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山】北票市台吉镇塔山2020.9.25

书接8月28日的台吉镇后山之行,当时我预测在西台吉营子那里,河边应该有个孤立的小山,小山上应该就是塔的位置。与我预料的完全一致,西台吉营子村的西官营子河边,准确说,是在河中央,有一个孤立的小山。

西官营子河汇聚了龙潭乡北部到大黑山(古代称为冷陉山)南麓的所有努鲁儿虎山流出的山水,由于西部地势梯度较大,河道较宽,沙石较多,河道平时水量不大,在西官营子村下游逐渐断流。由于坤头波罗村南面的太宝山、西关山的存在,东部地势逐步抬高,水道逐渐变窄,尤其拉拉屯、苗家湾子、邓家湾子、十家子等地,而西台吉塔山、西洼、哈只海沟这里地势低洼,如果水流不畅,就会形成淤堵,整个台吉镇都应是山洪分流之地,那么,塔山必将在水中央孤立。以前说过,塔主要是用来镇河妖的,也正说明这里以前就是洪水泛滥之地。

9月25日下班回来稍早,于是就从八盖山下拐入哈只海沟村,然后南行到山脚,哈只海沟南山与塔山之间都是洼地,布满了蔬菜大棚,如果要上山,可以从哈只海沟南山脚下通过一片小树林,步行沿小路上山,我是沿水泥路一直往东走,然后到三岔口再往西南走,奔向河边。一路上,有几处洼地,水泥路都泡在水里,可见这里水资源丰富。经营大棚的农民,早就把家安置在大棚边缘,塔山南面已经形成了小村落,要是以前,应该没人敢在这里安家吧。从最后一户人家的东房山小路上山,山腰处都是枣树,过了枣树林就没有路了,只能在荆条丛中穿行(其实走错路了,南面河边就有上山的石子路),已经进来了,继续上吧,反正山也不高。

到了有石场坑的地方,你会发现,沿着半山腰处,有一圈用石头砌起来的痕迹,还不同于坝墙子,只是整齐地用来固定地面,使上面的地面平坦,继续向上走,又有一圈这样的结构。然后再往上,到处都是砖块了,整个山顶都是,这种砖是明显的辽代沟纹砖,它质轻,没有脆棱角,可研磨和雕刻。现代的砖,脆、实而重,是由炉渣与黄泥土混合,脱坯定型,然后烧制,如果隔绝氧气状况下浇水就是青砖,主要是二价铁,如果高温下通风(大量氧气进入)氧化,就是红砖,主要为三价铁。辽代砖,我没有研究,我猜测,应该是草木灰、粘土与石灰的混合,草木灰质轻,粘土,增加粘性,石灰,质轻且有粘性。(这个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大家有没有发现,这种大圈套小圈,然后最上面是建筑(塔、坛、敖包等)结构是不是似曾相识?北京的天坛,红山文化的牛河梁女神庙,都这样的吧。

都说,有塔必有宝,基本都在塔基处,只有宝物才能镇妖,有宝物,塔才不会倒。那最著名的当然是朝阳北塔了,北塔地宫,北魏冯太后(北燕皇帝冯跋孙女)花了多少心血。这个塔山到底有没有宝,我们都不知道,也许只有盗掘者说得清吧,反正塔基深处好大的坑。

目前塔身南部是上山的道路,但由于西面临河山体被碎石场占有,山体已被削去一半,路已被破坏严重,基本没人上山了,塔身北部是宽敞平坦的地面,应该是祭祀或祭拜场所,或许以前也有庙宇,这样看来,以前上山道路应该在北面。站在山顶,可以清晰看到大黑山、龟山、哈只海沟南山、台吉南山,塔山就像一堵墙一样,横亘在台吉镇西部喇叭嘴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