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羽情 第六十一章 小红娘的法子

众人食过粥食后,凤九扶着少绾去自己的闺房,好说说女儿家的体己话,折颜同白真,还有东华、墨渊,皆留在正厅下棋饮茶。

凤九将少绾扶坐下,为她倒上一杯清茶,好奇又小心地问道:

“少绾姐姐,你是真的恨我师傅吗?老凤凰告诉我,当年那场神魔大战,墨渊上神未将轩辕剑刺入你胸膛,而是你主动上前让剑锋刺进去的……”

“那老不死真多事!不错,当年我的离去并非是墨渊的过错,只是命运弄人,我们不幸注定要站在对立面,作为魔族始祖我不可在魔族有难时,弃他们不顾,可若我不死,神族亦无法平定众妖魔怪,唯有我死,神族才可结束这场战役”少绾抿入一口热茶,继续悠悠道来:

“几十万年过去,那根木头竟还是这般木讷,明知不是他的错,却还是要折磨自己万万年……”

她手扶腰伤,心下有些疼,凤九看着眼前的魔族始祖,一个万物皆可抛之人,竟会有这般柔情之时啊!

小狐狸的小脑袋瓜立刻浮现了百种撮合他们这对有情人之法,她想了想方才的问题她未正面回应,便问道:

“少绾姐姐,你恨他吗?”

“何恨之有,只是事隔多年,祖宗我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罢了”

少绾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

凤九以还做了些清新的糕点为由,从她眼皮底下溜走,来到正厅,听到折颜也正给墨渊出谋划策,她拉起她四叔与折颜,一溜烟地跑出了洞外,仅留下努力想法子的墨渊,同一脸疑惑的东华。

一走到洞外,折颜立即说:“小九啊!你直接将我拉出来,而不是去抱你夫君,以东华方才那抹神情,可不饶我喔~”

一旁的白真,笑笑。凤九没心思跟他瞎扯,直奔主题,要折颜炼制一些猛力地药,好让少绾与墨渊尽快坦诚相待,一切的不愉快皆会迎刃而解。

折颜讶异,这丫头都跟东华学了些什么啊?凤九见折颜有些惊讶,便将方才在房间时,少绾在她面前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告诉老凤凰,折颜听后,确如凤九之意,他们已经浪费了太长时间,现下只差东风一推,方可成人之美。

他不禁感叹,自己过了几十万年,却不如一不及三万岁的小狐狸明白。

凤九独自一人走回狐狸洞,白真被折颜连哄带骗地带回桃林“试药”去了,她见东华脸色拉黑,有些汗毛竖立,她立刻笑脸迎去,牵起他的大手,奶奶地撒娇卖萌,嘴里柔柔地喊着,一声又一声的

“夫君~”

确然,这对帝君来讲,很是受用,她见自家夫君心情好转,便对此刻还在专注想法子的墨渊道一句:

“师傅,凤九同帝君有些事,要先出去一会,厨房有糕点,劳烦师傅盛一些去给少绾姐姐吧”

此话一出,墨渊瞬间回神,他有些手足无措,正当他还在想少绾会不会不太想见自己时,一抬头,东华将凤九抱在怀中,一个转身,二人双双消失在狐狸洞内。

此时的狐狸洞,仅剩下这对欢喜冤家了,不一会的功夫,两人出现在了十里桃林,凤九想着,已折颜的本事,一两颗丹药应很快完成,便带着自家夫君来此等候,毕竟她已迫不及待要当小红娘了。

没曾想,他们走进木屋时,清晰听到屋里传来阵阵喘息声,一只血气方刚的老凤凰,与一只玉面俊俏的九尾狐,正在谱写春季动听的乐章。

凤九虽说是重新长大,但她自小便知折颜与自己四叔的关系,这老凤凰大概是认为这等时刻,定不会有人光临桃林,才这般肆无忌惮吧,可他忘了白家最小的一只九尾红狐,可是带着一个任何结界都无法挡住的天地共主呀!

她有些气愤,明明是要他炼制丹药,撮合墨渊与少绾的,他到好,先拿自己亲叔试药效,拉起东华的手,转身就走了。

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已在碧海苍灵,东华弯腰将她抱起,来到碧海苍灵的精纯药浴,一个意念,凤九的衣物全数褪去,将她放入药浴泉水中,让她好好舒缓一下身心,他亦合衣躺在身旁,称昆仑虚的温泉,比不上碧海苍灵的纯净浓郁。

凤九才反应自己是为何去昆仑虚的温泉药浴的,她的脸颊刹那间变得绯红,她一边轻轻捶打,一边窝在他怀中,娇羞地嘟嘟小嘴。

东华让她别急,此种事,旁人是急不来的,他拥她在怀中,道:

“小白,你已经给他们造就机会,该如何做就要看墨渊那个闷葫芦自己决断了”

怀中的小人儿,虽然还是有些担心她那过于耿介忠厚的师傅,与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感情的魔族始祖,但确实如自家夫君所说那般,他们间差的只是谁先开口罢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