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那一刻感觉真好

1:小雅的身份

“这次公司的30周年庆典,我可以以你女朋友的身份出现吗?”小雅拿着手机,看着微信上那个熟悉的头像,这一句话,她在输入框里按出来,看了一会又删除,想了一下她又按了出来,又慢慢地删除。来来回回几次,最终不听话的手,不由自主地把这个句话发送了出去。

没过一会,手机就“嘟”的一声响了,小雅像箭一般速度拿起手机,是余少良发过来的,对方回复她了。

“宝贝,再等等好吗?”

小雅深深叹了一口气,眼睛无力地垂了下来,尽管这个答案如她所料,但心里仍然充满了惆怅。她觉得口里有些干,拿起旁边的咖啡,却发现咖啡已经凉了。

手提电脑的页面还是停留在PPT的第一页里闪烁着,她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时钟,已显示是凌晨的1:10分了,心里想着过两天余少良需要这个演示文档给客人作推广活动用,她赶紧站起来,把凉的咖啡倒掉,重新冲了一杯热咖啡,喝了两口,强压下心里的万千思绪,投入工作。

小雅大学毕业后就离开了家乡和原来读书的城市,应聘到这家公司上班了。在这家公司小雅认识了也是刚毕业的比她早一个月入职的余少良,余少良做业务员,她做文秘工作。

每一次小雅都认真帮他处理业务上的文件,一来一往两个年轻人就互生好感,偷偷恋爱上了。余少良得益于小雅的帮忙,也因为他个人的努力及天赋,为公司谈成了很多的生意。他很快从业务员升职到其中一个业务部的经理,前途一片看好。

因为公司明文规定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尽管她们两个谈恋爱就快5年了,但保密功夫做得相当的好,加上余少良经常出差,所以仍旧在同事面前表现出单纯的同事关系。

有时候碰上难搞的客人,心情不爽,他也会在办公室的同事面前对小雅发脾气。本来不是文件上的错误,他也非让小雅在同事们面前难堪。

事件过后,他又单独跟小雅不断地道歉,说这只是他在同事面前表演表演而且,并不是存心想伤害小雅,这样做会让人觉得他们的关系只是普通同事关系。

爱一个人,就应该成全他的梦想,这是小雅一直心甘情愿帮忙和照顾余少良的理由。她知道余少良工作辛苦,她隔三差五就到余少良租住的房子给他搞卫生,洗衣服、被套,上网学习做菜,煲汤给他喝。

余少良十分享受她的照顾。他不知道,她作为一个城市里长大的独生子女,之前在家,这些家务活,她的父母从来都不用她做的。

她提出过很多次,她要堂堂正正作为他的女朋友。她可以离开这家公司,另外找工作。但是余少良说,他正在上升阶段,公司有三个业务部,他如果要脱颖而出,离不开小雅的帮忙。

所以每次当小雅提出她不想做他的隐身女朋友时,他都摸着自己的胸口位置,认真地向小雅承诺:“我爱你,我再努力一点,过了这一年后,我会第一时间向大家宣布,我的女朋友是你。我要娶你!”

小雅体谅余少良的苦衷。他一个从单亲家庭出来的贫穷的大学生,他的爸爸有外遇,与他妈妈离婚了,他受过太多因为贫穷带来的白眼及苦恼了。他把读大学的债款还清后,他还需要出人头地。他好不容易得到这个证明自己的舞台,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但是相处的时间长了,小雅对这份爱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小雅有时候会问自己:这样一段总在黑暗中的爱情,真的值得维持下去吗?

2余少良的礼物

余少良也是对小雅有所表示的。每一次,他从外地出差回来,都会带上当地特色的小礼物,或食物到办公室来。当然,他们业务部其他人都会有礼物的。但是他给小雅的礼物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每一次总是神神秘秘地对小雅说: “回到家再打开哦!”

