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连载1

96
舞着羊鞭的诗人
2017.03.01 07:04* 字数 379

【断袖】连载1、隔日便是除夕,母亲从老瓮里把白面挖出来,开始进行和面蒸馒头的诸般工序,两个姐姐还未成年,却早已掌握了持家本领,她们忙不迭地地帮母亲打下手。印象中,这是一家人年终最有仪式感的时刻。我才五岁,浑然不晓过年的真正意味,在这个贫寒破败的农家,吃口腊肉都艰难的很,何况年关里要置办更多的物产,我骨子里中对这种令人拮据的节日是抵触的,但唯一让我期盼的是最近父亲的脾气或许会收敛些……炕炉里的灰烟缓缓填满了屋子,体态臃肿的母亲,费劲气力终于把面盆挪动,规整地搁在热炕上,等待其升温发酵。突然,她嘘了口气迅速捂住额头,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幸亏有炕沿扶挡。“我累了,想躺会儿。”母亲气息微弱地交代姐姐们照看发面的状况,随后睡在炕西头,安安静静地喘息着,从此再也没有醒来。傍晚的时候,当姐姐和父亲伏在母亲身上放声痛哭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要失去这个慈爱的女人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