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主and咨询师,穿梭时空的体验

今天自己同时做了案主和咨询师。

做案主,议题是头疼,目标是透过这件事拿到支持自己成长的力量。

面对当年凶杀案带给自己的冲击。一开始描述,那种恐惧和无力就好像回到了自己身上。这件事其实也和很多朋友讲过,可能讲的时候没有把自己带入进去,而只是当做一件事,而没有这样恐惧的感受。

恐惧之后,感受到内在的委屈。开始还奇怪自己怎么会委屈。随着场上的移动,越来越多的真相呈现在我的面前。原来是那个时候的自己特别害怕,特别渴望安慰和依托。而家族的力量已经在竭尽所能保护我,只是伤痛太过惨烈,有时候顾及不暇,让我非常孤独。这个时候,头疼来了。头疼一方面拉着自己走出恐惧的漩涡,不沉寂在里面,去关注自己。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吸引家人关注的一个方法。

我穿越了恐惧,消融了委屈,和头疼站在一起,也是轻松而舒畅的。非常感恩这样清晰明了的看见。

观照整个咨询过程互动,我看到一体和信任的力量。咨询师的陪伴和带领,提问和引导,让我可以放下自我保护的需求,去面对当年发生的一切,也愿意不断深入探索。

而快结束的时候,自己烦躁起来,是自己内在被扰动了,产生了抗拒。现在想来,停下来和按照咨询师的思路往下走,其实都是可以的,都有自己可以拿到的收获。

而自己被扰动的原因,一个来自自己第一次来徐州上课时的感受——红岩导师不太注重提醒学员倾听,学员之间充满了评判和指点。另一个,是这次课程之初,搭档提醒,我提到爸爸的事情,只是在讲述一件事情,内在没有真正过去,是在逃避,所以听起来冷血。我穿过迷雾探索到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看到当时自己有防御,同时内在还在济南个案探索的冲击下,没有完全沉在这个场。提示和探索都很有收获,但也让我对武断的评判有质疑——而这个不满意和质疑,反应的是自己内在对自己咨询师身份一贯的要求:止语、倾听和觉知。所以当咨询师略过我的声音,也不太相信场上代表的反馈,想要继续围绕爸爸做工作时,我的烦躁感被勾起来,咨询师做了背锅侠。

我也看到,当下的那个我,被情绪带走,没有给到咨询师更多的自由和空间,开始主导场域,场上也很着躁动。这是自己需要修行的部分。

下午自己做咨询师,陪伴案主一起探索金钱关系,目标是第五年达到年薪100万。

坐在咨询师的位置感受很不同,纵览全局,穿梭时空,很有趣味。真切感受到,咨询师第一是要有层层探索的框架思路,第二要相信和维护场域,第三要信任场域给到的信息,第四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过程中发现自己对很多信息很迷茫,不知道到底代表什么,解读能力有待提升。有时候就很难判断,这个个案是结束了,还是要继续呢?甚至可能案主期待的结果已经出现了,自己也看不出来。

好在,相信场域的力量,也相信假设和推翻,本来就是做咨询师的必备素质。不知道如何的情况下,探索更多可能性,看看哪里会打破僵局就好了。第一次加了女儿是代表,发现只是增加了动力和凝聚力,对大局没有影响。第二次加了堕胎的孩子,处理后金钱迅速和当事人站在了一起。

但过后红岩导师的个案展示,又发现金钱本来就在当事人未来的位置,这就很好。很可能因为不识货,对方要橘子而给了西瓜——成长路上必须要付出的不对等代价。

非常非常感恩,案主对我的全然信任和敞开,以及场域所有小伙伴对场域的支持。家排个案完成:咨询师,案主和场域,缺一不可。

PS:感恩中午的舞动环节,让自己体会到了被爱,被欣赏,被关注,被尊重,被呵护,刚毅中的温柔和温情,愿意给我支撑更愿意给我空间去活出自己,翩翩起舞。真是美好的体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