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T60,无意邂逅竟成爱

文/半个错别字


【一】无意竟成行

半年前,因喜欢王路的文字,加入了他的读者群。

而实际情况是,他的每个读者群都有二三百人,刚进去的时候,看到各路神仙各显神通。

不久之后,或许是新鲜感逐渐退却,大家慢慢开始含蓄寡言,就和两口子过日子一样,七年之痒很快来临。

不过,它是7天之痒。

然后,大家就各行其事了。

像所有的群一样,沉默的永远是大多数,大家趴在水底下,冷眼人来人往的。

少数的其他人则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两天。

鸡汤、佛教、股票……大众热点纷呈变换。

诗词、音乐、哲学……小众爱好你来我往。

偶尔点缀一下暧昧的情色的幽默。

繁华中的落寞,永远是最大的寂寞。

不多久,我就和另外几个臭味相投的小伙伴另起炉灶了,微信群号:潘多拉盒子。

盒子里的小伙伴们是来自天南地北的各路神仙妖怪:百科全书的度弟、异次元精灵怪cube、圣母玛利亚Lisa、摩登伽女猫咪、百变花旦徐徐、维摩天使玲子、漂亮巫婆……大家每天都有绝世武功登台亮相,唯有像我这样的呆瓜笨脑没啥才能展示,穷极之下,只能每天把两只臭脚丫子弄上去,并分享跑步的公里数——那个时候我练习赤脚跑——故,以此期待出奇制胜。

哎!还别说,这一招他们一般人还不会。

于是,大家本着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取长补短,逐步提高的交友原则,竟然有几个小伙伴愿意跟着我跑步了。

然后呢,大家跑的很嗨!

再然后呢,大家就说找一场比赛聚聚吧。——后台有人喊话:深马吧!

再再然后,大家望眼欲穿官网比赛通知、报名、等抽签、定宾馆、买车票…….一次蟠桃园马拉松盛会好像就在眼前。

有一次,我竟然在梦里笑出了口水。

再再再然后,妈的,没有然后了。

大家都中签了,就我没有中签。

之后,很几天,尤其地不开心。

还好,冯子适时地安慰了我,哥,12.5当天的T60还能报名啊,你可以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南北同时开跑啊,只要心在一起,路在脚下,天涯无处不朋友。

恩呢!我顺口唱起了《南山南》:你们在南方的艳阳天里奔跑如飞,我在北方的寒冷里热气腾腾。

于是,T60,我来了。

【二】黑风口,挡不住勇士的脚步。

其实,T60去年就相逢过,那是一次难忘的之旅。

第一次跑超过42.195的距离,第一次远离城市在山里跑,第一次在终点前累的吐出了舌头,第一次在路上接到同事的噩耗然后觉得只要能跑步什么都可以不要了,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自己挺牛逼的呵,曾经觉得只有四个轮子的家伙才能滚这么远,其实我也可以……跑这么远。

比赛头一天,看见海马和Lisa、猫咪他们在深圳相聚时幸福的样子,我也幸福地…差点哭了。

这当然是骗人的。

赛前晚上,老董哥招呼一起吃饭,被忽悠喝了两小杯,一晚上沉沉无梦到天明。

T60今年是第七届。

早上七点到起跑现场望岳西路的时候,哇,人山人海,前望不到头,后瞅不到尾。记得去年起点在林校操场的时候,感觉参赛选手连林校操场都没有站满,就短短的一年天气,忽然就感觉像到北上厦参加比赛一样——难道这些人都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吗?

据说此次60公里全程就报名了4300多人,去年感觉1000人不到的样子。

泰山,真不愧为是五岳之首,很聚人气嘛!

因为本次比赛主要是来玩的,也不太在乎成绩,我就站的比较靠后,发令枪响后,一起跑,就是500米的杀威坡,由于人多,在人海中蜗牛了9分钟,上了这个坡后,进了环山路才开始慢跑起来。

这次比赛,因为路远时长,为了避免路上饿地跑不动了,我还带了点干粮——两个馒头和几块巧克力。

上半年跑无马时,在无锡的迪卡侬旗舰店败家买了一个越野包,想着将来如果跑越野赛用,这次正好派上用场,里面2L的水袋也足够路上断炊的时候应急了。不过刚开始上路的时候,背包里面的水哗哗地响,再加上跑起来身体的起伏,背包略微有点晃动,感觉不是很适应,毕竟习惯了“裸跑”,再轻的负重也总觉得碍事。