小雅收到余少良带给她的礼物,尽管每一次高兴又好奇地回到自己的小窝再小心翼翼地拆开,其实觉得与其他同事的礼物也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差别,她仍然如获珍宝。

她觉得余少良还是把自己与其他同事区分开来的,每一次她都在心里默默地确认:嗯,是的,他心里是爱我的,是当我是他的女朋友的。

每一次他谈成了一笔生意,心情好的他就带小雅去一个离公司远远的,但情调非常好的餐厅吃晚餐。他还会在网上相熟的花店提前预订好一束粉色的玫瑰花,在晚餐吃得差不多结束前,叫花店的快递员准时送到餐厅,送给小雅。

小雅觉得这是她和余少良相处最美好的时光。在双手接过花店快递员递给她鲜花那一刻,她感觉真好。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坐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可是,上两个星期,他们也同样去到那家相熟的餐厅吃晚饭。刚坐下不久,就遇到了公司技术部的李经理和他的太太。原本余少良紧紧握着小雅的手,在他眼光瞅到李经理进门的那一刻,却毫不犹豫地,像触电似地松开了,正襟危坐。

他非常自然地朝李经理打招呼,邀请他们一齐进餐。他跟李经理解释,他们刚刚约了客人,可客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只好和他的助理小雅一同进餐了。李经理表示理解,业务部嘛,外出应酬客人是常有的事。

他们四个人一边客客气气地吃饭、一边天南地北地聊天,就像普通的朋友一样。小雅看到余少良虽然与李经理谈笑风生,但他的右手一直飞快地在手机输入框里,输入文字,满脸的焦虑。

吃到一大半,小雅透过餐厅的落地玻璃,看到那位熟悉的送花快递员拿着一束粉色的玫瑰花,正站在门口。他拿着手机,看完手机后,疑惑而好奇地向店内张望了一会,然后又带着鲜花转身离开。

晚饭结束后,余少良说去个洗手间。他放在小雅旁边的手机响了一下,小雅看到屏幕上显示那家花店的微信,里面还闪烁着绿色的一行字:”余先生,这次鲜花已按照你要求取消送达,但款项不退哦,请谅解!”

3公司庆典

公司的30周年庆典热热闹闹地在市里的大酒店举行,这是小雅第二次参加。听说是5年一次,上一次小雅刚进公司,不了解,没有好好化妆、也没有穿晚礼服就参加了。

后来她了解到,公司会邀请很多客人过来,所有部门的同事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穿上礼服出现的。小雅想这一次,自己美美的出现在余少良面前,绝对不能在别的女孩子面前失去光彩的。

她一大早起来,在化妆之前认真清洁皮肤,然后做了一个面膜。她坐在化妆台前,取出粉底液,轻拍均匀涂抹于面部,再取出粉饼,蘸取适量,在粉扑上揉匀,轻轻按压均匀于面部。然后一笔一划弄了一个大地色系的眼影,眼影结束之后认真化好眼线,把睫毛夹了一下,然后刷睫毛膏,涂上腮红,画好了口红。

她看到花了1个多小时化妆好镜子里的自己,杏脸桃腮,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看上去尽管不是貌似天仙,回眸一笑百媚生,但也赏心悦目、楚楚动人。

小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她心里觉得不踏实。“我是在担心,自己不够别的女孩子漂亮,余少良会移情别恋吗?”她叹了一口气,偷偷地问自己。

她本来想叫余少良开车过来接一下自己,但是想了一下,觉得这不可能。余少良不是说,不会在这次公司庆典上宣布他们的关系吗?又怎么会过来接自己呢?但余少良这么努力,还不是为了尽快公布自己的身份吗?这个时候,我怎么会无理取闹,执著于这些小事情呢?

她对着镜子,努力地挤出笑容,笑了几次后觉得脸有点缰,提起精神,打了一部专车到酒店去。

她到达那个装饰隆重的公司庆典现场,一眼就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余少良。他衣冠楚楚是那么的高大英俊,气宇轩昂,如鹤立鸡群一般。他正周旋在客人当中,自信谈定,谈笑风生。小雅想:这个男人透着一股自信向上、优雅不凡的魅力,这正是牢牢占据自己内心位置的原因吧。

余少良也一眼看到小雅了。“阿,好漂亮阿!”他心里赞叹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隐约透着凹凸有致的身材,长发飘逸中露出肤如凝脂的香肩。她婀娜多姿地向他这个方向走过来,容颜秀丽,气度高雅,如画里走出来一样。

正与余少良热聊着的几个客人,也一直注视着小雅到来,他们彬彬有礼、不约而同地笑着问:“这么漂亮的仙女,有带男朋友来吗?可否赏脸跳一支舞?”

