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欠下的岁月温柔,记得用一生还我

封面来自王菲《执迷不悔》专辑

我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爱情,如果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心动;如果不是,为什么我在担心,没有我,你的余生会在哪里。

聚会圆桌旁,好友举杯,凑到我身边:南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也许你有自己的想法。在我们一群人中,维哥可是对你最好的。我又拿出了假装听不懂的一套,支支吾吾:我可没看出来,维哥可是对谁都一般好。

说着这话,我没有去看维哥。他默不作声,许是尴尬一笑。我举杯,一饮而尽。一圈的好友,一起轻歌煮酒,一起浪迹天涯,疯疯癫癫、轰轰烈烈地挥洒了我们那些年的青春。说得体面些,我们叫坚守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铁律,说的直白点儿,是彼此都嫌弃。偶尔插科打诨,许下一些十年之后,不娶不嫁便凑对的荒唐言。


我从来都不觉得喜欢维哥。只是一有什么事儿就会想起他来。去一个人旅行的时候,想叫着他;一群人去远足的时候,强拉着他;生性倔强,赌气出走的时候,第一个电话也是打给他。求他的事儿,他若是应了,也觉得理所当然。他若不应,自己气呼呼地,也拿他没办法。因为,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他是谁,都不会是我的谁。

我从来都不觉得喜欢维哥,所以自由地喜欢着别人。图书馆旁那个爱读书的小哥、那个刚刚被自己拒绝,又觉得还不错的男生、那个一眼深情的男子。我幻想的另一半完全没有维哥的影子,却心底却有小心思略过,这个男生是不错,只是哪里哪里没有维哥的好。

我坚定的深信着,自己没有喜欢他。因为与他,太熟悉,熟悉到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也像是许久的重逢。我渴望的爱情是那样的山盟海誓、轰轰烈烈,而这一泓平静的湖水,怎可比拟我心中向往的爱情。

许久许久,一幕幕的场景,一张张略过。半山腰,人群拥挤,我说如果我走丢了,记得那去那找我;公寓下,华灯初上,他说,记住了,年底我带你回家;公路旁,车川不息,一张售楼宣传单在两手之间,比比划划,他说着我说着。


什么是爱情呢,那些心动、暧昧、暗涌,轻佻的打闹、亲昵的争吵、都去哪里了,这是爱情吗?

好友问,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我说,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在一起。他在一旁,我却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

如果好友再问,你们为什么不再一起?

我会回答:因为彼此嫌弃,他嫌弃我的不温柔,我嫌弃他的不成熟。爱情看起来多么完美,他/她与我想象中的爱人还差一点。哪怕我心中还有一丝的顾虑,便不会走向你。直到有一天,我鼓足了力气,积攒了力量,既可以独当一面,又可以相拥相依,便放心的与你携手。

如果我爱你,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根,相握在地下;叶,相处在云里。

我们没有在一起,南北分飞。他有他的大漠孤烟,我有我的细雨江南。

他说,两年之后,我去江南。

我说,这的风景不错。

有人说,迟些遇见吧,你刚好成熟,我刚好温柔。

我说,迟些相逢吧,那些欠下的岁月温柔,记得用一生还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