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不会忘记的,却终究不再记起

        收到阿静寄过来的快递,欣喜之余,拆开,嗯?一只蓝宝石戒面的耳钉孤零零的躺在首饰盒里…

       拿起边上的手机拨通,“阿静,东西收到了,怎么只有一只?可是我有两个耳洞的啊。”

       那边传来阿静淡淡的声音,“对啊,就一只,另一只在我这里。”

       “哦,对了,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寄一只耳钉过来?”我端详着盒子里的耳钉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边沉默了许久道: “芒果,还记得叶楠吗?”

      叶楠,遥远的记忆慢慢浮现。我的眼泪瞬间弥漫了双眼。

    高中隔壁班的学霸,阿静一直心心念念的男子。对于同样身为学霸的我来说,不过是温暖的气质,加上在一次演讲比赛中获得一等奖罢了,可是却迷住了迷迷糊糊的傻阿静。

   学霸与学霸认识,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阿静通过我认识了叶楠,从此我的“跟屁虫”变成了叶楠的“跟屁虫”,每每看到阿静拿着数学试卷,跟着叶楠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我总会在心里感叹,真是…

     那是一个纯情的年代,耳洞的故事就是最好的证明。听到阿静讲完关于耳洞的故事,我一脸莫名其妙,“几个意思,你难道还要在自己身上为叶楠留点暗恋的见证?别逗了这故事也就骗骗你们这些傻妞,你日日思念,夜夜对月到天明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去穿耳洞,不是最怕疼了吗,感冒打个针都要喊疼三天的”,暗恋的女生都是疯狂,阿静在一个星期天背着我去在右耳穿了个耳洞,因为发炎,在未来的一个月中,阿静每晚只能侧身睡觉,看来,疯狂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阿静是快乐的,她终于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了点什么,她的行为我只是觉得好傻。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芒果,其实,这对耳钉是叶楠送的。”

   “什么,我没听错吧?”我惊呼。

   电话那头传来你严肃的声音,“没有,芒果,其实,我知道,当年你也喜欢叶楠,叶楠也对你有意思,只是被我给破坏了。我无意中偷看了你的日记,你为了我拒绝了他。”

    “阿静,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表姐夫也是我心仪的男子,叶楠也出国了,你也放下吧,找个对你好的就嫁了吧”

      好吧,事实是这样的。我和阿静是表姐妹,她是二姨家的孩子,二姨想再生个男孩,阿静从小被寄养在我家,从小我就被教育要让着阿静。叶楠喜欢我的事,我一早就知道,但是只要阿静喜欢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我都不会去触碰,即使心里也有感觉,所以我忍痛拒绝了叶楠,这件事被我写进了我的“秘密花园”—跟随我多年的日记本。后来我们三个一起考上了A大,我亲眼看着叶楠从学霸沦落成学渣,身边的女孩从没超过三个月的,也看着阿静为叶楠伤透了心,我装作不知,却心疼到无以复加,依然每天上课吃饭睡觉。直到有一天阿静突然病倒,嘴里叫着叶楠,我从ktv里找到喝的半醉的叶楠,让他跟我去看看阿静,他恨恨的看着,说我终于肯见他了,蛮横的抱着我,哭的撕心裂肺。他终是跟我去看了阿静,陪着我照顾了阿静一夜,那夜,我们说了好多话,我求他照顾阿静。后来,他们在一起。期间,我认识了安阳—阿静的表姐夫,他就像清风,拂散我内心所有的阴霾。一年后,叶楠出国,阿静一直单身到现在。

       翻开日记,上面写着我会永远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所有,我也以为我会一直记得。却原来,已经忘记了很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一衾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正如歌里所唱的那般 距离我们分别已有两个月有余 我们成为别人...
    一衾阅读 230评论 1 3
  • 我对你所有的爱和热情好像都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夹着海风混着泪水,流进海里,再也回不来了。 一下午的眼泪把你从我...
    我在梦见你s阅读 125评论 0 0
  • Linear algebra Statistics and probability Differential ca...
    Tim_Lee阅读 241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