小雅偷偷看了余少良一眼,他带着礼貌的笑容,握着酒杯,依偎在吧台边静静地看着小雅。小雅礼貌地推脱着,她多么想,这个时刻余少良马上伸出他的手,把自己搂到他的身边,然后自豪地告诉他们,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这个时刻她等了很久了,可惜他没有。

余少良就像个安静的美男子,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一样。小雅看到余少良这么长时间,却没有半点表示。她哀怨地看了余少良一眼,心里生气又无奈地随其中一个客人进入了舞池。

余少良看着那个客人拥着小雅的纤腰在舞池里,心里难受。他抿了一下嘴唇,目光闪烁,有话想说但又活生生咽了下去。他握着酒杯的手轻轻地颤抖,另外一个手他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仿佛随时一拳可以KO了对方。

他多么想此刻大声地告诉他们,小雅是属于他的,小雅是我余少良的女朋友!请放开你的脏手!他咬牙切齿,忍住了。

他叫吧台的侍应生倒满了一杯烈酒,仰头狠狠地一干而净。几个客人相呼:“后生可畏阿!小余好酒量!再来一杯,干,我们干!”侍应生再给他倒满一杯,余少良露出他职业有分寸的微笑,举杯客气道:“还望各位老总多多关照阿!”他把酒一口闷下,只觉得酒入肝肠,苦不堪言。

过了一会,司仪宣布,老板要出场讲话致词了,小雅回到她们部门的桌上坐好。同部门的几个同事看到小雅小声赞叹道:“小雅,你今晚真美!”小雅连声礼貌道谢。大家安安静静坐好,听老板洋洋洒洒发表了一大串的感言。

最后老板宣布:他那个从美国读书回来的独生女儿,王芳将加入公司业务部,大家纷纷鼓掌表示欢迎。

王芳看起来挺年轻,圆圆的脸蛋,顶着一头张扬的黄色短发,戴着两个大大的眼环,一晃一动的,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她穿着那条庄重性感的黑色晚礼服与她的气质显得有点不协调。但是她气场强大,举手投足间十分有魅力。

老板宣布大家自由享受晚会后,小雅看到王芳走到她们业务这一桌来了。大家起身恭迎,她居高临下地客套了一下,挑了一下眼睛,冷淡地问:“谁是余少良,我爸说让我先跟他学习!”余少良马上恭恭敬敬地回答:“王小姐,你好!我是!”王芳上下打量了余少良一番,似乎满意地点点头,向余少良伸出右手“请多多指教”。

余少良礼貌而绅士地握住了王芳的手,小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她看到王芳与余少良的手握紧一齐时,王芳的脸升起了一朵红晕,居然少女十足甜甜地冲余少良笑了。

3余少良的承诺

王芳到了小雅的部门,很快地进入角色了。不多长时间,她就明目张胆地向同事、向小雅打听有关余少良的一切。有时也会跟她老爸要求,她要尽快熟悉业务,必须随余少良外出会见客人。小雅越发觉王芳的目的很明确,她洋鬼子性格暴露无遗,她要追求余少良了。

小雅在余少良租住的地方,精心做好了晚餐。两人一起吃完饭后,小雅一个人在厨房洗着碗,她对余少良恳求说:“我们公开关系吧。我觉得我快失去你了。”

余少良从小雅身后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用嘴轻柔地咬了一下小雅的耳朵,呼出温柔的气息:“你怎么会失去我呢,你看,现在这一刻多么美好。我就在你的身边,你是我的女主人!”他在小雅的脸上响响地亲了一大口:“我爱你!以后不要胡思乱想哦!”

“少良,我们辞职吧!其实以我们的学历和经验,再找一份工作也不难。我们不会混得很差的。”小雅放下碗,转过身也搂着余少良,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

“怎么可能辞职呢?我在这家公司做了6年了,好不容易才混到现在这个位置。再做一年,我就可以在这个城市供个首期买个房子了。到时,我们就可以在这个城市有个安身之处了!”

“但我不介意先和你结婚,以后再买房子的。”

“不,我怎么可能委屈了我最心爱的女人呢!”

“要不,我搬到你这里住吧,这样我们可以省些房租阿!”

“不行,这样我们很容易被同事发现的。”

“要不,我问我爸妈给我们首付,今年就先买了房子好吗?”