还好,跑着跑着,路上热气腾腾奔流的人群,初冬泰山娴静的风韵慢慢地让我分了心,身后的负重和聒噪渐渐消失了。

由于赛前准备将这次比赛作为LED的拉练,所以一直以比平时慢1分多钟的速度跑着。好像五六公里的样子才和冯子追上美女又又和老胡两口子,然后又追上了老董哥和他的两个同事。老董哥是跑百公里的汗血宝马,不过他这次是陪着同事来玩的,所以他把风火轮般的蹄子收了起来,拿出了庞麦郎的滑板鞋——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头10公里,我和冯子一起前后相随。去年我们一路相伴,最后十公里我几乎是被他拖着跑的,因为我那时已经能量耗尽了。索性他不离不弃,最后一起牵手冲线,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温馨。

10公里到达第一个打卡点——大墨石,冯子自感状态不佳,果断放我单飞,说你尽力跑吧,我在后面慢慢地跑。看着冯子果敢的眼神,我毅然从命。随后不久,看见孔孟之乡跑吧吧主曲阜的高老师,扛着大旗哗啦啦地飞过,他们随行3人是毅行组(3男1女的团队),高老师是全马320内的好手,看他的样子,是冲着前三名的样子来的。于是我用大拇指交换了他的点头微笑。

10公里之后是马套村、马场村,七绕八绕,上坡下坡。

时而民居鳞次栉比,时而田野薄霭轻岚。

时而下坡鱼贯而下,时而上坡蜗牛悠哉。

时而与相熟的跑友们擦肩而过时击掌加油,时而一个人奢侈地独享路边的山谷风景。

时而望见一棵棵野柿子树挂满红色的玛瑙果盛装迎接原来的客人,时而看见路边一位位晒太阳的大爷大妈迷着笑眼,目送我们这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过客。

一路奔走,过了马场村,远远望见了泰山后山的关隘要塞——全程的最高点——黑风口。

虽然黑风口近在眼前,但上黑风口的路,却如一条蜕皮的蛇,亮着白晃晃的肚皮蜿蜒缠绕在黑风口的身下。

上黑风口的坡,不仅陡峭险要,还有曲折“十八弯”,第一次跑的人不被吓坏了,也得被转晕了,也只有真正的勇士可以将他踩在奔驰的脚下,而大部分人只能徒步寸行——我也不例外。

在爬坡的时候,又一次与曲阜高老师的毅行组遇见,不过没有看见高老师,这次旗手换成了孔老师。看着孔老师凌波微步蹭蹭地直向黑风口杀去,我心中不由地叹服。在山高地险之处还能扛着大旗跑上黑风口的人都是跑步大咖。之后的路与孔老师多次相遇,而他也把大旗一直扛到了终点。试想,即使身无寸物,跑完全程也很厉害,何况他还扛了近40多公里的大旗,一路翻山越岭,任何大坡也不露惧色,此乃真英雄也。

当我蹒跚在这威仪赫赫的陡坡上,不由地长啸两声,回音飘荡在山谷里,山下的跑友们调皮地闻声想和。

黑风口是半程的终点,也是一个打卡点,志愿者们在寒风里煮了一大锅生姜红糖水,迎来送往,我两杯下去,暖流片刻淹没每一个寒冷的细胞。

站在黑风口上,可以看见远处断断续续花花绿绿的跑者们趑趄在如彩带一样盘旋缠绕的山路上。

登峰瞭望,大风起兮云飞扬;长啸几声,禽飞兽走逃路慌。

此番阵势,大有藐视天下舍我其谁的的气势…….

【三】人生就像T60,聚散悲欢之情,懂你的唯有你自己。

好吧,刚才那番景象,只是我偷偷地意淫了一下。

实际情况是,奔跑一路,冷风一路,鼻涕虫也挂了一路,人中处用手套抹擦地都皴红了,生生地疼。

刚过黑风口,我用手机查询了一下深马小伙伴们的成绩,30km时,大家在海马哥的带领下同时过线,感觉大家表现都很棒,尤其是猫咪,之前仅仅跑过一次25km,30公里居然还能不掉队,说明状态颇佳,不过对她的最后10公里还是有所担心,毕竟是首马。只要经历过首马的人,都一定有着刻骨铭心的经历。比如我的首马,最后那10公里,苟延残喘,举步维艰,简直是行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想到此,就替猫咪捏了一把汗。

黑风口之后,一路下坡,急奔突走。路上被济南的野马铁三毅行组追上并超了过去。他们是去年的团队第一,比我和冯子早到去二十多分钟,其中留着一下巴性感胡子的浆糊早有所耳闻,这家伙听说什么都玩,马拉松、山地越野、铁人三项、沙漠暴走等等,于是带着各种敬仰的心情与他匆匆“咔嚓”了一张靓照。不过后来在最后几公里处,我追上并超越了他们,我630完赛,他们646完赛,成绩和去年差不多,并依然是团队冠军。

