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96)

96
MJ老段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7.12.07 08:04 字数 3219

第一次打点滴

李逵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下表情,学着他们村常有说:“老板儿,我肚子不得劲儿,得赶着去上个茅子。哎,服务员,来一碗儿面条,大碗儿搁点芫荽倒点醋。有一天晚上我喝酒喝多了,就顾得在那公路边上哕了,哕了半块钟头。”

李逵的嘴功不光表现在能说会道上,还极善于模仿,所以逗笑效果更添一分。

“这话北京人能听懂?”宋南极笑着。

李逵嗤之以鼻,“能听懂个屁!你问问北京人啥是‘茅子’,啥是‘芫荽’,啥是‘顾得’,啥是‘哕’啊?他们要是能听懂这些词儿,我李逵仨字倒着写。”

赵学志说:“咱们这算是土话儿,别说北京人,就是南京人他也听不懂,呵呵。”

*方言注解:

·不得劲儿:不舒服。

·茅子:茅房、厕所。

·芫荽:香菜。

·顾得:蹲。

·哕:呕吐。

“服务员,来一碗面,大碗儿搁点芫荽倒点醋。”宋南极笑,“我觉得这句最逗笑。你没问问他服务员听见了怎么说吗?服务员没问他这‘芫荽’(普通话发音)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我要是那服务员,听见谁对我这种鸟语,我一碗馄饨汤泼JB他一脸。这叫啥啊?叫……叫……邯郸学步,知道不?学人家北京话没学会,自己这边这说了几十年的老家话也能丢了,我不叫忘本叫啥,你们说呢?我敢说,就这种人,要是放在抗日战争那时候,第一个叛变的肯定就是他们,没跑。”李逵很有一副正气凛然,义愤填膺的样子。

“俺们村也有一个这样的,上了两天北京,回来也不说家里话,撇北京话,但又不正宗。后来他娘一巴掌扇过去他立马就改过来了:你MLGB的,这才离家几天啊,连人话也不会说了。”宋南极抬了抬有点麻木的胳膊笑着说。

众人哄笑一堂。

“老宋,你胳膊冷不冷?输液时间长了胳膊容易发凉,你盖个东西吧。”赵学志说。

“盖我这衣裳。”赵学志刚说完李逵马上接口,黑西服马上就脱了下来,速度堪比一秒内只剩遮羞布的那个小日本子。

宋南极“没事不凉不用盖”还没说出口,李逵的衣服已经折好就位了。

输了两瓶葡萄糖的宋南极并没有预想宛如大力水手吃了菠菜那般肱二头肌凸起,肱四头肌膨胀的迹象,回去之后就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天清气朗跑步日,秋高气爽比赛天。四季今年已入秋,人却少年正风流。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X高中的操场上,来自三个年级的两千多名风华正茂的学生们,按班级排列成整整齐齐的方队,身着统一服装,心怀激动地静待学校秋季运动会的开幕大典。

金色的阳光洒在尚带稚气的脸庞,轻柔的微风拂过略带张扬的黑发。18岁的年龄,虽然轻狂,却也激昂;尽管时有顽劣,却也不失勤奋。

有人说年轻就是资本,可不知不觉间当我们肆意挥霍青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不再年轻。所以要想青春无悔,那么请不要挥霍它,因为它是现在或者未来的我们要经历和回味的记忆。

经历的是那些正值青春年华的人,回忆的是曾经年轻过的我们。

开幕式阅兵式开始之后,主席台上两男两女就开始了不间断的念稿时间: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XX班的同学,他们步伐整齐,意气风发,代表着青春,向上,开拓,进取……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接下来向我们走来的是XX班的同学们,看,他们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口号,预示着他们有无比的自信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勇创佳绩……

参加完阅兵式之后,宋南极早早的就开始了准备活动的热身。虽然是抱着“哀兵”的姿态来参赛,但不想拿第一名的运动员不是好学生,一向自诩奔跑能力超强的宋南极怎么会在跑道上甘为人后呢?

今天六班参加正式比赛的除了宋南极之外还有闫阳,杨利伟,耿晓光,赵杰。

闫阳,熊猫同学凭借超强的弹跳力,被班里力荐参加了一级、三级跳远两个项目。

杨利伟靠着粗壮的胳膊,参加了扔铅球项目。

本来奔跑能力很NB的赵杰因为偷懒,就只在最后参加了一个4X400米接力。其实自从高二下半学期之后赵杰同学就基本上从班里消失了,不管是从前他最喜欢的足球还是他后来热衷起来的篮球,很少能见到他的影子,而更多时候他则是哼着台湾周同学不知所云的“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或者“简简单单爱”出现在大家面前。

