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乡村教师》:我心中的大刘Style

《流浪地球》和《乡村教师》本质上或许都是悲剧。破开科幻的外壳,会看到大刘对社会现状和人性复杂性的探索,他试图将问题放在读者面前,至少让我们看到这些,并尝试去思考。

阖起科幻的外壳,读者又能看到更多关于未来社会的设想,即便许多的设定是现代社会尚难以理解的(比如生存优先的大背景下,人类感情羁绊的冷漠与脆弱)。老实说《流浪地球》中对于这种颠覆的描写着实简洁,通过这种“鲜着笔墨”来强化了一种“理所当然”(在主人公“第一视角”的描述中进一步强化)。两者的碰撞给我一种“震撼”的阅读体验。

或许这两部作品作为春节档电影,只能取其设定,剔除剧情,但我仍然能看到大刘作品独有的魅力。科幻背景下的合理想象会带来一种未来感的浪漫与残酷(《流浪地球》中,地球流浪之时遭遇流星,蓝色的星轨于今日是一种浪漫,于彼时是一种生命的威胁);科幻背景下的主旨放大,虽有荒诞的成分,但成就了更大格局的讴歌(《乡村教师》中,乡村教师燃尽生命的最后一刻,让贫困山村的孩子背下牛顿定律,既而决定了地球的命运)。在我看来,大刘可贵,除了可解释的科幻想象外,便是用一种尽可能客观的视角,和一种尽可能“非现实”的背景,去表达他对现实的思考与态度。而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多半也会觉得饶有趣味,而不会觉得过于沉重或呆板。

一言以蔽之,大刘赛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