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殊的爱好

                                                  初二14班  陈恳

    你来过,在我春日正盛的年少时。

                                ---题记

四颗鼓像四个小兵将我围在其中,一副鼓棒像是充满力量的武器,只等指挥的一声令下,我如运筹帷幄的军师,轻轻一击鼓面,激越的声响即从鼓底迸出。我自如地操控手里的“武器”,调控着“士兵”,优美的乐章徐徐蔓延开来,余音绕梁。打定音鼓,便是我特殊的爱好。

自初一加入学校的管乐团,老师因我有钢琴基础便把我送进了打击乐声部。忘不了初识定音鼓的那一天,老师把全体打击乐声部的同学召集在一起,让我们挑选自己喜欢的乐器。起初只是觉得打定音鼓一定很帅,英姿飒爽,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选了定音鼓。

当站在鼓前,试着奏出音符时,才发现我是如此兴奋,攥着鼓棒的手生出一层汗。我好像是个怀揣泥土的人,遇见定音鼓,它就有了瓷的模样。我心底的紧张、欣喜,在挥棒的须臾间,都像泥土一样被塑成了瓷的形状。每个音符都如同出窑的瓷器,带着我内心吞吐不定的情绪和气息。从此,我的少年时光有了它的陪伴。

我们一起暴晒,一起淋雨。豆大的雨珠从脸颊划过,晶莹的水露沾在睫毛上,使我眼里的定音鼓有点虚幻。雨点在鼓面上炸开水花,水渍洇染着鼓面。教练还在训话,我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不安。鼓面若是渗进了水,音色会大打折扣。我害怕心爱的鼓被淋湿,可口袋里没有纸便直接用衣袖拭去鼓上的水,一遍又一遍地擦着,湿湿的袖子黏在手臂上冰冰的,寒气钻入骨头。心里祈祷赶快结束训练。等将鼓推进乐器室里,我拿起抹布一点一点地擦着,心急火燎,边擦边絮叨:“求求你千万别坏啊。”夜色包绕着我,只剩我一人弯着腰在乐器室里擦鼓,好像在擦拭玉器一样,容不得半点瑕疵。它们貌似听懂了我的话,乖乖地陪着我,我压了压鼓面,还好没有松,它们仍美好依旧。窸窸窣窣的摩擦声是它们深沉的低吟,点缀了那个特殊的夜晚。

定音鼓是我特殊的爱好是因为它是一直陪伴我的朋友。它愿意听我诉说,当我被指挥批评时,我就轻敲鼓边,悦耳清脆的声音抚慰浮躁的心,涤荡内心的不悦。当今天有高兴的事儿时,便挑最难的那段来练,手中的鼓棒轻盈地舞蹈,在鼓与鼓之间划出美丽的弧线。它教会我如何沉下心,就像它厚实的身躯,深沉的声音,让人一下子冷静下来,着手面对眼前的问题。它与我一起经历训练中的苦与乐。我用汗水告诉它我的努力,它用美妙的音乐来回应。

再有几个月我就要离开乐团了,意味着要与定音鼓说再见了。它这位朋友啊,用音符充盈我的生活,陶冶情操。它低沉的嗓音、教会我的道理及我与它共度的日子,我都不会忘记。下次看到定音鼓,可能会像老朋友一样拍拍肩膀,悄悄说:“嘿,你都在,在我生命里的时时刻刻。”




                        我特别的爱好 

                                    钟嘉怡

时光像沙漏里的沙子,一点点的通过缝隙来到另一个漏斗里,伴随着老旧的时间发出的“滴答”声和“唦唦”声,时间过得真快啊!

