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庙惊魂

有一种狗叫灵缇,最善于逮兔子,最近这几年,这种猎犬流传到了我们村,农村的闲人们深深爱上了它。为什么呢?

这狗有一样本事,其他狗是望尘莫急的。因它跑得快,时速能达到(六七十脉),稍加训练便能逮住野兔子。好此事者把它爱如心肝。

我有个邻家兄弟叫二狗子,便是此样人物。二狗子人称“大胆”,长得五大三粗,方长脸一米八的大高个,天灵盖顶个新潮发型【黑桃心】,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蛮劲,天不怕地不怕。

俗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二狗子为逮野兔子,把这事做到位了。

二狗子为他的狗买最好的狗粮牛肉沫子,给它穿衣服,生病打吊瓶,出门开车拉着它,见人就吹嘘它的狗。

简直能吹成一朵牡丹花。

你听他怎么说,他会故意压低嗓门。“半夜十二点,兔子要吃午饭了”,你问他咋了,他都不稀的理你,撇撇嘴说:“明天吃肉肉”。为啥这样说,按二狗子兄弟的说法,人是白天干活吃饭,晚上睡觉。然而野兔子是白天休息晚上吃饭,还一日三餐。你问他怎么野兔子也准点吃饭吗?他瞪着眼说‘必须的,我叫它啥时候吃它就得啥时候吃’。今天在二大爷家大豆地边上发现一只野兔了,你去插个牌牌,上写十二点来此处受死,它就活不到一点,你信不信?

然后摸着心肝灵缇狗的脑门,说道:“哮天犬在此有谁不服”。大家会哄堂大笑。

你看他那怂样,早晚要出事。

这天正好是月末,天上积着阴云,想下雨却又滴不下来,像是便秘好久的干巴老头。

“三货,今天是逮兔子的好时候,去溜一圈去”,二狗子叫三闹子为三货。

“怕不行吧,这鬼天气,下雨了路滑,骑你那摩托车不保险,我怕磕着。”三闹子眯着眼,手撑着下巴,薄薄的两片嘴巴亲着烟屁股,斜眼望着他。

“唉!我知道一个好地方,保证能看见兔子,下雨天卧兔子多,好逮,一逮一个准,氙气灯照在兔子的眼睛上它就不会跑了。”二狗子道。

“我可只去个两三个小时,明天还要上班。”三闹子有点兴趣了。

三闹子这人个子不高,眼神还不好,有点近视,从小就爱吃嘴,逮住野兔子他吃的最多。我们村人常说“闹不死是药少,”常用来说是给老鼠下药,老鼠吃少了死不了。二狗子深谙此道,知道三闹子爱吃嘴,所以常常以此诱惑三货。

俩人商量好了路线,离开了稀疏几个客人的夜市,朝二狗子家走去,换上旧衣服带上氙气猎灯骑上摩托车,三闹子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坐在后座上抱着二狗子的心肝宝贝灵缇狗就出发了。

这几年养灵缇狗逮兔子的人挺多,平常地里都很难见到野兔子了,只有那最不好走,最是荒凉僻静之所,才能见到野兔子了。

二狗子心中所想之地,便是这样的地方,平时几乎难见一个人影。

老早以前我还在初中念书,学校组织过我们中小学生们来这里做过植树造林活动,得以见过那惨不忍睹的景象,所以印象深刻,我来给大家说到说到我所见到的光景。

此地大名叫判官庙,是因为大家都这样叫,具体怎回事就不大清楚了。这庙也不知哪年哪月哪人所建,平时天气晴好之时,站在我们村的村北,往北一瞅,只见北山脚下隐约有个灰蒙蒙的一团,定睛一看像人头模样的地方,叫判官庙,老人们常说,那座山是个判官头,判官在那审死人,做好事的人死了判官就判好去处,做恶事的人死了判官就判他下十八层炼狱,油炸,刀锯,推磨,……等等。其最离奇最吓人的地方还是你推开那判官庙的门,正面立着那凶神恶煞般的判官,手里拿着铁索链,等人脚迈进去之后不注意踩在不知哪块地板上时,便触发了机关,那判官便会咔的一声响,把铁索链向你头上一套,胆小的当时便能吓一身汗。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我们几百个中学生都在这山坡上挖坑栽树苗,虽然后来因缺水根本就没活了几棵。休息的时候得以去到处逛,看见这庙年久失修,破烂不堪,惨白的墙皮掉落无几,露出墙里的土坯,被雨水刻画的千姿百态,犹如麻风病人的皮肤,仅有的几处墙皮上,也布满了灰暗的霉菌,山风刁钻,把屋顶也欺负的,左秃一撮右秃一块,没剩下几片瓦了。

