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密林深处——(二)弃婴

我在密林深处——(二)弃婴

 初二转学到村附近的二十六厂子校就读,每天都要徒步上学。路程相对来说有点远,一个单边至少要步行五十分钟,走得慢一点还不止。每天需要两个来回,一早一晚,还有中午吃午饭,算来总共要走四趟。由于时间紧迫,所以只有抄近道捡路短的走,这么一来也就一条羊肠小道连接着树林子的小路可算是优质选择。路途除了一半弯弯曲曲的田坎路,另一半就是穿越长长的幽暗树林子!这个林子在周围比起来面积算是大的,所以里面人烟稀走,即使是牛车马车都很少经过。从家里出发一直要走到接近厂区后门才会有条插进林子的马路。也才会不时的有路人车辆经过。

 村里一伙在这子校就读的伙伴大概十来个,由于各种原因,有一段时间就我和小伟每天就在这林子里来回奔走得勤。小伟是从小和我一起光屁股撒尿和稀泥的伙伴之一。他高我一班上初三,那段时间就我和他无论烈日风雨,日复一日的磨砺着两双脚板,我们早已适应各种弯道坎坷。游刃在满是黄泥的求学路途中,要说学业不好会辜负了父母恩师,但我觉得也同样会辜负了我们那双勤奋的双脚!因为学业成绩从来就没有出众过!

 许多人害怕黑暗的林子!其实有时候只是想起幽暗的林子深处让人感到胆怯,但当自己走进去,当自己心中怀有目标的走进去的时候,实际上是不会感到想象中的那种恐惧的。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是自己幻想中的恶魔!再不就是突然出现在眼前不同于平常的事物而已!比如突然从眼前窜出的野兔子和头顶飞过的大鸟,会让人本能的意识也突然紧张而惊恐罢了,习惯了就见怪不怪!但另外还有一种恐惧就是意外人为的事物出现。

 一天中午天气还不错,此时正是秋收的时节。一如往常和小伟结伴同行回家吃午饭,两个人早已饥饿难耐。便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出了厂区后门不远,到了渐进树林子的一个地方。右边路上有个随便用水泥砖垒砌起来的垃圾小间,小间不大,内部被火烧的漆黑,口子边上拖拖拉拉散乱着各种丢弃的垃圾。而就在不远处的路基上有一个显眼的箱子,引起了我俩的注意。

 我们放慢了赶路的脚步,边走边打量那个箱子,走进些一看,清楚的看到是个崭新的装富士苹果的红箱子,和箱子错过十来步远后,环顾四周,我俩疑惑的发现四下无人。俩人窃窃私语的疑惑起来,是什么人放箱苹果在这么个地方?是不是内急方便去了?我俩打起了心思。交换意见,如果是箱苹果就一人弄两个来吃!说着我回头小心翼翼走向那箱子。

 小伟尾随其后,我俩稍稍靠近箱子,突然箱子抖动了一下,吓得我俩倒退好几步,定下神来互相对视了一下。我们都彼此更加疑惑起来,是什么在里面乱动,难道是狗崽子?我俩互相疑虑回应到,要是一窝狗崽正好弄回去我俩分了自己养。再看看四周还是那样安静,内心的欲望突然就放大了好几倍,加上好奇心的驱使。接着我们又向苹果箱子靠过去,这回我把气往下一沉,誓必一定要探个究竟。

 我呼吸急促,感觉血往头上涌。但还是保持机警的一边环视周围的动静,一边向箱子靠拢。

 越来越近了,此时头和手就在箱子上方,从箱子上方稍稍翻开的盖页空隙处往里窥探,我看见了家里常用的棉毯子之类的料子,但不足以判断那是什么用的。接着我伸出满是被疑惑驱动的双手,去拨开遮住疑惑视线的箱子盖页。