“不,我不能要你爸妈的钱的。我真的爱你,再多等一年,宝贝,就一年好吗?”余少良不等小雅回答,就搂着小雅热吻了起来。

两人又如常地工作、生活相处。每过一天,小雅地把办公桌上的台历划掉一天。每划掉一天,她觉得离两人公开相处的日子又前进了一天了。她虽然心里忐忑不安,但是她相信余少良是真心爱她的,她对未来满怀期待。

有一个晚上,小雅回在自己租住的地方,刚洗完澡就感觉头痛,心里压得好像透不过气来。她打了个电话给余少良,问他是否可以到药店给她买药过来。其实,她心里更想余少良过来陪陪她,不知道为什么人不舒服,就显得特别的脆弱。

余少良回复她,他现在正陪客人应酬,走不开。叮嘱她马上下楼去药店买个药,吃了好好睡个觉,晚点他再过来看她。他给小雅发了几个抱抱和吻过来。

小雅在床上休息了一会,迷迷糊糊睡着了。她一觉睡来,仍觉头痛得像裂开一样。她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到了晚上12点多了。

她哆嗦着爬起来,努力睁大沉沉的眼睛,用拳头重重打了几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又按摩了几下太阳穴。慢慢把脚伸下床,脱下睡衣,穿上胸罩,慢慢地像用光所有的力气一样才穿好一套外出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吸着一对拖鞋,拿上钱包和锁匙,开门,关门向楼下走去。

她扶着墙壁,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从3楼她买完药,从药店里走出来。突然,她看到药店的马路对面那家豪华的酒店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是余少良!她还看到一位顶着一头张扬的黄色短发的少女,正像一条蛇一样紧紧缠在余少良的身上,是王芳!

这个昨天晚上在自己的小房子里,还拥吻过自己的男人;这个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握过自己一次手的男人,此时此刻正在酒店的门口,在光彩耀眼的灯光下,明目张胆地搂着别的女人,热烈地、忘我地激吻着。吻了一会,余少良紧紧搂住王芳的腰,王芳贴在他的身上,两人走进了酒店的大堂。

小雅的眼泪像缺了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她狠狠地用衣袖不断拭擦自己的嘴唇,觉得恶心万分。胃里突然涌上一股热流,她蹲下地上,张开嘴巴,吐着出来。清冷的晚风吹过来,她觉得很冷,双手环肩蜷缩着身子前行。

小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所的。她抱着余少良送给她的毛公仔,像一只受伤的小猫。怔怔地瘫软在床上,两眼无光,也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耳朵边一遍又一遍响着余少良的声音“我爱你!宝贝。明年我们就公开我们的关系,然后我们结婚,你做我的女人!”

她一夜无眠,余少良也没有过来。刚到上班时间,她打了个电话到公司人事部请了一天假。

中午余少良打电话过来了,不断地向她道歉,说昨晚陪客人喝多了酒,担心过来影响小雅休息,所以他一个人回家了。他心虚地问:“小雅,现在好点了吗?我明天又要到外地出差2个月了。晚点过来陪陪你好吗?”

小雅说:“谢谢,不用了。我很好!”她非常的冷静,冷静得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用麻烦了,你明天出发,你花时间收拾东西吧。再见!”

她第二天回到公司,公司的同事向她八卦说:“昨天早上我们都看到老板的千金王芳,搂着余经理的肩膀来上班的哦。看来一直高不可攀的余经理已经默认了王芳是他的女朋友了,想不到那么优秀的人才,最终还是落入俗套,我们好多女孩子都心碎了呢。”

小雅咬着嘴唇,低着头安静地听同事说完,同事每说一个字,就像一把句刺一下她的心,心很痛。她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那真的祝贺余经理终于觅到佳人了!”

余少良是带着王芳一同出差的,这段时间,他几乎没有打电话给小雅。小雅辞职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在余少良回来之前离开了这家公司,搬离了她的小窝,也更改了她的所有联系方式。彻底与余少良断了联系。

走下来,她花了半个小时。幸好她虽然租住在一间比较旧的单人房里,但胜在这里是个老城区,还比较安全。这一路的路灯都明亮地照着,街道两边还有很多店铺没有关,饭店里还人声鼎沸。她知道走过这个路口,再走过两个街道,就有一家24小时开着的药店。

她买完药,从药店里走出来。突然,她看到药店的马路对面那家豪华的酒店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是余少良!她还看到一位顶着一头张扬的黄色短发的少女,正像一条蛇一样紧紧缠在余少良的身上,是王芳!

这个昨天晚上在自己的小房子里,还拥吻过自己的男人;这个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握过自己一次手的男人,此时此刻正在酒店的门口,在光彩耀眼的灯光下,明目张胆地搂着别的女人,热烈地、忘我地激吻着。吻了一会,余少良紧紧搂住王芳的腰,王芳贴在他的身上,两人走进了酒店的大堂。

小雅的眼泪像缺了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她狠狠地用衣袖不断拭擦自己的嘴唇,觉得恶心万分。胃里突然涌上一股热流,她蹲下地上,张开嘴巴,吐着出来。清冷的晚风吹过来,她觉得很冷,双手环肩蜷缩着身子前行。

小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所的。她抱着余少良送给她的毛公仔,像一只受伤的小猫。怔怔地瘫软在床上,两眼无光,也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耳朵边一遍又一遍响着余少良的声音“我爱你!宝贝。明年我们就公开我们的关系,然后我们结婚,你做我的女人!”

