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5

爸爸又一次离开我了。

不知多少次梦见爸爸重新死去的那一刻,还是一样的流不出眼泪。

我回到家,只看见灵牌,他们说爸爸在医院离开后医生直接火化了,所以只有骨灰,我静静的想着,以前那么完整的一个人怎么会只剩这么一点灰,而且我是一个连骨灰都没有去收的人。我默默的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任旁人给我披上孝帕,不知过了多久,别的亲戚前来烧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没有点香。

做好相关的后事处理,我跟姐姐不知在谁的家里住下了,过了两三天,因为要回家,才发现我什么也没有带,看着姐姐画了美美的妆,我才想到去洗脸,然后跑到姐那里化妆。回去的路上不知道剪了谁的手机还是机票,只知道与他是微信好友,但是却找不到这个人的存在,于是我就大胆的用了他的机票,乘了飞机。进站的时候,是别人先进去,我说票在他那里然后他给乘务员看了一下,我就进去了,出站的时候我们找了一个没有人检票的出口出的。当时很好奇,怎么还有人不看身份证就让进了,等清晨到了,原来一切都是我做的梦。出检票口后,跟我一同回家的不知是谁,在检票口碰到了一个他很害怕的人,我问他名字,他告知后我似乎觉得那个人很熟悉,好像是我之前的一个老师。

我们逃跑了。

我的书包不小心掉进水里,之前我捡到票的那个人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我拿了他的充电器,我仔细看那个手机号码和那个人,发现原来是我大学社团的朋友。我使劲的解释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我把我书包浸水的充电器(电脑)给了她。然后她就走了,我到处找她,在一间小隔间里找到了她,我站在窗前不停的解释,她也说原谅我了,但是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她的原谅。我继续道歉:“我真的不知道是你的,如果知道的话,我也不会用了,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她简单的忽悠了我几句就跟朋友继续玩了。

不知不觉的眼皮耷拉的睁开,原来一切都只是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