芒果,

更让我感激不尽的是,另一个好心的朋友免费为我提供了下周三的专家号。

……

一天时间,有哭有笑,百转千回,最终我还是幸运地完成对家人的承诺,

多亏这么多可爱的人——

弟弟的主治医生张主任、年轻的老板哥、悬壶济世的臧医生、牺牲自己下班时间的工作人员、还有臧医生优秀的学生们……

是他们让我对弟弟,对自己有一个交代,

我永远深怀感激,且录昨事以证之。

以上。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现代主义艺术的“祖师爷”可以认为是塞尚、梵高、高更这三位大师,他们开启了现代艺术的萌芽,现代艺术的追求跟古典艺术开...
    Y马越閱讀 67評論 0 0
  • 先等等吧,资料还没交上去;我还不确定工作是不是合适,结婚先等等吧;最近太忙了,过一阵儿我们再回家吧;等忙完...
    双生Lilith閱讀 97評論 0 0
  • oio_be90閱讀 82評論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