她一夜无眠,余少良也没有过来。刚到上班时间,她打了个电话到公司人事部请了一天假。

中午余少良打电话过来了,不断地向她道歉,说昨晚陪客人喝多了酒,担心过来影响小雅休息,所以他一个人回家了。他心虚地问:“小雅,现在好点了吗?我明天又要到外地出差2个月了。晚点过来陪陪你好吗?”

小雅说:“谢谢,不用了。我很好!”她非常的冷静,冷静得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用麻烦了,你明天出发,你花时间收拾东西吧。再见!”

她第二天回到公司,公司的同事向她八卦说:“昨天早上我们都看到老板的千金王芳,搂着余经理的肩膀来上班的哦。看来一直高不可攀的余经理已经默认了王芳是他的女朋友了,想不到那么优秀的人才,最终还是落入俗套,我们好多女孩子都心碎了呢。”

王芳咬着嘴唇,低着头安静地听同事说完,她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疼痛,她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那真的祝贺余经理终于觅到佳人了!”

余少良是带着王芳一同出差的,这段时间,他几乎没有打电话给小雅。小雅辞职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在余少良回来之前离开了这家公司,搬离了她的小窝,也更改了她的所有联系方式。彻底与余少良断了联系。

4小雅的幸福

一年后,小雅参加了大学同学认识10周年相聚,遇见那位曾经追求过她的男同学陈健华。

陈健华在读大学时,就曾经在班上对着全班同学念他写给小雅的情信:“我喜欢你,我爱你,小雅!”但小雅并不喜欢他,当时觉得他太不成熟了,怎么会如此不知道收敛,让自己在班里同学里难堪呢。

现在过了几年重遇陈健华,长相平凡的他变得成熟稳重了。但他一进来看到坐在人群里的小雅仍然两眼发光,激动走过来问:“小雅,好久不见,你有男朋友吗?你结婚了吗?”他觉得自己问得突然而有点不礼貌,不好意思笑了:“毕业后,我一直都找不到你。”

小雅默然神伤,苦笑了一下,心里想:是阿,毕业后,我到了另一个城市上班就遇到了余少良了,那5年来就活在余少良的世界里了。心里除了余少良就是余少良了。

大家饶有意思地看着他们,小雅轻声回他:“都没有呢!”

他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笑了,急急忙忙跑到主席台上对着麦克风说:“同学们,请安静一下。我要宣布一个重要决定!”

大家安静了下来,他在麦克风里大声说:“我宣布我要追求我的女神,小雅同学做我女朋友!大家不能跟我争哈!谁跟我争,我都会不客气的!”全部同学,一起起哄,小雅羞红了脸。

小雅看着陈健华在众人面前,堂堂正正地告诉大家,他要自己做他的女朋友那一刻,感觉真好。这是她之前5年来想了很多次,却没有实现的愿望。看着陈健华真诚的脸,她突然明白,真正爱一个人,是有勇气及担当,会迫不及待地告诉众人:“我爱的人是你!

之后的陈健华带着小雅认识他的同事、朋友和家人。每一次他都紧紧地握着小雅的手,自豪而高兴地告诉别人:“这是我女朋友,小雅!”

半年后,陈健华在一个元旦倒数现场的广场,双手捧着她最喜欢的粉色玫瑰花,在众人面前单膝跪下向小雅求婚。在冷冷的寒风中,小雅看着陈健华在众人注视下,双手举着玫瑰花一脸渴求地等待自己回复那一刻,感觉真好。这感觉如春风拂过般温暖,她含着幸福的泪水答应了。

婚后的陈健华,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活。每次小雅想去帮忙,他就搂着小雅说:“这些活怎么能让我心爱的女人去做呢,你上班忙了一天,就歇歇哈!”

