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处得救济,初遇紫衣满面惊

    他怎么会曾想,自己落得如今局面。 他曾是中华顶尖的剑道绝手,偌大一个中华十年内无一敌手。今天一早醒来,就隐约看见几个泼皮小孩在嘲笑自己。

    “你门从哪儿來啊?我有钱,请你们吃早饭吧?”他起身好心搭话。

        怎奈几个小孩不懂事,嘻嘻哈哈地往回跑了,估计回家去了。

      “想我如此狼狈,肮肮脏脏的,生得也不清秀,遭人耻笑也在情理中了。”他仰面长叹到。

      “可惜了一身师娘亲手裁的好衣服。”他终究觉得坐着不如站起爽快,可以平等地看人。站起后拍了好一阵身上的污尘。

        他四面望了望,师傅教导,人在异乡得警惕着些。

        这时对面一个穿着华丽显贵的小孩引起了他的注意。小孩五六岁年纪,皮肤白皙,正伸出自己稚嫩的小手,向包子铺的老摊主付钱。小孩踮起脚跟,衣服上耸,露出了腰间佩戴着的汉金白玉镶攒钻银丝佩盘,晃晃悠悠挺晃眼。

        他立马认出來了,这佩盘只有习武世家才有,且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自己小时候,家里的长辈们也各自都有不同的,可自己一直被严厉限制佩带。这个小孩怎么会有……

        于是他忍不住快步走上前俯身问那小孩儿。

        “小少爷,看你家境不错,为何还亲自出来买包子啊?”

        “阿爹叫我出來买的。”小孩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奶气,怪讨人喜欢的。

        “呃,你门家就住在这附近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门家住哪儿干你何事?”稚气的脸上明显起了点怒色。

      “小少爷莫要生气,你瞧。”他从宽大的袖口里取出了一本书,封面上写着“东方术艺”四个清晰的大字。

      “你认得字吗?应该念过几年书吧?”

        小孩永远是好奇的,仔细打量一番他本人和他的这本奇怪的书,抬头睁圆了眼睛问到:“是学剑术的吗?”

      “嗯嗯,真聪明呐,真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有见识,有见识。”

          小孩听了几句夸,也露出得意的表情。

        “你想学吗?”

          “想,太想了。阿爹一直不让学来着。”小少爷很快说出了心声,这也更证实了他开始的猜测。

        “那这样吧,我去跟你阿爹讲讲情,让他允许你学武如何呀?”

        “师傅真是个大好人。不过我们素不相识,阿爹怎么可能听你的呢?”看來,小少爷的心思可没看起來那么幼稚。

        “行不行一试便知喽!”

        小少爷开开心心地接过包子,满脸欢喜地说到:“我家离这儿不远,师傅请随我回家,这会儿我阿爹正好在家。”

        “多谢多谢。”

        道过谢后,他跟随着这个非常的小少爷,一路转弯抹角,穿街过巷,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界。河边有不少洗菜的妇女,看见来了人,有几个便放下手里的菜,往这边来。

      “来,少爷,包子给我吧。老爷刚才还说呢,你再不回来就让我门几个找找你去。”一个中年妇女说到,完全没有搭理少爷身旁的外人。

        小少爷笑了笑,抬首对他说:“师傅你瞧,咋们到家了。”小少爷还特意用手指了指。

        他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深宅大院坐落在不远的位置。大门足有九尺多高。门前一对大石狮子,张着“血盆大口”。

        他吃了一惊,上前看个清楚:门上挂着巨幅匾额,上书“陈家老宅”四个鎏金大字。门上方是琉璃瓦檐,两边腾空卧虎,可谓勾心斗角,尽显气派阔绰。

      “这,这是你家?”他因为有点不敢相信,所以这么问,表示无比惊讶。

        小少爷没说话,带着他走进了敞开着的大门。一路走过几道门关,多次和侍卫打过招呼后,才来到了一座两层楼殿前。进去之后,又走了好久,来到书房。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男人正聚精会神地伏在桌案上看书。

        “阿爹!阿爹!”小少爷的声音回荡在书房里,竟带回声。

        “琪儿回來了。”中年男子的声音比较洪亮。“那么着,先吃早饭去。”他接着说。

          他赶忙鞠了一躬,恭敬地说到:“参见陈先生。”神色不是那么自然。

        中年男子吃了一惊,瞪着眼上下看了好久: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射出犀利的眼神,刺得人不敢靠近,身上披着一件紫色风衣,满是污尘,腰间別着腰带,左侧悬系着一把泛银色的紫红色的剑,脚蹬一双高筒长靴,也不油光锃亮,整个人虽然肮脏不堪,但骨子里生出一股天然的武人气质。

        这才过来问他儿子:“琪儿,这位是?”

        “在下紫童风,同是习武之人,故来参见陈先生。”不等小少爷答话,他倒是抢了先。

        “他会剑术哦!”小少爷兴奋地喊到。

        中年男子听罢思考了一阵,随后面色自然地说到:“既然如此,先生暂且小住我家。”真挚热情,沒有丝毫虚伪。

        紫童风单膝下跪,拱手到:“先生厚恩,在下当何以为报。”

        中年男子赶忙扶住他:“看先生装束也必是习武之人,我们同门,不必多礼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来不及等紫童风反应过来,那男子便吩咐了下去:“给先生腾出最好的客房,叫五六个下人一起打扫干净!”

      “先生,恕我有事少陪,请随到客房休息吧。”男子这么说,不是要赶他走,而他确实要外出了。

        紫童风也不客气,再向先生拱手后,便退下了。

        “天不负我也!”男子欣慰地望着紫童风离开的背影,眼含热泪地感慨。继而整理著裝,背上剑,一一告别家人,出门了。

        正是上午时候,怎么待得住。虽然不时有仆人端茶送水送点心,但这对一个放浪惯了的武人来说,简直就是另一种束缚,尽管心里很感激陈家人。

      怎么报答好呢?

      紫童风也整理着装,迎着春风,也出门去,寻答案。师娘亲手塞进包袱的十两银子,一路吃用,如今还只剩三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