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17】会流利地讲英语与不会讲,天壤之别

听何帆老师讲托马斯弗里德曼的新书《谢谢你迟到》,有一句话,听得剪刀醍醐灌顶:

能够流利地讲英语和不能流利的讲英语之间的差距,跟你学过英语和没学过英语之间的差距是一样大的。也就是说,你学了英语,但没有学到能够自如地跟老外交流的程度,跟基本跟没学是一样的。

在中国,学英语者如过江之鲫,或者以1977年恢复高考为时间基点,(当年所考科目中的外语即为英语)往前推12年(9年义务教育+3年高中),也就是说,1977年上小学一年级的人,只要后来上过中学,都曾学过英语。基本70后的第一外语都是英语。

当然,1977年考的就是英语,说明当年参加高考的那一代60后多数也是学的英语。因为1960年苏联撤回专家后,两国关系交恶,俄语就逐渐淡出学校教育了。

粗略以1970年来计算,也就是说现在49岁以下的人的第一外语都是英语,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庞大的群体。然而,真正能用英语与外国人无障碍交流的却还有很少的一部分,甚至达不到二八定律,有1%能达到流畅交流的人,都可能是高估。

回到上面那句话,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张不开口,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级。后面那句,跟没学是一样的,虽有些夸张,也很打脸,但基本是事实。因为不能流畅交流,平时也就不能熟练使用,不能熟练使用就和没学者没有区别。

如果能够熟练阅读英文报纸、书籍、资料等,由于经常使用,即使发音不准,但达到有效沟通是没问题的。

其实,这句话的本质是,学了就得用,说是用的最佳测量标准。学了,不用,等于没学,就这么简单。

学以致用,不仅仅英语,其他知识也是一样的,比如经济学,只知道课本知识,而不能将之用到实际生活中,甚至在资本市场取一瓢水,基本等于没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