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药仙】第1章、药仙重生

这几天徐风的心情很矛盾,又恨,又幸。

恨的是,他本是一名药师,以药入道,得道成仙,因在药界鼎鼎大名而被仙界四大帝尊之一的紫帝笼络,破格赐予“天君”称号,享受仅次于帝尊的待遇,却让同僚们暗生嫉妒。

不久前他偶获洪荒至宝罗天鼎,一不小心走漏了消息而被四方觊觎,正当其施法让宝鼎认主的关键时刻,数位平时称兄道弟的同僚突然发难,武力值远没达到天君级的他很容易就被杀身死了。

幸的是,罗天鼎认主程序正好完成,及时救主,裹挟着其尚未湮灭的灵魂穿越无数位面来到了21世纪20年代的地球,并在一位华夏青年身上夺舍重生了,这给了他重修仙道,再返仙界,报仇雪恨的可能。

因为罗天鼎不仅还在,好端端的以虚影状态悬浮于其眉心紫府中,而且还传授了其一套名为“通脉九诀”的炼体功法。

该功法是一部唯有宝鼎主人方能修炼的绝世神诀-“大罗天诀”的基础篇,只要炼体有成便能与宝鼎配合,运行“大罗天诀”化世间万物为诸世界最本源的能量-鸿蒙元气为己用。

也正因为如此,“大罗天诀”才称得上是一部神诀,即直接修炼成神,而不必按部就班的先修真,再修仙,然后才是修神。

在诸世界中,神是比仙更高级、更强大的存在!

经过几天的纠结徐风痛定思痛,决定药武同修,因为两者相辅相成,更加有益于修行,灵丹妙药对于任何阶段的修行者来说都是必不可少、多多益善的,而且他目前还是凡人,要想修行之路突飞猛进,早日复仇,就更加需要了。

前身也叫徐风,人表不赖,家境也不错,父亲徐晋是冀州省某县副县长,母亲陆文绣也是国家公务员,他本人则是一名应届大学毕业生。

“徐风”自幼崇拜警察并立志成为人民警察,天不负其愿,大学刚毕业就赶上燕京市公安系统大招生,徐风便在是其参加完面试后不久“魂替”他的。

或许是受前身执念的影响,亦或是对前身怀有愧疚吧,徐风决定在世俗中的修行就以其身份进行,也唯有这样才能消除执念和愧疚对心境的影响,而心境则关乎整个修行之路能走多远。

趁着合租房客们暑假回家了的当口,徐风肆无忌惮地修炼“通脉九诀”,今日刚打通一条气脉便接到了燕京市公安局的录取通知,让其务必在三日内到辖内沧海区公安局报到上班。

打通一脉后徐风不仅身体素质和身手异于常人,强于往日,而且精气神也为之焕然一新,对今世的人生充满了期待,对工作饱含着热情,什么三日内报到,他可等不了那么久,当天下午便打的前往报到。

沧海区位于燕京西郊,区局则坐落在该区城北,高楼大院颇为气派,在门卫的指引下徐风直接找到了政工科,负责接洽的同志工作效率挺高,让他出示身份证验明正身后迅速地给其办好了报到手续。

徐风被分配到了龙华派出所,在农村,先从后勤民警干起,实习期一年,区局和派出所综合评价合格后才能正式成为有公务员编制的人民警察。

所以,在这一年里他不仅不能犯错误,而且还得好好干并妥善处理各方关系,以获得大家的认可,而工作又相当于入世历练,也是磨砺心境必不可少的过程,他必须以凡人的心态视之。

接下来就得去龙华所报到了,可一看时间似乎赶不及了,遂决定明日再往,然后打车先回家,刚抵达小区门口就接到了同学兼好友杜重阳的电话,问他怎么不在合租房。

徐风却讶然问道:“唔,老杜,你们就回来了吗?”

“嗯,刚刚,小风,你现在在哪?”杜重阳说。

“下午我出去办了点事,刚到小区门口你的电话就打来了,稍等,我马上就回来了。”徐风应道。

杜重阳问他去办何事,徐风笑说好事,杜重阳追问是什么好事,徐风应了声等会不就知道了便果断挂机,免得那个大个急性子一直喋喋不休的盘问。

杜重阳也是徐风的合租房客之一,这套方子不小,四室两厅,最先是徐风和杜重阳一起租下的,后来陆续接收了杜重阳的堂妹杜清荷以及她的同学江筱芽、沈珺、宁文淑,两男人每人一间,四女两两一间,六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有摩擦也有乐趣。

目前只有杜重阳兄妹俩回来了,杜清荷说江、沈、宁三女还在来京的列车上,要半夜才能抵达。

徐风接着问道:“那你俩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这不正等着你一起去吃吗?”杜重阳说。

徐风点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上馆子,我请客,给你俩接风洗尘。”

