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6 周三 晴 374天

    24小时的照顾母亲让我很疲惫,踏进家门的我已经不是母亲面前的那个事事周全,动作敏捷的全能手了,我卸去了所有的激情,像用尽了弦的发条,憔悴,慵懒,无力此刻全都涌了上来,像一坨泥瘫在那儿。让自己沉沦会吧!

    时钟滴滴答答的敲着我麻木的大脑,让它空白吧,只留下沉重的身体陷进松软的沙发里,我允许自己放松到失去形象,允许过没有意义的时光飞逝,只为下一刻的自己又能保鲜如初。

    十一点了,我的所有意识被时钟唤醒,儿女快放学了,我的母亲身份得立刻归位了。我走进厨房,是怎样的画面投入我的脑海,杯盏盘碗还保存着汤汁的残留,横七歪八的随意躺在水池里,一副被遗弃的模样,大锅小盆水渍已干,有食物残渣硬缩在那里,灶台上菜叶,汤汁肆意的横行着,一副舍我其谁的傲气,天哪!上一餐饭你们都经历了什么劫难?不禁哑然失笑,因为想起了朋友圈里有人发的一条说说“好家伙,这做了一顿饭回到了解放前,我收拾了一个小时的厨房”,好想回过头去给这位朋友点个赞,同情心顿起,手脚利索的收拾厨房,一边思绪万千,就这个场景不是第一次会面,大多是火冒三丈,战争在所难免,可最近我经常照顾母亲,夜不归宿,扔下儿女要老公照顾,做饭接送,慢慢的对老公不再挑剔,而是有种感恩!虽然还是看不惯许多,但是开始说服自己去接受他。正像他说的,不是不用心或者懒惰,而是作为男人的他确实不擅长家务,而女人更擅长收拾整理和家长里短。

      我在回味这句话,虽然手里没有一刻的停歇,好像儿子也说过,那是一次手工制作或是一次书写作业上,我怒气冲冲的责备他不认真,是态度问题,没有认真对待,让字七扭八歪,作品惨不忍睹,并搬出了“携泰山以跃北海,曰不能为不能,为老者折枝,曰不能,为不为”。儿子哭着说“我已经很认真了,我只是不擅长而已。”当时我懵懵的站在那里,大脑放空了许久,不知所措,只有儿子的那双泪眼久久的挥之不去,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与不擅长,与认真与否无关,只要尽力做了,就不要去去和别人的优势比较,做到自己的极致就好。如此,我竟愉悦了,看着被我征服的盘碗闪着水滴的光芒,灶台焕然一新,房间整洁有佳,这是我的战场,也是我的胜利,不需让采蜜的小蜜蜂也要来体味,他的任务是采他喜欢的花粉,酿成他独特味道的蜂蜜。其实每个人都如此,在不同的季节开着属于自己的不同颜色的花朵,或浓或淡,或妖娆或朴素,都是时间独一无二的美丽的花,没有统一的标准,也不会有优劣高下,只为自己绚烂开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