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诗传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保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附录:仓央嘉措情歌(曾缄译)

其六

一自消魂那壁厢,至今寤寐不断忘。

当时交臂还相失,此后思君空断肠。


其二十四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其二十九

密意难为父母陈,暗中私说与情人。

情人更向情人说,直到仇家听得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