小时候的我总希望自己有一项特殊的技能,或许是像魔仙一样会变身,又或许是有独一无二的超能力,而现在的我已经有了一项特殊的技能——朗诵。虽然它与想象中的超能力不大一样,但却是我最拿手也是我最特别的爱好。

第一次爱上表演是什么时候呢?是看儿时电视节目里的主持人,又或许是那些让人流连忘返的电视剧中的演员,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个梦想,我也有,那就是会飞,但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情,这是我最初的梦想,看着演员们腾空,我便会无限的向往,那飞起的自由感,当时的我以为这是他们才有的独特本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威亚把他们吊起来了。于是我就走上了语言这条道路,从最基本的咬字,发音到后来的朗诵,主持,一点一滴的向前走,最初的时候,我爸总会用那标准的北方口音来调整我这个口齿不清的南方音。为了这个咬字,我和他闹过别扭,那时候的我不再为主持感兴趣,满脑子想的只有两个字:放弃!但当我怀着忐忑与不安的心情走上台,白色的聚光灯打在我身上,身旁的广播播放着我发出的声音,我双腿紧绷,握着话筒的手出着汗,台下观众席的注视,以及他们的一举一动,让我多了分对舞台的胆怯,以及对主持这项爱好的放弃。但当我走下台,父母的,老师的鼓励,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主持的热爱再次在我心中燃烧,我重新鼓起勇气去面对我无数次想放弃的爱好。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之前对舞台的胆怯,更多的是对他的热爱与尊崇,从容的走上台,看着评委,展示着自己不断努力的劳动成果,当白色的聚光的再次打在我身上,我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从最开始的不愿上台,到一次次的磨练,我对主持的热爱也越来越强,每一次的上台不会像以前那样不自信,而是希望让大家认识我,让评委们认识我,我将以我最好的一面去迎接新的挑战,在这些成功的背后,有一颗种子在不断地萌发,那是我对主持的热爱。

    主持成为了我最特别的爱好,让我有了童年最特别的回忆,因为它,我才能获得奖学金,也因为它参加了团员活动,那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啊!我为自己而骄傲,也为自己拥有一项特殊的技能而自豪,它就是我的荣誉。

         

                        我特别的爱好

                                  石立 

小时候经常会被大人们“问你喜欢做什么,你有什么爱好?”我总会得意地说我喜欢画画。    第一次对画画感兴趣是在一次小型画展上。那时母亲带我走进大门,一股浓郁的墨香扑鼻而来,我环顾四周:纸上的画作没有色彩,这黑白的世界让我厌恶,正准备吐槽时,一幅画像是个风力强大的吸尘器,把我吸了过去。那是一幅山水画,上面的线条粗细相间,交错纵横,却丝毫没有凌乱。山间的细水,只用寥寥几笔轻轻带过,没有刻意描绘。山峰高耸入云,天边的云霄,朦朦胧胧,给我一种轻松愉悦之感,艺术的魅力让我无法脱身。    后来,母亲为我报了美术班,刚进班的我人生地不熟,画画技术特别差,老师给我们范图,教我们拿笔,临摹,上色。从蜡笔到彩铅,从动物到人像,从生疏到熟练。经过不断的训练,我渐渐认识了美术。    长大了些,我开始步入素描的大门,初次来到这黑白的世界里,更多的是不习惯。外面的世界五颜六色,为何这如此单调?但我拿起铅笔,在纸上留下的是歪七扭八的线条,而同学们的笔像是被施了魔法,一笔一划,构成一副富有灵性的画卷。我看着自己的画卷,粗糙凌乱的线条,被蹭糊的画面,没有丝毫层次感,面对丑的物体,我开始本能的逃避。喜欢被自信心打压下去,每周都想用各种理由逃离画画。可当我每次迫不得已地到画室时,耳畔铅笔触纸的沙沙声如音乐清脆悦耳,伴随它,我迷迷糊糊的在贫瘠的素描纸上耕耘。    现在的我拿起画笔,纸与指尖的温度仿佛融合到了一起,指尖的笔触缓缓盛开,凝固在视野中,优美的乐曲环绕,几分思绪,化成了纸上的传奇。在这一幅幅画中,我对它的感情愈加愈浓烈。    为了更好的了解美术,老师还推荐我订“美街报”,让我知晓世界画家们的一生,让我从他人的品析中吸取优点并加以学习。    在我看来我的爱好是高雅的,它需要不断学习,认识,接受,探索,追求,升华从而形成高尚的境界。而在我们生活中的所有事物,何尝不应是如此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