小雅端着一杯茶看着这个,同样上了一天班,在厨房里快乐忙活的男人。他此刻正在厨房里弄小雅喜欢吃的红烧鱼。这个红烧鱼,之前小雅做过,但是余少良说他不喜欢吃鱼,小雅再也没有吃过了。

小雅看着厨房里柔和的灯光照在他高大的身上,锅里的热气腾腾升起那一刻,感觉真好。她把手上的茶放下,紧紧搂住陈健华的腰,闻着他的身上熟悉的舒服的味道,脸上洋溢起幸福的微笑,她心里确认:是的,这才是我一直寻找爱情的感觉,是快乐而温馨的。

5 余少良的玫瑰花

这一天早上,小雅从医院出来,她心里美美的。她的包包里放着一份验血报告,是前天她偷偷去医院做的检查,她一拿到结果,马上打电话告诉陈健华,他就快做爸爸了。


小雅从电话里他的声音就可以想象到他听到这个消息后那一刻,高兴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她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忽然一个人拿着粉色的玫瑰花挡在她的面前。她看着他,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张脸,这是曾经意气风发、优雅不凡,她曾经花了5年爱的那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余少良。

他右手拿着玫瑰花,左手不自觉地搓着手指,他的神情有点憔悴,眼睛布满了血丝,看着小雅的眼神有点闪躲。

小雅不禁仔细打量他,他穿着仍然很体面,但是他的皮鞋沾着灰。以前每一次小雅都会把他的皮鞋擦得闪闪发亮,像新的一样,难道王芳没有帮他擦皮鞋吗?哦,不,王芳可是千金小姐阿!那么应该有佣人会做的吧?哦,难道他到我这个城市出差吗?

“小雅,你好吗?”他仿佛用尽所有的勇气吐出这句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很好!”小雅爽快地回他,她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肚子,脸出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恨他,如果不是他,也许自己也不会知道真正的爱情感觉是怎么样的呢?

“你到这里出差吗?”小雅随口问道。

“不,我到这里找你。我记得你身份证,你是这个城市的,但是我不记得具体的地址了。”他低下头,不安地看着地下,声音也越来越低。

“哦,你找我?”小雅有点吃惊。

“嗯,我出差回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你了。”

“你不是和王芳一齐了吗?”

“是的。”他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回复小雅。

“恭喜你找到你真心喜欢的人!”

“不,小雅,你走后,我才知道我最爱的人是你。王芳,她不适合我。她总在办公室里不顾我脸面,大声呵责我。”

“哦?”小雅的脑海里闪过之前余少良不也曾经这样对自己吗?他不也在办公室里在同事们面前让自己难堪吗?之前说什么来着,哦,让同事们觉得自己与他之前是普通同事的关系。想不到,他也有这么一天阿?!

“王芳还说,我是看上她的身份地位才愿意与她一齐的,说我利用她快速上位,她把我的客人全部抢了过去后,就跟我分手了。”余少良说得略略有点激动,拿着玫瑰花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另外一个手握成了拳头。

“那你肯定是深爱过她吧?你那么快就跟她上床了,确认你们的关系了!”

“你看到了是吗?”他稍稍停了一下:“那天我喝多了。”

“是吗?谢谢你让我看到了!”

“小雅,对不起,我欠你一句对不起。我前天在路对面看到你在这医院出来。我这两天天一亮,我就到这医院门口等你。我觉得我会遇上你的,老天爷肯定被我感动了,我今天一早就看到你进医院了,我赶紧买了一束你最喜欢的粉色玫瑰花。”

余少良把玫瑰花双手递给小雅:“小雅,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已经辞退了,我们重新开始吧!”

“不,少良。我已经结婚了。我不会跟你一齐的!”小雅斩钉截铁地回答他。

小雅原以为自己听完之后会大快人心,然后痛痛快快地奚落他一翻。可是没有,原来只有爱一个人才会有心痛或怨恨的感觉,不爱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时小雅看到陈健华捧着一束粉色玫瑰花,在远处正向自己走过来了。她高兴地朝陈健华一边挥手一边快步走过去:“老公,你怎么来了?”

陈健华赶紧迎上来,把手中的玫瑰花双手交给小雅后,双手轻轻揽住小雅的腰:“老婆大人,小心呀,现在你不是一个人啦,你肚子里还有个宝宝啦!”

小雅紧紧地捧着玫瑰花,看着陈健华一脸开心又紧张的神情那一刻,感觉真好。嗯,这是胜于爱情的感觉,对,就是亲情的感觉。

她走了一段路,转过头看了一眼,余少良已经不在了。地面上丢弃的那一束粉色的玫瑰花,孤孤单单地躺在地下,几个行人没有留意,从这束花上直接踩了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