 刚触碰到箱子,里面又一阵震动,此刻我脑子里浮过里面全是一窝狗崽子的画像。都不愿相信里面只是一箱红红的苹果,当我把紧闭的两页箱盖子一打开,里面传出来一个孩童的声音,我心猛烈的颤动起来,再定睛一看是个被襁褓完全裹住的婴儿,只露出个头,褶皱的脸面上满面通红。当时吓得我一声大叫“是个孩子”。此刻所有的幻想和疑惑还有饥饿感顷刻之间土崩瓦解,只有恐惧充斥全身。放下手边的箱子盖页,猛一抽身拔腿就跑,再一看小伟都离我几多远了。我奋力的跑拼命的追,我越来越感觉到和他的距离越拉越远。如果是场跑步竞赛,我想我应该甘拜下风,他绝对是个能手。

 我俩一口气把十分钟的路程至少压缩到了两分钟,这强度我的小心脏似乎快要惨烈爆开跳出来。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停!停!停!我受不了了。终于在一个即将结束的坡道上两个人停了下来!我止不住的问到,跑那么快干嘛,又不会吃人?他一脸惊恐无奈的表情,也很茫然不解,也不知道为何要跑。两人唏嘘一阵,才后知后觉的往家里走去!

 进了村子,路过狗叔家门口,正好遇见了狗叔,我把先前的事和他胡乱说了一通。他若有所思,叫我赶紧回去吃饭,叫我带他去看看。回到家里又和老妈说了一遍,老妈也很惊讶,问东问西。等我饭还没吃到一半狗叔就赶过来了,催促我吃饭快点。听他和老妈谈到这事他有意将那孩子带回来养。听到此话我也随便把饭胡乱往嘴里一扒,匆匆忙忙放下碗筷,带着狗叔叫上小伟就开溜。

 但到了事发的地点,发现原来的箱子早已没了踪影不知去向。眼下狗叔怀疑我们忽悠他瞎跑,我们也觉很茫然。幸好不远处庄家地里有家人在地里干活,我们就迎上去听狗叔向其打探。得知确有此事,只是被人先前一步抱走了,现在也不知去向,好像又说是去了医院里去了。

 到此也算是帮我们给了狗叔一个交代。赶着上学我们就先行离去,反倒是狗叔挺上心,似很焦急的到处去打探!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上了下午的课,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遇见狗叔便问我们走后接着发生的事!听他说起,那是个有先天疾病的女婴,也不知道生她的父母怎么想的,准备把她放到树林子里听天由命。谁曾想本来就有身体缺陷,才出生没多久就被放在那么个地方。耽搁得太久听说再次被路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婴儿已经不行了。听医生说,虽是先天性疾病但不至于无挽救的机会。如果刚出生及时送到大一点的医院还是有希望挽救的,只是她无知的父母就这样准备把她放弃,丢弃到人烟稀少的树林子里,任她听天由命。才造成这样的恶果!狗叔得知消息后也才失望的离开!

 时隔多年后当我想起这事,我内心很有愧疚,怪我那时太年幼。如果当时是我们是像狗叔这样的人第一遇见她,或许我会多一个妹妹,或许她还调皮可爱,或许天生丽质。遗憾的是她遇见了那样的父母,让她还没看看这花花世界,就夭折在襁褓之中。

 末了我唯有真心祝愿她,如有来生不再受人间无知人的苦,如有来世健康和幸福将她永远围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字是述说美丽的开端!点赞是无穷的动力!我是然乐花欢迎加我微信共勉p12235710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言:愿每一个单纯的少年,在未知的青春之路上,都能遇到一盏明灯,不再彷徨,愿自己此生坚强,赤诚善良。 ...
    梓里尘阅读 1,139评论 31 19
  • 《夺宝》 (一) 黄昏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又咽了一口胃里涌上来的酸水,无精打采地走进了《人到中年》编辑部的小楼里。 ...
    醒来已经是黄昏阅读 274评论 0 0
  • Knowledge Representation - John F. Sowa 谓词逻辑 RDF protege ...
    hxiaom阅读 70评论 0 0
  • 4月初受邀讲智慧教育,因此有了点自己的理解。智慧教育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围绕核心素养的培养,服务学生的发展。由此又关切...
    雪糕冰脚阅读 903评论 5 32
  • 不再期待,是因为没有了期盼的念头; 不再挽留,是因为失去了最初的耐心; 不再妥协,是没有了迁就的理由。 一次次的期...
    眼角的伤害阅读 2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