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告别深度焦虑的

如果你不能按照你想的方式活,那么总有一天你会按照你活的方式想。

这是鸡汤文中的句子,但确实也是生活的真谛。人的思维方式总要和TA所处的现实相符合,最终不是改变所处的现实,就是改变思维的方式,只有这样自我才不至于在与现实的冲撞中被扯碎,生活才能继续...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有一段时间我的焦虑感严重到已经突破阈值的程度。我不想吃饭,不想出门社交,晚上一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脑子里就有个声音响起,“你在浪费时间”。我试着离开所在的环境,但是无论我到了哪里,在海上也好,在闹市也好,脑海中的声音从来没有消停过。直到有一天,我从一张别人拍摄的照片里看到我的样子,真可以用形容枯槁来形容。这个状态把我吓了一跳,那是一种最直接的触动,原来在别人眼中的我已经毫无生气到这样的地步了,于是那天晚上我开始反思我的焦虑。

我一直认为有焦虑感是并不是一件坏事,就是因为不满意,不满足才有焦虑,也才有改变的动力。因此我认为适当的焦虑是对的状态,毕竟比尔盖茨也说过“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十八个月。”但为什么我会深度焦虑呢?在那段时间里,我和工作的相处关系不好,有很多事是我不认同的,连带着有些身居高位的人我也并不认同,我很难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这段职业经历做匹配。这是原因,但当我试着问自己假设性的问题来探究的时候好像又不是原因了,如果工作上的这些问题都没有,我就不焦虑了吗?似乎并不是,我还是会一样,我才想明白我想要的不是工作上没有问题,而是我能解决问题。我不是为了得不到而焦虑,而是为缺乏得到的能力而焦虑。我的深度焦虑的问题在于获得这些能力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我那时候急不可待。

一个焦虑的人就像站在三岔路口的人,面前的两条路都可以让他舒缓内心的焦虑。左边的路是一条远路,需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就好像把自己变得更好,好到能够改变那些你所不认可的;右边的路是一条近路,只需要让自己符合这个环境的思路就可以了,就好像领导说这么做就这么做好了,反正别人也是这样的。该怎么选择?艾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永远都知道正确的路在哪里,但我从来不走。为什么?因为太他妈难了!”

又急又难,必定深度焦虑,而深度焦虑的状态是人无法承受之重。这正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们都笃定要走左边的路,但最后大多都拐到了右边的路上。

我无法改变,却是完全在我。我悟出一个道理,所谓的难是因为在时间维度上太吝啬了。比如你想在一周内写好字,很难,但是一年的时间呢?你想在一个月内减十斤,很难,但是半年呢?你想在一个月内和爱人改善关系,很难,但是一生呢?在拉长的时间维度上改变就没有那么难了。问题就在于我们在时间上是否愿意对自己“宽容”,这种宽容指的是应该回到事物的客观规律去,回到能力提升的逻辑上去。自然界的定律——量变引起质变,质变发生前必须有量的积累,这需要时间。

于是,我试着在时间的维度上对自己“宽容”一些,这种焦虑感真的就开始减小。慢慢地,我不再为自己在工作中无法做出精确有利的论述感到焦虑,而是集中思考每一次分析问题的逻辑和方法;不再为无法成功影响上级而感到焦虑,而是尽力做好每一次的工作报告;不再为无法融入一些话题的讨论感到焦虑,而是专心于自己的阅读和写作。我给了自己更长的时间维度,认真地去度过每一天。我也有意地屏蔽了那些周围不断有人功成名就的信息(在过去这也是让我深度焦虑的原因之一)。而这种“宽容”也影响到了对自我的认知上,我不再对自己那么地不满意,也发现了自己其实有一些别人所不具备的优点。(虽然听到别人的称赞我仍然觉得不真实)

这种“宽容”和懒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意味着有着确定的期限和节点以及行动计划。这方面的科学方法很多,但万事由心,改变心态是最关键的。目前作者的焦虑回到了正常阈值之内,是一种对未来有憧憬,对现状有不满,对自己有规划,每一天有任务的状态。我的朋友中也有为深度焦虑所困扰的人,希望这段文字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我对任何唾手可得、快速、出自本能、即兴、含混的事物没有信心。我相信缓慢、平和、细水流长的力量,踏实,冷静。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不自我建设,不努力,可以得到个人或集体的解放。——卡尔维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个穷人,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而在佛祖面前痛哭流涕,诉说生活的艰苦,天天干活累的半死却挣不来几个钱。 哭了半晌他突然...
    胜V彬彬有你阅读 304评论 0 1
  • 如果每次必须用无休止的眼泪换来你的改变,如若泪水做成的空囊一幅的枕头承载乞怜,即便爱,也爱得悲观。也罢,究竟心软!
    杯子筷子阅读 58评论 0 0
  • 导读:东汉末年,汉灵帝刘宏昏庸无能,宦官、外戚干政,又正值自然灾害,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农民起义不断。在那个社会动...
    课后辅导陈老师阅读 2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