黑风口之后,虽然多为下山路,但35-40公里处仍然有一尊阎罗——杀(沙)岭——凶神恶煞般地挡在大家眼前,这个坡远远望去就像是银河倒流,看着就胆怯,别说跑了,所以我就借走的机会,开始补充粮草。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头天准备好的馒头和咸菜,发现一路上馒头被冻得硬皮硬肉的,啃几口有点噎,索性咱背包里有水袋可以润喉,虽然一口下肚子后,冷地禁不住打颤,但人饿了的时候,啥都香的。这时候想起那些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官官们,坐在满汉全席前都皱着眉头寡淡无味时,忍不住地又开始意淫自己的知足而乐了。

正当我喝着甘泉,啃着白玉馒头边爬坡边悠哉时,后面一个兄弟追了上来。看他一脸疲惫相,我马上菩萨上身了,便问,兄弟要粮草吗?他满脸怀疑——惊讶——转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地点了点头,我就把我剩下的一个馒头给他了,还给他分了一点咸菜,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感觉在困境之时,互相提供帮助是可以让人从心底升腾出无限快乐的。

后来他说,这是第一次跑这么长的距离,没啥经验,哪想着还要带干粮啊。

在我们一边继续着啃白玉馒头时,一边用刚刚抹过鼻涕的手指捏着咸菜,就着冬天的阳光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兄弟又从后面满脸疲惫地上来了。

看着他眼睛里某种贪恋的光芒,我又菩萨上身了。

兄弟,要粮草吗?

说话的功夫,我忽然发现自己手里的馒头快啃到手指头了。他羞赧地看了我们一下,也没有做声,我忽然想起我的背包里还有几块巧克力,就送他了两块。

他嘎嘣嘎嘣地嚼碎了,就咽下去了。看着他喉咙干涩地上下蠕动了一下,然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我,哥,有水吗?

我二话没说,把水袋的吸管头给他伸了过去。这要在平时,怎么也得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擦拭一下吧,可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太在意这个窘况了。

他含在嘴里,狠狠带响地“吱、吱”地嘬了十多口,看他那样子,估计吃奶的劲头都用上了。

然后,他说,他只跑过半程马拉松,成绩80多分钟。我说,我最好半程得近100分钟,按照你的半程成绩,应该早绝尘我而去了,看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长距离跑的少,耐力弱一点。他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三个相伴走了一阵子,爬过那个一路上最陡的大牛坡——杀(沙)岭后,便分手各奔前程。

回首这一路上,有重逢,有邂逅,有相遇,亦有擦肩而过。

一些人陪你走一程,在下一个转弯后便再也不见背影。

一些人你陪他走一程,当你内心的目标又一次明确后,你不得不加快步伐离他而去。

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人孤独地与自己相处,或专注于脚下的路,或望着远处的山野农舍任思绪漫无边际,或者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松鼠打断思绪然后你和它大眼瞪小眼,它瞪不过你,最后惶然而逃。

人生不也是如此嘛!

没有谁会陪你走一生,你的落寞和精彩,你的惊喜和沮丧,很多时候只能自己与自己分享。

就这样,跑着,自己和自己矫情着,一会竟然跑出了山,上了泰山环山东路。

【四】最后的征程,捷报传来动力足

泰山环山东路上,车来人往,汽油味聒噪声纷攘袭来,山中一个人的清静已经消于弥耳。

去年这个时候,已经双腿如灌铅般沉重,有时候都想躺在路边不再跑了。

今年的感觉还好,只要不是上坡,6分钟的配速跑起来还是可以地。

看着时间将近下午一点钟,我忽然想起深马首马的小伙伴们,可能有完赛的了,比如赛前预估430左右的Lisa。于是停下来,打开手机用芝华安方查询了一下。

哇噻!Lisa首马434华丽丽完美完赛,更让人赞的是猫咪以仅仅落后十几秒的时间也随后冲过终点。

太棒了,心情瞬间大爽。

要知道他俩仅仅跟着我跑步才不到半年,尤其是之前零基础的猫咪,从7月份开始练起,仅仅5个月,就能取得434这样让我这个“师傅”都汗颜的成绩,太了不起了,真是后生可畏。要知道,我的首马还是452呢,我马上感到自己作为“师傅”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

