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奇尼—释宏青辟谷19年

辟谷奇尼--释宏青,俗名温带娣。1968年9月出生,幼荤腥不进口,父母认定女儿与佛有缘。在小时,父母携其去赣州海会寺拜见主持,取法号释振进。

青宗鉴大师圆寂。临终前叮嘱释振进:“我走后,切记宁都莲花山是你唯一的去处,若不遵师命,稍有妄念,你走到哪里就会病在那里!”

年初秋,她来到宁都县,登上莲花山,踏入青莲寺。1991年9月,释宏青正式削发为尼。

刚入青莲寺,释宏青像每日两餐进食人间“烟火”。可是不到两个月,情况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1990年9月3日至9月10日,她感到腹内饱胀,失去食欲,首次为时一个星期粒米未进。过后又有饥饿感恢复进食。

1990年9月19日至10月17日,她第二次停止进食,时间约一个月。

1990年11月15日至12月15日,她第三次断食。时间又是一个月。

最后从1991年1月13日开始辟谷。每天只喝少量开水。在邓立蘅写《中国奇尼唤醒》的书里面这样记载:

青莲寺尼姑释宏青,不吃饭,不食果,不服药, 仅饮少量白开水,至1994年6月21日止,已长达898天!用女尼本人的话说,“感觉好极了。”

释宏青自然进入辟谷状态,唯一入口是热天三天一瓶热水,冷天则七天一瓶。她早晚功课,白昼劳动,依然身体丰满,精神正常,精力充沛。

深度辟谷,只喝水,坚持世间长,势头强劲,从小到大也没生过一次病,世界世界首例。无疑给本来扑朔迷离的世界又增添了一个活生生的谜。

青莲寺管家师傅释宽胜,炊事员释印果等僧尼,问及有关宏青辟谷之事。

他们都众口一词证明:从1990年农历11月底(即1991年元月13日左右)至今,确实没有看到宏青吃饭。

逢年过节,寺中做了丰盛斋饭,水果素肴,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但她仍旧干份内份外活,最多的一大还洗过16条被子。

广播站、电视台曾经为期8天和四天实地考察,日夜形影不离,证明其只喝水并未吃其他任何食物。

1992年2月4日康承延带6名同志住进寺庙考察释宏青辟谷状态下身体对高度体力消耗的承受能力。

第一天:整理客房,床被,打扫卫生。

第二天:爬山(1200个台阶)至莲花山顶砍柴、洗棉被衣服、打扫佛堂、拭佛像

第三天:担糠44千克,挑牛食8千米,挑石头、石砖、尿桶56千克,挖芋头整菜地

第四天:晒谷劳动,挑谷13担,每但65千克,往返20千米。

四天劳动共饮水600毫升,日均150毫升,持此之外,无任何食物,虽然劳动强度增加,但是她说她一点也没不累。

按此计算,最后两天的劳动量消耗热量4000千卡,即便如此,四天后,依然每天44千克的劳动量。处在辟谷状态的她,耐力和爆发力超出正常人。

释宏青法师偶然喝点水,只是在逗留北京的一个多月里破例吃了1斤水果。

因为当时北京的气温较高,她又是第一次到北方,干燥的气候使她有些不适应。

回到宁都后8天时间里,她总共才喝了100毫升白开水,平均每天不到13毫升,其间还解一次小便。

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她今年半年来居然才洗了4次澡,她也是在较热, 干燥的北京时洗的。

但出现在笔者面前的宏青衣冠整齐,肤色光滑爽朗。身上也无异味。

她本人解释道:不吃酸甜苦辣咸,身体内部得到净化,不会有臭味的。水喝得少,皮肤也就不冒汗渍生污垢。她没有粘粘瘩瘩的脏的感觉。

释宏青每次出游,都为青莲古刹化得不少善缘。香港一位佛教信徒给寺里赠予一尊玉雕卧佛,与真人一般大小,价值几十万元。

在释宏青云游途中,奇怪的是,她每次离开莲花山时间稍长,都会感到身体不适,如同一场大病缠身。待她回到莲花山,顿觉神清气爽,病症全无。

释宏青在青莲古刹添置了一台收录机,布置图书室,收藏图书都是介绍佛教的。这些书都是她一趟一趟去福建莆田广化寺背回来的。她的书不卖钱,全是赠送。

世间罕见的“东方奇尼”释宏青辟谷名扬四海,使得莲花山香客盈门,游人不断。

释宏青辟谷很长时间了,辟谷第三年时出版连环画。 释宏青至2010年辟谷也19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