“小风,不仅仅是为了给我俩接风吧?”杜重阳笑问。

徐风一愣后笑说先是为他俩接风,然后是为自己庆贺,杜重阳一捶他的肩膀喝令其快说有什么好事,徐风遂把自己被录用了的消息告知,着实让杜氏兄妹惊喜了一番。

随后,杜清荷挥舞着粉拳说:“风哥,之前我怎么说来着的,我说你行,一定会被录用的吧。”

徐风打了个响指说:“清荷,你的预言实在是太精准了,所以我必须兑现承诺,请你们吃大餐。”

“难不成就今晚这顿吗,那可不行?”杜清荷愣道。

“当然不是,得等筱芽她们回来后一起啊。”徐风说。

杜清荷点头说这还差不多,不过杜重阳却说今晚这顿得由他来安排,专为徐风即将成为光荣的国家公务员庆祝,这是他这个做兄弟的一份心意,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风怎能拒绝,点头说行。

晚餐中杜重阳也说到了自己下一步的发展计划,家里已经给他在燕京一超市联系好了经理助理的职位,让他先学习超市的经营管理,然后再由家里出资让其在燕京自主经营一家,如此说来杜重阳家里挺有钱的。

杜重阳醉了,回合租房后倒头便睡,鼾声也很快从其房间传出,杜清荷也累了,洗过澡后就立马回房休息去了。

徐风则在客厅里看电视,他虽然也喝了很多酒,但神色依然故我,若非身上隐隐散发的酒气,任谁也看不出他今晚喝过酒。

半夜时分,一阵开门声将昏昏欲睡的徐风警醒,睁眼望去,原来是江、沈、宁三女一同回来了,见她们都大包小包的便问需不需要他帮忙。

“风哥,我们都到家了还有什么好帮的啊?”假小子江筱芽说。

“不必了,谢谢风哥。”身材高挑的沈珺应道。

“咦,风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三人中最成熟的宁文淑讶然问道。

徐风说:“刚才在看电视,差点就睡着了。”

忽见江筱芽放下行李走到徐风跟前闻了闻,然后问他今晚是不是喝酒了,徐风点头说是,她说难怪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子酒气,再问他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酒气这么浓。

徐风摆头左右嗅了嗅,然后用不太相信的眼神问问三女有那么浓的酒气吗,江筱芽说当然,沈、宁两女则点头确定。

徐风哦了一声,然后指着杜重阳的房门说:“今晚重阳也喝了很多,这满屋子的酒气应该是我俩一同造成的吧。”

“是在家里喝酒吗?!”紧接着,江筱芽气嘟嘟的埋怨道:“风哥,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我们不是有约法的吗,不能在这里喝酒,否则就得接受严厉的惩罚。”沈、宁两女也对徐风怒目而视。

徐风忙摆手辩解,说:“没没,我们可没在家里喝酒,而是在外面,是重阳请客。”

宁文淑皱眉问道:“风哥,阳哥为何要请客呢?”

徐风解释了一番,三女同样为之惊喜,随后纷纷向其表示祝贺,他谢过她仨后起身回屋去了。

第二天徐风照样早起晨练,先长跑,再到大楼顶层悄悄的修炼“通脉九诀”,今日将开始修习第二诀,九诀的修炼方式基本上差不多,都是在静止中摆好一个固定的体姿,只是每一诀的体姿不同而已。

只要体姿摆的正确无误,身体中暗隐的窍穴便会自行张开,主动吸取自然界中游离的灵气,这些灵气会积少成多,自行打通对应的气脉,当九大气脉全通便修成了所谓的“鸿蒙神体”,当然也仅仅是神体的初成阶段。

可别小看九诀的修炼仅是摆九个体姿那么简单,对于凡人来说实则凶险异常,每一个体姿都有违人体生理结构学,肢体的扭曲程度堪称恐怖,甚至能听见骨裂筋断声,其中的痛苦非意志坚定者无法忍受的。

有了前世的修行经验,也有了第一诀打下的身体基础,第二诀的修炼相对来说不算太恐怖了,徐风咬咬牙就挺了过去,日后只需持之以恒、积少成多、循序渐进便能自然而然地贯通第二条气脉,只是时间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回到合租房时杜重阳和诸女也陆续起来了,听徐风说今天要去龙华报到,杜重阳当即就说反正今天无事且沧海区也不算远,干脆大...
    袋鼠小说阅读 66评论 0 0
  • 我老姨们总说我妈是姊妹里性格最软弱的一个人,像我外婆。 在我眼里,外婆是个话不多,声音也不大,干起活儿来麻...
    橙子短毛怪阅读 67评论 0 0
  • 吾日三省吾身,想了下昨天读书的状态,觉得是自己的心态过于急切,越是想找到与自己共鸣的地方,越是找不到。读书也是一种...
    Justina_Fu阅读 84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