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

赛后,获悉Lisa起跑两公里就意外摔倒了,看海马哥拍的照片,血都从膝盖留到了半小腿,真是佩服她的毅力,居然带伤作战还取得了这么理想的成绩。我笑问猫咪,过终点哭了吗?没有想到她说,看到Lisa姐那么加强,我哪有功夫矫情啊,我深深地被她的勇毅折服和感动了,所以一路上紧紧咬住她和海马师傅,最终战胜了自己。

啧啧,这话说的多棒。

记得哪位大师说过:伟大的徒弟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师……

我忍不住在心里为他们点了一万个赞。

在得知海马哥一路保驾护航,代领深马首马的小伙伴们圆满完成任务后,我也心情大爽,然后在路况相对平坦的泰山环山东路,一路狂奔超了几个人,之后西折进入泰山环山南路。

这最后的10公里近两年因为在泰安培训跑过几次,知道大坡小坡好几个。

因为自己并不是太在意成绩,上坡累了就走走,下坡舒服了就跑跑,即使这样,还是超了不少人,感觉最后几公里,大家都几乎是体能透支了,想想去年的自己也是这样,最后几公里几乎是垂死挣扎。今年或许是后半年跑了几个比赛,以赛代练,体能提升了不少,在最后的几公里虽然身体疲惫,但感觉跑起来并不是很费力。

在距离终点大约3公里的时候,竟然追上了济南野马铁三毅行组第一名,和浆糊打了声招呼,向终点奔去。

按照手机悦跑圈路程统计,我认为剩下的3公里,竟然转眼间看到了最后1公里的牌子,然后转眼看到了望岳东路,接着500米是望岳西路。好吧,左拐就看见终点了,还说啥呢,奔跑吧!兄弟!

扯开风火轮,大步子抡圆了,冲了下去,就在我感觉最后二十多米要超过最后一名有点沾沾自喜时,不知道啥时候从背后又上来两个人,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最后我们四个人几乎同时撞线。

看着志愿者发名次牌有点纠结的样子时,我往后退了退,让其他三个人上去领吧,这样的比赛,又没有啥奖品,无所谓的。

最后我领了56名的名次牌,并领取了奖牌。今年比去年成绩提高半个小时,名次下降了4名,也不错。要知道,今年全程参赛的人数可是去年的好几倍,要不是大部分人以徒步为主,估计得几百名开外了。

终点之后,我看手机软件统计仅仅是58.5公里,感觉体能尚余,想着,索性凑个整数吧,便一路小跑到了宾馆,哎,正好60.06公里。

我平时跑步喜欢跑的路程是对称或重复的数字,这次也不例外。

没办法,偏执啊!

【五】世上最好的美味

回到宾馆,让服务员开房的时候,服务员说,已经有一个人上去了(我们集体留了一间半天的房)。

我本以为先回来的是帅哥文丰弟弟呢,他全马330以内,实力很强。

上去一看是老董哥的基友,他正在冲洗呢。

心里有点纳闷。

当我冲洗完毕,正在滋溜滋溜地吸着一桶奇香四溢的方便面时,看见手机群里,文丰正在和大家聊天呢。

问之,说跑不动了,正在和冯子在路边吃小笼包呢。

我说,为了弥补冯子那颗被我抛弃受伤的心,你就和冯子一起牵手冲线吧。

他说,冯子吃的不想跑了。

啧!啧!好悠闲的心态。

文丰上周刚跑完南马,估计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再说他也没有跑过这样的路,这样想,也不纳闷了。

美味十足的方便面被风卷残云后,我又咕咚咕咚把半缸子方便面热汤一样脖子灌下,饭毕,我舔了舔嘴角残留的汤汁,那个味道啊,你知道吗?

赛过这世界上的所有美味。

2015/12/7

【一】无意竟成行

半年前,因喜欢王路的文字,加入了他的读者群。

而实际情况是,他的每个读者群都有二三百人,刚进去的时候,看到各路神仙各显神通。

不久之后,或许是新鲜感逐渐退却,大家慢慢开始含蓄寡言,就和两口子过日子一样,七年之痒很快来临。

不过,它是7天之痒。

然后,大家就各行其事了。

像所有的群一样,沉默的永远是大多数,大家趴在水底下,冷眼人来人往的。

少数的其他人则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两天。

鸡汤、佛教、股票……大众热点纷呈变换。

诗词、音乐、哲学……小众爱好你来我往。

偶尔点缀一下暧昧的情色的幽默。

繁华中的落寞,永远是最大的寂寞。

不多久,我就和另外几个臭味相投的小伙伴另起炉灶了,微信群号:潘多拉盒子。

盒子里的小伙伴们是来自天南地北的各路神仙妖怪:百科全书的度弟、异次元精灵怪cube、圣母玛利亚Lisa、摩登伽女猫咪、百变花旦徐徐、维摩天使玲子、漂亮巫婆……大家每天都有绝世武功登台亮相,唯有像我这样的呆瓜笨脑没啥才能展示,穷极之下,只能每天把两只臭脚丫子弄上去,并分享跑步的公里数——那个时候我练习赤脚跑——故,以此期待出奇制胜。

哎!还别说,这一招他们一般人还不会。

于是,大家本着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取长补短,逐步提高的交友原则,竟然有几个小伙伴愿意跟着我跑步了。

然后呢,大家跑的很嗨!