耿晓光,作为班上的第一高度,校篮球队顶级防守球员兼最佳盖帽手,身高一米九的小耿子,自然也是要参加一下子的。

除了男生,六班的巾帼英雄也有不少。第一高度陈玲、二嫂尹连红、悍妇靳娜,黑妞张燕慧,个顶个都龙精虎猛,生猛鲜活,比之男儿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玲,作为校体育队篮球主力,本次校运会报名参加的是

尹连红,二嫂不仅学习好,曾效力于初中校篮球队的她体育也是强项,尽管身材有点丰腴,但这并不妨碍其体育才能的发挥。

靳娜,堪比女式橄榄球运动员的身材让她不仅仅在篮球比赛的对抗中占尽上风,就连赛跑那也是毫不逊色。

张燕慧,尽管戴着眼镜,平时以话多和学习好见长,但是那象征田径界独一无二天赋的黑黑肤色足以让她在田径界占有一席之地。

短跑都是要穿钉鞋的,宋南极在杨利伟的帮助下提前向别人借了一双。

上午十点多,当了片刻观众的宋南极换上借来的那双略微有点大的钉鞋开始热身,准备亲自登台表演了。

“这钉鞋穿着怎么这么搁脚啊?”第一次穿钉鞋的宋南极有点不适应,“下头装钉子的地方,就和在河边那石头上走一样。”

“第一回穿都有点不适应,慢跑两圈,热热身就没感觉了。”杨利伟说。

宋南极穿着鞋原地跳了两下,感觉有点怪怪的,“杨利伟,这么一双跑鞋多少钱咹?”

“一百多块吧,这还算便宜的。我听马文杰说他们平时训练穿里跑鞋还有两三百块钱的呢。”

宋南极闻言不禁吃了一惊,“我刺儿,就这么个东西还这么贵啊?我看着材料,就是咱们平时穿里那五六块钱一双的帆布鞋,鞋底儿再钉几个钉子呗,怎么还值一百多块钱呢?”

“那谁知道啊。”

“改天我也去开个厂子,专门做这种鞋,估计成本也就是这点布和这几个鞋钉,算下来最多也就不到十块钱,再加点别的烂七八糟的东西,最后一双鞋成本最多算20块钱吧,卖一百。哈哈,这家伙一双鞋就能赚八十块钱。”宋南极停止热身,开始奸笑了起来,“你想想,咱们一天也别多了,卖个100双,那一天就能净赚八千块钱,一个月就是二十四万,一年就是24乘以12,是……328万块钱,我日噢。这一下子可就发了大财喽。”

看着宋南极满心欢喜规划着自己金光灿灿,“钱景无限”的宏伟蓝图,一旁的杨利伟显然也心动了。

“真的嘿。老宋,你什么时候开个厂子,也叫上我,咱也入个股。一年也别多了,你给我分个十来万就行了,嘿嘿。”

宋南极豪情万丈地一拍胸脯,大方地说:“杨兄放心,到时候我是一把手,你就是二把手,咱们四六分账,你四我六。这还是刚开始,等再过两年,咱们也弄个托拉斯,把什么耐克,阿迪达丝儿,锐步,都给他收购了。到时候咱们就是跑鞋界的大哥大啦,哇哈哈哈,哇嘎嘎嘎。”

宋南极一边热着身一边和杨利伟聊着天,缓和着内心的紧张情绪。

丑婆娘总要见公婆,是骡子是马总要拉出来溜溜。终于,在千人的热切期待中,西关高中2001年秋季运动会男子400米预赛开始了。

上午的400米预赛一共分为四个小组,每组八名参赛选手,最终成绩排在前两名的进入下午的决赛。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场面比赛的宋南极尽管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蹲在起步线前边的他还是忍不住小心脏突突乱跳。

吱——吱——各就各位——预备——砰——

排在第一组的宋南极蓄势发力,耳闻枪声,疾速起步。在钉鞋强大的抓地力配合下,第六道的宋南极如风之子一般穿越空气中的缝隙,甩开大地的束缚,在前两百米一路领先并在同学们的加油呐喊声中成功将优势保持到过了弯道。

还剩下一百米,前三百米拼尽全力的宋南极速度已经降了下来,呼吸急促,胸口发闷,口舌发干,腿也有点发颤了。

紧接着,后边一个同学冲了出来,超过了体力不支的宋南极,紧接着,旁边第七道又一个人从身边闪过,欲再次赶超宋南极。

“不行,就算我是病猫,也不能叫你们随随便便就这么欺负。”好胜心起的宋南极咬咬牙,甩甩头,运功大周天,内息遍体流,提着沉重的双腿再一次加速前进。

其实第一次参加大赛的宋南极从一开始就成功将整个小组的速度给带了起来,所以到最后失去冲刺能力的不仅仅是宋南极,也包括马上就要超过宋南极的第七道选手。所以,当宋南极用激发出来的潜能再次加速的时候,第七道的那位同样不甘于认输的同学有点跟不上了,于是——

连载: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
31.5万字 · 1.8万阅读 · 25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