倒是墙里的几根立木,虽被风雨摧残的都开裂了,却坚韧的支楞着。进门的判官是木质的,身上的油彩已然全无,手里也没了铁索链,只有断了手指头的两只手突兀着,我们几个胆大的还到处踩地上想寻找那传说中的机关,却一无所获,颇有些失望。往里一瞧,墙上的白灰皮上残存着看不清的壁画。也没有兴趣了,墙角不知被什么野物打了一个二尺高的大洞,山风呼呼的吹进来。倒是被我们研究了好久,也看不出什么动物挖的洞。

庙后是一个深沟,沟深有五六十米,宽约二三百米,沟顶上那片断崖其实就是那判官头,这片断崖目测高约三十来米,宽约十几米,断崖的两旁有两座小的石头包,犹如判官的帽子边上的两个帽翅般,远远望去,真如一个判官戴个帽子坐在那里,要时时审判世间的所有,那判官头胸以下斜斜只达沟底,沟底有人垒过石堰,筑了有七八块田。

这一片荒凉之所在因缺水也没有一棵像样的树,都是些酸枣刺,狗尾草,荆蔓一类,有一搭没一搭的长着,空着的地方簇拥一座座坟头,只有那一条细如羊肠的小路弯弯曲曲伸向山下。

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判官庙,荒凉干旱。是没有正常人愿意来此居住的。

没办法,无人的地方才有野兔出没。这是二狗子逮野兔子的致胜法宝。

为了能吃上野味,二狗子三闹子骑着摩托车,抱着灵缇狗,来这里逮兔子。

白天来此地都瘆的慌,更不要说晚上了,这二人骑着摩托也快,加快速度也不过个把小时就到了。

三闹子坐在摩托后座上风吹的都睁不开眼,到地方三闹子一愣,说道:“你疯了,怎来这地方,这地方尽是坟”。

二狗子笑他胆小说道:“胆小如鼠,你要是不敢去你自己回去吧”。

“你放氧气了,妈的,天这么黑,叫我怎么回”,三闹子说道。“走回去天都亮了”。

“那就别费话”,二狗子说道。“平地上庄稼高,照不见兔子,就得上判官庙”。

三闹子没法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二狗子骑着摩托车上左右晃动着脑袋上的猎灯,仔细搜索着草丛里的一举一动,三闹子坐在摩托车后面是心惊胆战,俩人顺着那羊肠小路慢慢骑向判官庙,灵缇狗兴奋地摇着细长而弯曲的尾巴紧紧的顺着灯光跑来跑去。

山里也没风,雨终于憋不住了,开始下着毛毛雨。

突然,二狗子大叫一声“兔子,逮逮逮……”,只见一只野兔子在那酸枣刺丛里跳来跳去,灵缇狗听到命令,顺着灯光像箭一般射向了兔子,兔子也瞅见了灵缇狗。拼命的在那个酸枣刺丛里面东跳西跳,想要摆脱灵缇狗的追捕。但是灯光照得兔子的眼睛睁不开,哪里跑得过灵缇狗?眼看灵缇狗就要逮住野兔子的时候。二狗子心跳的“扑嗵扑嗵”一激动,一下子加大了油门儿。摩托车前车轱辘碰到了石头上,人往后仰,惯性使然猛得加大了油门,摩托前轮飞天了,像是匹桀骜不驯的骏马前蹄腾空而起,没了方向把两个人摔了个人仰马翻,疼得他俩是呲牙咧嘴。

顾不上疼,扶起摩托车就赶紧找狗跟兔子,狗跟兔子都跑没影了,估计是狗追着兔子跑了。

坐下来检查了下都没事,你看我我看你都忍不住想笑,累够呛吓够呛。

“来,抽根烟吧,等会狗,他要逮住了兔子会送过来的”,二狗子说。

“净吹,没累死也被你吓死了”三闹子长出了口气。

三闹子话音刚落,咯咯咯(野鸡叫声)……旁边草丛里忽地窜起一只野鸡来,“我的妈呀”,三闹子大叫一声,头皮都吓炸了。

二狗子头上戴着氙气灯一照,哈哈哈笑得背过气去,头一摆说:“你看,一只野鸡吓得你”,话没说完道:“快看呀,三货,咱狗叼回兔子了”,只见灵缇狗嘴里叼着兔子跑了过来,原来是狗叼兔子回来了惊飞一只野鸡,把这二狗子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三闹子也连说:“厉害,厉害,再逮一只,正好一锅肉,好好好”连叫三个好,说完使劲摸了摸灵缇狗。

“差不多有四斤重吧,你掂量掂量”二狗子得意的说。

二人抽着烟,夸着灵缇狗,说笑着。

“哎呀,今天出门烧香了,运气好呀”,二狗子说话都提高声音分贝,“走吧,看,再上段坡,就到了兔子窝了,”说完用手一指,顺着氙气灯照的灯束。远远的隐约看见一座房子,赫然便是那“判官庙”。

三闹子不由的冷汗涔涔,说道:“说那么大声干啥,深更半夜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