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烦恼:就是不完美,怎么了?

一部从里到外散发着舞台气息的小品电影。

之前并没有看简介,观影出于偶然,只是在买电影票的前半个小时刷了下微博,看到了韩寒对《夏洛特烦恼》的评论说“决定二刷,极力推荐”,再加上知乎都是一派对港囧的嘲讽之声,好吧,那就它了。

当片头“开心麻花”几个字一闪而过,我一惊,那不是搞小品的组合吗?当夏洛的脸浮现在镜头前时,我二惊,这不是春晚的“好贱”吗?

还没来得及回想那几档小品除了“郝建”谐音“好贱”还有别的什么笑点,电影就马不停蹄,伴随着逗乐的的开场,诙谐的动画,快节奏的砍人桥段,把一个个笑点像爆米花一样砸到了我的面前。

“别耽误我参加女朋友的六十大寿。”

“王老师,您还活着呢?”(台词全凭回忆)

影厅里这些对“好贱”似曾相识,对一杆演员眼生如秋意的观众们,因为没有提前接到任何“注意面部神经”“小心肚子肌肉”“千万憋尿”之类的警告提示,于是,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沦陷在一阵阵爆笑搅起来的漩涡里,不可自拔,拔不胜拔。

耳边,“卧槽”,“尼玛”不绝如缕。

我也是前俯后仰,人仰马翻,觉得这些人真特么厉害,怎么就有这么多新鲜好玩的笑点。直到看到夏洛他妈说,夏洛呀,真可怜,夏洛他一出生,夏洛他爸就下落不明了。

然后马冬梅紧跟上一句,我也是,我爸叫马东,我一出世,我爸就没了。所以我叫马冬梅。

咋一听这桥段,脑子里产生一种错觉:这哪是看电影,着明明是在听相声,看小品啊!

于是我马上明白了,夏洛特烦恼的成功,戏剧出生,笑点密集,演员到位,都不是最关键的取胜之道,真正能挠到几亿人痒痒的那根签,叫“小品的灵魂”。

之所以选择了夏洛而没有去看万众期待的三部曲之末港囧,还有一个原因是,前几天点进别人发来的新电影网址,看了几分钟港囧的枪版。画面里,一个黑人在熟睡,而徐峥千方百计要取到他身上的某样东西,于是你来我往,一个意有所图,一个浑然不知。我感到很没劲,同样的桥段,在泰囧里,在人在囧途里,上演了多少回了?

如果港囧的笑点是俗套,大圣的笑点是呆萌,夏洛特的笑点,这些毒舌、辣评、捧哏与逗哏的默契配合,犀利,老辣,招招都直中要害,挠到你心窝子里去。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大声批判夏洛价值观低下,却忘了,小品本身就不是上流人物看得上的东西,沾满了讽刺,饱含了下流,才构成一出合格的小品。

但这并不是在贬低夏洛特真的下流,龌龊,迎合屌丝。

说起来奇怪,讲一个屌丝逆袭,弃发妻赢女神的故事就上不得台面吗?那不过是最广泛最能引发共鸣的大众心思。喜新厌旧的人,我们还见得少吗?

反思幻想,珍惜眼前人,就是俗套吗?一点简单的道理都讲不好,何必讲那么一圈绕来绕去可有可无的烂故事呢?

梁边妖说它“有让人为之灌肠”(这样不用憋尿)的资格,鹦鹉史航说它是“良心喜剧”“邻座有女孩嘀咕:《夏洛特烦恼》是上帝派来羞辱《港囧》的吗?”并祝福好喜剧。

我厌恶所有形式的完美主义,只是深深敬佩那些肯一点点打磨作品,一步步走上前台的成功者。夏洛特烦恼,如沈腾身穿校服的老脸,瑕疵毕现,但背后是细心的打磨与努力。

先让不完美的都成功,咱们再讲讲什么叫真正的完美。

ps.沈腾是如何做到在百度图片里,按图搜索显示结果是“帅气”的?求教


沈腾的老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