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权健,再也不见

简书已经一年没有更新,主要原因还是个懒字,再加上有几篇文章被简书屏蔽,自然就兴趣阑珊了。

不过消停了一年,也许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创作欲望又被激发了起来。

反正也没人看的文章,胡乱写写,倒也无妨。

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在昨天,关注五年的天津权健,啊,不对,是天津天海队,say了goodbye,今天不写一写关于我和这个球队的故事,好像还真对不起它似的。

不过,我用尽洪荒之力想了半天,也没发现我和这个球队有啥故事可以讲。我充其量算是这个球队的球迷,但既不铁杆、又不忠诚、也不狂热,既没下场看过球,又没组团追过星,之所以关注它,90%的因素是我对家乡无比的热爱,剩下的10%就算是无聊吧。

回想5年以前,那时的权健还叫松江,混迹于中甲联赛,每每为保级和工资发愁。那时叫天津权健的是天津泰达(怎么说都别扭)。话说天津泰达也是中超的老油条,为了直辖市的脸面不得不在中超里打拼,但求温饱,不求富贵,同样作为国企赞助的球队,和山东鲁能、上海上港这些大粗腿相比,每年的投入只能算个手指头。可就是这样,当年好像也有点玩不动了,想找个大头接手,结果等来了权健这个金主爸爸。金主爸爸确实豪气,一出手就把当红小生孙可给挖过来了。可谁曾想到,人家泰达队根本不要,毕竟吃大锅饭吃了那么久,乐呵乐呵得了,孙可来了这大锅饭还咋吃?可不能惯着这臭毛病!

一时间,赞助商和俱乐部扯开了皮。记得那段时间天天早上坐马桶的时候,我都在刷贴吧和微博,就想看看孙可啥时候能过来。结果等了好些时间,权健和泰达还是谈崩了,泰达根本不承认孙可是他们的人,孙可的关系只能挂在权健上,他可能是职业化以来第一个关系在企业而不是俱乐部的职业球员吧。

权健老板也是个爽快的人,既然你们泰达无情,也别怪我老束无义,我还不跟你玩了呢!当然束昱辉作为一个商人,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虽然和泰达的合作破裂了,但是因为他公司总部在天津,以后还免不了和各级领导打交道,所以他目光一转,看向了另外一只天津球队——那个衣衫褴褛,长时间躲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天津松江队。

2015年7月,权健集团并购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也给可怜的孙可同学找到了下家,一时间“为一人买一队”传为足坛佳话。

当然这只是个开始,2016年,权健挥舞着手中的支票,把一系列大牌招致麾下,一时间群星闪烁,光彩逼人,曾经的那个穷小子一下子成了挥金如土的富二代了。

不过富二代的成功也不是一帆风顺的,2016年上半个赛季,权健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实力,只能排名积分榜中下游,这时束老板又展现了魄力,让世界级名帅卢森博格卷铺盖回家,换上了资历尚欠且有失败经历的卡纳瓦罗。不过这一次,小卡没有让老束失望,下半赛季的权健摧枯拉朽连战连捷,再加上其他球队的积极配合,赛季结束,权健终于以中甲冠军的身份冲上中超,天津球迷也终于在有生之年看到了顶级联赛中的天津德比。

那时的天津权健队犹如一颗朝气蓬勃的新星,风华意气,无可匹敌;而反观天津泰达队就像一个昏聩虚弱的老者,暮气沉沉,步履蹒跚。很多对泰达队怒其不争的球迷,毫不犹豫地投入了权健队的怀抱。

2017年,天津权健队的大手笔更进一步,世界级球星帕托、维特塞尔被收入囊入,王永珀等国脚级球星也纷纷来投,天津权健大有恒大第二的气势。当年的战绩也可堪一书,以升班马姿态闯入中超的天津权健,却将一众中超老手打得满地找牙,以第三名的成绩昂首挺进亚冠。“我为天津赢天下”的标语也让权健球迷津津乐道。

2018年权健队内部开始有了些动荡,卡纳瓦罗转投恒大,新来的保罗索萨明显对中国足坛缺少了解,国内联赛的成绩大幅滑坡。但是在亚冠赛场上能够踩着中超七冠王恒大的肩膀历史性的闯入八强,也是够很多地方的球迷眼红一阵的。

正在大家都期盼着权健在2019年重整旗鼓再上征程的时候,束老板进去了。金主爸爸一下子变成了禁足爸爸,没有了钱的天津权健,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下去。这一年,不仅名字改成了天海,士气也是一落千丈,经历了一系列的闹剧之后,原本已经预定一个中甲名额的天津天海居然提前一轮保级成功,让很多球迷又看到了希望。

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被球迷们心心念念的天海队(权健队),还是没有熬过这个多灾多难的春天,在和万通闪爱闪分后,终于在汶川大地震的同一天宣告解散。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浮沉5载的天津权健(天海)队,像一颗流星从中国足坛的天空划过,消逝在无尽的黑夜中。

好了,到此为止吧,该说的都说了,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感谢这支球队给我这五年带来的刺激、快乐和紧张,原这支球队的球员和工作人员都能有个好的归宿。

权健权健,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