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一辈子

今天翻看空间“那年今日”,翻出一张老照片,瞬间打开记忆的闸门。年纪大了,果真喜欢回忆往事。

其实,这只是那帮朋友其中的一部分。这些朋友最初的标签是“小学同学家长”,对,没有猜错,是小王上小学时交到的朋友,同学家长。

我是不擅长与陌生人交朋友的,包括孩子的老师与家长。所以,加入到这帮小伙伴的队伍,是在小学五年级,也就是还有一学期就毕业的时候。

我们的群主是个老大哥,年龄最大、诚实严谨、心思缜密,什么事情都替大家考虑,所以王哥当仁不让就是我们的头儿。副群主,是个热情的妈妈,各行各业都有涉猎,所以热情开放,内通外联是她的强项。我属于狗头军师、联络员,外加联络点的站长。我们最经常活动的有六个家庭,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因为孩子,我们结缘。六个家庭,十二个爸爸妈妈,年龄相当,性格各异,职业悬殊,背景不同,但并不妨碍我们求同存异,和谐融洽。那时候,我们的群活动是丰富多彩的。每当周末之前,我们就会策划本期群活动。郊游、爬山、游泳、打球、烧烤、唱K、打牌、喝咖啡……丰富多彩,五花八门。孩子们当然是最最快乐的,与小伙伴一起,跳啊,闹啊,享受这最快乐的童年时光。

忘不了我们一起青岛方特的惊险刺激;崂山的团结协作;三山岛的沙滩烧烤;金泥湾的户外拓展。我们春天一起踏青看桃花;夏天去亲海冲浪;秋天登高赏红叶;雪后忘情打雪仗。那段日子,是最快乐的时光。

孩子们上学,妈妈们经常单约。我的诊所就是最好的活动场所。喝茶,聊天,或者干脆翘班,二楼开个房间打扑克。我们也小资地泡星巴克,说走就走去青岛八大关就为了拍照,在油菜花田旁若无人地蹦跳,在油篓寨的寒风中山顶吃火锅,最辉煌的是我们西厢赏红叶,被记者拍到上了晨报的头版。于是,我们几个妈妈开始统一服装,集体活动穿群服,引得众多的回头率,我们的活动更加起劲了。

后来,孩子们都上了中学,分到了不同的学校,我们的群活动依旧。孩子们不是同学了,但还是一生的好伙伴。我们还是抽周末和假期时间聚会,只是孩子们功课越来越紧,有个孩子去了国外读书,凑到一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但是家长们的聚会仍在继续。或大范围,或三两个单约,我们都特别珍惜这份友情。哪怕许久不见,牵挂不会改变。期待着孩子们明年高考结束,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聚聚吧?

好朋友,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