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结婚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现在是早上六点半的周庄,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自然醒的这么早,我只带了李先生送我的那副拼图,零散的五百多个小块,一年多我还是没有拼好,可能是我天生不擅长这些东西,在民宿里我拼了几十块图案,拼图里的图案是我真心喜欢的,一个小熊餐厅,我们曾经说好了以后要开一个餐厅,研究各种美食。

今年我二十五,李先生二十六,计划是2017年元旦结婚,谁曾想到圣诞节都是一个人异地流浪,一个多月前,我弄丢了我的李先生。

听着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就想哭,以前喜欢的时候反复听,现在走到哪里总会不经意地听到这首歌,刺激我的泪腺。

哥哥说的不错,人生必然要经历点什么,否则怎么对得起人生二字,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只是小说里才有的,生活中除了爱情,就是花心,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如果我们遇见的再晚一点,我想也许,我会更喜欢你的,我想我一定会挽留的,只是缺乏坚持的勇气。

认识你十三年,在一起七年,最终还是没有熬过一场异地恋,如果一开始就是这样,我们就不要异地,结局会不会更好更好。

后来想了一下和你在一起的那四年异地生活真的好累,除了小长假见面之外,能联系的就只是QQ微信,电话,我根本不知道你一天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不有其他,仅仅只是和你在一起太没有安全感了。我想大概就是,男孩子和女孩子真的不同,我想要的无非就是陪伴。

因为一次视频,我会好开心地睡不着觉我们会大战表情包。李先生喜欢雏菊,总说我是他的小雏菊,我当时总是不理解为啥要做菊花呀,他说那样你就是我的小太阳啊!我想大概有一种爱,是信念,从未向时间屈服。

可能是你的声音太好听了,即使是冰冷的电话里,我觉得异常心安,坚持了四年,我熬不下去的时候一直都在咬牙坚持,不曾想到,最后说放弃的是你。

文/许软妹

我所有的自负皆是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我的软弱,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能,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你还没听见声音。

和你分开的这段时间,我去了很多地方,那些你去过的或是没去过的地方,尝试着要去感受你来到这里的每一次情绪,也尝试要去忘记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最后才发现早已刻骨铭心,我根本无从忘记,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忘记。

那天从早上等到晚上,真是漫长,我的生活一直是等待,等你找我,等你想见我。

虽然后来异地的这四年里,说过了很多次分手,但没有一次是真心的,这次不同,我有种绝望的感觉。从前我会哭,但是这次我没有。越想越难过,我推翻了小桌子,那副拼图零碎地散落在地上,我和你的餐厅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爱情有时候是件令人沉沦的事,所谓理智和决心,不过是可笑的自我安慰的话。

七点多的周庄,没有什么人,微凉,感觉很淡薄,也觉得自己好渺小。水,天,地,红尘三界,不觉老之将至。人生难得此意境,喜欢的人在远方,想念着诗,现在唯有的便是当下。

你在何方,思念化成墙和角,周庄水乡围绕着你和我的过去,我们曾一起说好了要来周庄,如今成为泡影,不知道你是否会知道,此时我的在周庄,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想念以前的我们。

走过很多精品店,都忍不住凑上去看看,很多东西都没办法带回去,也只能看看,拍几张照片,都说喜欢一个人,是从他的声音开始的。

不知道我所看到的拍下来的城市,和你来的时候是否是一样的。想念如果会有声音,我想你会震耳欲聋。

要走出一个人的心结我也不清楚要花多长时间,大概等到我没那么想念你才没那么难过吧,都说我多情,总是撩完就跑,可是我也是会难过的每一个人在心底驻足那么长时间,说不属于我就离开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有时候深更半夜突然惊醒,脑海里全是和你在一起的点滴,我竟分不清梦里的场景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因为我太想你了所以杜撰出来的。

一番难过之后抱头悲戚,人生没有那么多早知道,也不存在。那个虚拟假设的存在,我思故我在,以前从来都不信的唯心主义现如今却想着如果早这样,我是不是会奋不顾身的和你在一起。

很多微妙的片段里,我便想起和你在一起的点滴,无法令自己高兴起来。就像沈佳宜说的那样,也许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我们还是在一起,但这本身就是个否命题。

我不是个悲观主义者,却这么难过,乔任梁因为抑郁症去世,本兮因故去世,明明都是很年轻的人。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有次我生气了开玩笑让你念离婚的证词,你张口即来:“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后,更莫相憎,一别两宽。”

那是民国时期的,听到你的话我就哭了,一瞬间真的觉得你是不是要和我离婚。后来才知道,最难过的天气,就是晴空万里。涵玉安慰我说:“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可是我就是想和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共享白头啊!当你爱一个人,你是应该让他知道,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永远失去他。

在周庄外面走了一圈,我又回到住的曾经约定好的民宿。推门进去,这里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但地上的拼图不见了。一副完整的拼图放在桌子上。

不可能的!我走的时候明明把它倒在地上,变成碎片的,是谁把它拼的好好的?

李先生从浴室出来,我几乎是震惊的,他低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前不久,看你出去后才找柜台,给她看了好多张我们的合照才相信我把钥匙给我。”李先生声音低沉,像是有点感冒。

“拼的这么快?”

“你忘了我是拼图高手?”

“讨厌!”

李先生紧紧地把我抱着。

“我讨厌你!”我哭着说。

“我知道。”他说。

我用力地拥抱着李先生,好怕一个不留神,李先生就没看见了。我真的很讨厌他,尤其当我发现我无法离开这个人。我抱着这个久违了,强壮温暖却又令人伤心的男人的身体,即使到了很久很久以后,我想我也无法离开他。

爱情有时候是件令人沉沦的事,所谓理智和决心,不过是可笑的自我安慰的话。

“我们现在回广州,元旦婚礼还来得及!”李先生吻干我的眼泪,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跟我回去结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