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凌玲生的是女儿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心里暗暗埋怨我妈。我妈是那种典型的职业女性。从小到大,我妈比我爸赚的还多。也就是说我见到妈妈的时间是很少的。这些年,她简单粗暴的教育我,小时候有次偷偷捡起她掉到地上的五块钱,是我爸拉着她打我的手说,别打了,小孩子嘛,记住就行了。然后转身问我,还有没有下次了的。是我爸。

我对我爸也并没有什么很好的印象,可是你知道的,一个女孩子,想要伪装自己过得很好,要么是靠爸爸,要么是靠男朋友。后者有拉仇恨的嫌疑,所以我总是在心里,替我爸粉饰太平。

这不是我抱怨我妈妈的全部。如果按照开篇的那种模式写下去的话,我妈应该是个事业有成的女性,可是不是,她太执拗的性格和不够高明的情商,经常在职场受挫。她又是个过分真实的人,希求做好了事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回报,对所有“暗箱操作”嗤之以鼻……不需要我说下去了,你大概知道,她在职场,混的有多惨淡。

长大后,我妈经常夸我伶俐。

逢年过节,亲戚们总是上演一出大戏,这场戏里所有别人家的孩子都靠边站,大家卯着劲儿的突显自己家的孩子。不管这个孩子的优点有多牵强,父辈们总是可以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推到舞台中心来。我很小时候就知道“我爸是李刚”的重要性了。因为舅舅们、姑姑们总是有办法,把我家丑化成跳梁小丑。

好像也是真的丑,一家人没有特别浮夸的穿戴、乘坐的交通工具是火车,带去的礼物没有特别包装精美的盒子。我们和他们是传统意义的一家人,但是又是无数个小家,组成的磕磕绊绊的“大家”。

几年后,职场有人说我聪明。

这当然不是贬骂,可也不是夸赞。但是能在职场里,做到可以全身而退的人,被赋予一句聪明,一点也不过分。职场瞬息万变,你需要有好眼力。还要有靠近的本事,和留下来的运气。你知道职场领导班子为求自保,最先牺牲的都是可有可无的人。

我们都是可有可无的人,不是吗?

被夸了很多次之后,我开始审视,我如今的伶俐当然不是遗传,但是我妈功不可没。我见过她歇斯底里的样子,我决定要做个不动声色的人,我见过她为不公愤愤的样子,我决定做个举足轻重的人。现在也依然参加家族聚会,我已经是那个不容忽视的“别人家的孩子”了。毕竟“李刚们”都老了,孩子们,都要靠自己才是。

你问我社会是不是最好的老师,其实家庭才是最好的老师。可你问我感激吗?当然不,我希望有足够的运气,从小到大生活在那种足够强大的家庭里,那样安全感才是得天独厚的。

当然,这一切都毫无意义,我依然感激,只是有时候想想这一路走来,有点唏嘘感叹而已。

因为当你发现,你拥有的一切,其实一点都不值得骄傲的时候,你会和我一样唏嘘的。毕竟我无法见人就说,你知道吗,我是个特别知分寸懂轻重的人,我很优秀的,你看到了吗?

女孩子,有三分骄纵,七分动人,才是最可爱的样子,至少是我希求的。你见过哪个漂亮姑娘没有脾气呢?就是这个道理。

最近也在看《我的前半生》。“前夫哥”有回头的倾向了,普天同庆下一股咬牙切齿的“你也有今天”的看好戏的味道。你说人生最成功的真的是让辜负过你的人回头吗?我不这样认为,只有没放下的人,会介意他是否回头,放下的人,忙着追求新人生的时间都不够,谁还care你呢?

我们那么介意输赢,是因为输靠的是实力,赢全凭运气吧。

最惨的大概是凌玲了,但是很心疼她儿子。她儿子可比罗子君的儿子懂事多了。可懂事的人,通常没什么好下场。

这个小男孩,我觉得特别可怜,他有个精于算计的妈,带他完成一次阶级的跳跃,带着他住进了豪宅广厦,可我还是觉得他可怜。他妈从小教给他的就是努力去拼搏,爱的成分太少了。

我对朋友说起这个孩子,不管以后的生活是丰盈还是区区温饱,内心都有一个大窟窿吧。

如果凌玲生的是个女儿呢?更加不堪设想,对吧。

我听过最荒诞的故事,是我一个执教的朋友告诉我的。她班级里有两个小女孩,一起上学放学,一辆车接送,一个司机接过书包,可是两个女孩子关系一点都不好,在学校监控看不到的地方,A总是把B打的鼻青脸肿。然后第二天上学,A会满脸的巴掌印。我朋友很奇怪,就做了家访。据说是落荒而逃出来的。

你敢相信吗,当今社会,真的有一个丈夫,两个太太的家庭,A是小三的女儿,B是正室的女儿。所以每次不管A在外面多猖狂,回到家都会受到家法伺候。小三是没有资格使用家法的……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我朋友没有看到结局,结局或许如你我猜想的那么惨不忍睹,或许不是 ,反正有各种可能。

我对小三没有多深恶痛绝,早年间看《蜗居》,我很喜欢宋思明那样无所不能的父爱。当今社会,我们或多或少,喜欢过一个“有主儿”的人,不然午夜电台那些演讲稿,哪个作家也杜撰不出来。我们不去做小三,不是因为道德多高尚,只是因为你没有那么强烈的,想要得到些什么。

说爱有点可笑了,说惊喜刺激有点俗套了,像凌玲,她想摆脱一种生活,跨越一个阶级,这就是她做小三的理由。当我们有足够强烈的拥有欲,道德的约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我不置评与否,我只是想,倘若有了孩子,我至少要给她/他,不遗余力的爱。我才不要他跟谁分享一个爸爸,一个房子,一段过去呢?

没有多伟大,只是,为了你,我愿意苦一点,平凡一点,只为给你一段健全的人生。再不济,我对你的那份爱,足以让我体面一点的活着。

我至今感激,我妈有一万个理由和我爸离婚,性格不合,三观不同,当初一段将就的婚姻,我现在看着都疼,她硬是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起来。这不是一个“我为了你才忍受”的歇斯底里的故事,这是一个用母爱浇灌时光,开出一朵叫“认命却不服命”的人生。

我终于相信且骄傲,我骨子里那点对聪明的不屑,来自我妈!嗯,还挺骄傲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