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说什么》学习笔记75

一、原文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二、译文

人民之所以饥饿,是因为统治者收取、挥霍的赋税太多,所以人民饥饿。人民之所以难以治理,是因为统治者总是胡为、妄为,所以人民难以治理。人民之所以不怕死,是因为统治者所求奉养过多,所以人民不怕死。不把自己生命看得绝对重要的,不搜刮剥夺人民以奉养自己生命的,才是胜过了贵养厚养自己生命的人。

三、解读

1. 这一章的核心话题还是“民”,它解释了三个问题:第一,百姓为什么饥寒交迫?第二,百姓为什么难以治理?第三,百姓为什么不怕死?解释之后又对统治者提出了要求。

2.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上”,上面的统治者。“食税”,使用、挥霍税收。百姓为什么饥寒交迫?因为上面的统治者收了太多的税用于自己挥霍,老百姓没钱了,所以才饥寒交迫。

3.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百姓为什么难以治理?因为上面的统治者老是妄为、胡为、瞎折腾,“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折腾的多了,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也就失去了老百姓的信任,之后再说什么都没用了,老百姓也不相信了,也不愿意听了,所以统治者才认为人民都变成刁民难以治理了。其实百姓难治的根本原因,不在百姓,而在统治者自身太“有为”了。

4. “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其”指统治者。百姓为什么轻死,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因为统治者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把自己的生活看得太重要了,他们为了过上穷奢极欲的生活,对百姓横征暴敛、巧取豪夺以搜刮财富奉养自己,这样老百姓没有了活路和希望,过得生不如死,所以才会不怕死亡。

5. 那么统治者应该怎么做呢?“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不追求穷奢极欲生活的统治者、不压榨百姓聚敛财富奉养自己的统治者,就是贤于那些“贵生”的统治者,就是好的统治者。

6. 把七十四章和七十五章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发现,老子在苦口婆心的劝那些坐在自己对面的统治者,告诉他们要对自己国家的人民好一点,否则百姓生不如死,就会不怕牺牲的起来反抗,这样统治者的日子也过不安稳,另外还告诉他们,高压政策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要想使国家长治久安,还是要以民为本,善待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