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协同:煮酒论英雄

好学上进的腾讯同学用月活10万的微信很好地说明了【网络协同】的巨大威力。微信的网络协同大家都很容易理解:

用的人越多,用的人就越多,用的人就越来越多,直到大家都在用。

网络协同还可以简单粗暴地分为横向和纵向,偏重于横向的可以称为平台型企业;偏重于纵向的可以称为垂直型企业。拿【网络协同】这把尺子,知名的企业都可以拿出来排一排,所谓煮酒论英雄。

腾讯同学:标准的平台型企业,社交网络嘛,你不平台谁平台啊?雷军之前做米聊,毕竟没有即时通讯的技术积累,用户量一上来就撑不住了,迅速被微信后来居上;阿里之后做来往注就更是吃饱了撑的。

当然平台关键不在于用户层面,而在于商家层面。无数的商家都可以接入腾讯的微信平台,至少开个企业公众号嘛,这才是力量所在。当然,商家接入越多,体验越好,用户越离不开平台,商家也越离不开平台。网络协同形成。

谷歌同学:标准的平台型企业。谷歌的搜索力求在所有PC,所有手机终端上都可以提供服务;谷歌的安卓也是提供给大家随便用随便改;谷歌的地图,邮箱等一系列服务皆是如此,尽可能铺开到最广的维度。

反过来,摊子铺的越大,平台的影响力越大。希望对接进谷歌的广告主就越有动力,钱哗啦啦不断地涌向谷歌的钱包。

苹果同学:虽然也开应用商店,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垂直型企业。你做一个手机APP需要经过苹果商店的严格审核才可以上架,你就知道其实都是他们家全控的。

苹果的垂直性体现在其全控的产品线上,今天一个iPod,明天一个iPhone,后天一个iPad,配合它家的Mac电脑,一个一个又一个,彼此之间和都配合的挺好。用户为了获得协同的价值就买了一个又一个。

小米同学:小米同学学的就是苹果,标准的垂直型企业。甚至我觉得在网络协同这方面,小米还有所过之无不及。小米生态链上的产品已经在雷布斯的努力下种类繁多,五彩纷呈了。对于拿着小米手机的那些用户,家里如果缺点什么小家电,先去小米商城里面逛一圈再说的有没有?谁让人家把所有这些产品都用小米手机串起来了呢……

所以,小结一下:

  • 平台型企业的网络协同效应在于:因为大家都在用它,使得用他所获得的效用很大,所以我也会选择用它。这是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协同。除了腾讯和谷歌,亚马逊、阿里巴巴、脸书都属于此类。

  • 垂直型企业的网络协同效应在于:因为我已经用了它家的很多产品了,我再用它家的新产品会获得更大的效用,所以我也会选择它家的新产品。这是产品和产品之间的协同。

当然,平台型的巨型企业,一般有都有所谓的垂直性的业务线。比如阿里的淘宝、支付宝、物流网络之类,但这并不影响其平台型的本质。


那么回过头来看一些小一点的企业:

喜马拉雅同学:看上去更像是平台型的企业,啥内容都可以往上放。所谓内容越多,用户越多;用户越多,内容越多。其实呢,内容平台还不能类比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平台。在亚马逊,他们自营的产品尽可能的压低价格,使得第三方的相似产品也被迫压低价格,从而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而内容平台的内容价格是由平台统一定价的。看目前喜马拉雅混乱的定价模式,只注重短期利益的促销模式,公司格局太小了,是问你怎么甩开跟在你后面的那些××FM呢?

得到同学:这是一个垂直型企业。不是什么用户都喜欢用得到的,就像不是什么用户都喜欢买苹果的产品一样。不是什么老师都可以在得到开课的,就像不是什么APP都可以上架苹果的应用商店一样。对于用户呢,买了得到的一款服务,也乐于购买其他的服务,基于的是其品质一致性的承诺。当然,在这一点上,得到和苹果类似,我感觉比小米的网络协同力要弱一些。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另外两家企业:

滴滴同学,怎么评价你好呢?在中国市场打败了优步的滴滴同学,一时间风头无二、所向披靡,似乎成就了一个平台型企业。看起来也像,司机越多,乘客越多,反之亦然。但其实,这只不过是个规模效应而已,车和乘客只需要多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满足双方的需要了。而且在北京称霸的平台优势并不能完美迁移到上海等其他城市。随时可以被其他公司在某个城市利用补贴等方法突破防线。

美团同学,现在提起滴滴怎么可能不提美团呢?美团杀入上海之后,双方补贴大战打起,滴滴抵抗了一个月好像就没啥动静了,美团继续大刀阔斧的补贴!再这么下去滴滴的用户都要被美团抢光了。

为什么美团可以持续补贴呢?人家是做用户消费一条龙服务的,现在都是拿餐饮娱乐场所商家的钱来补贴打车出行的费用。这叫滴滴如何是好啊?所以,美团有可能成为一个垂直型企业,在用户消费的这一条链上,比如外卖,餐饮,娱乐,出行等做各种嵌套式互相补贴,让用户在这个体系里面获得最大的价值,让用户不但不再考虑滴滴了,饿了么也顺便忽略掉了。当然,美团的这条链上的每一个维度还都形成一个平台来吸引商更多家进入啦。

用网络协同的思路,胡乱点评了一圈,怪不好意思的。煮了那么多公司,权当是酒喝多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