再然后呢,大家就说找一场比赛聚聚吧。——后台有人喊话:深马吧!

再再然后,大家望眼欲穿官网比赛通知、报名、等抽签、定宾馆、买车票…….一次蟠桃园马拉松盛会好像就在眼前。

有一次,我竟然在梦里笑出了口水。

再再再然后,妈的,没有然后了。

大家都中签了,就我没有中签。

之后,很几天,尤其地不开心。

还好,冯子适时地安慰了我,哥,12.5当天的T60还能报名啊,你可以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南北同时开跑啊,只要心在一起,路在脚下,天涯无处不朋友。

恩呢!我顺口唱起了《南山南》:你们在南方的艳阳天里奔跑如飞,我在北方的寒冷里热气腾腾。

于是,T60,我来了。

【二】黑风口,挡不住勇士的脚步。

其实,T60去年就相逢过,那是一次难忘的之旅。

第一次跑超过42.195的距离,第一次远离城市在山里跑,第一次在终点前累的吐出了舌头,第一次在路上接到同事的噩耗然后觉得只要能跑步什么都可以不要了,第一次……第一次觉得自己挺牛逼的呵,曾经觉得只有四个轮子的家伙才能滚这么远,其实我也可以……跑这么远。

比赛头一天,看见海马和Lisa、猫咪他们在深圳相聚时幸福的样子,我也幸福地…差点哭了。

这当然是骗人的。

赛前晚上,老董哥招呼一起吃饭,被忽悠喝了两小杯,一晚上沉沉无梦到天明。

T60今年是第七届。

早上七点到起跑现场望岳西路的时候,哇,人山人海,前望不到头,后瞅不到尾。记得去年起点在林校操场的时候,感觉参赛选手连林校操场都没有站满,就短短的一年天气,忽然就感觉像到北上厦参加比赛一样——难道这些人都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吗?

据说此次60公里全程就报名了4300多人,去年感觉1000人不到的样子。

泰山,真不愧为是五岳之首,很聚人气嘛!

因为本次比赛主要是来玩的,也不太在乎成绩,我就站的比较靠后,发令枪响后,一起跑,就是500米的杀威坡,由于人多,在人海中蜗牛了9分钟,上了这个坡后,进了环山路才开始慢跑起来。

这次比赛,因为路远时长,为了避免路上饿地跑不动了,我还带了点干粮——两个馒头和几块巧克力。

上半年跑无马时,在无锡的迪卡侬旗舰店败家买了一个越野包,想着将来如果跑越野赛用,这次正好派上用场,里面2L的水袋也足够路上断炊的时候应急了。不过刚开始上路的时候,背包里面的水哗哗地响,再加上跑起来身体的起伏,背包略微有点晃动,感觉不是很适应,毕竟习惯了“裸跑”,再轻的负重也总觉得碍事。

还好,跑着跑着,路上热气腾腾奔流的人群,初冬泰山娴静的风韵慢慢地让我分了心,身后的负重和聒噪渐渐消失了。

由于赛前准备将这次比赛作为LED的拉练,所以一直以比平时慢1分多钟的速度跑着。好像五六公里的样子才和冯子追上美女又又和老胡两口子,然后又追上了老董哥和他的两个同事。老董哥是跑百公里的汗血宝马,不过他这次是陪着同事来玩的,所以他把风火轮般的蹄子收了起来,拿出了庞麦郎的滑板鞋——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头10公里,我和冯子一起前后相随。去年我们一路相伴,最后十公里我几乎是被他拖着跑的,因为我那时已经能量耗尽了。索性他不离不弃,最后一起牵手冲线,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温馨。

10公里到达第一个打卡点——大墨石,冯子自感状态不佳,果断放我单飞,说你尽力跑吧,我在后面慢慢地跑。看着冯子果敢的眼神,我毅然从命。随后不久,看见孔孟之乡跑吧吧主曲阜的高老师,扛着大旗哗啦啦地飞过,他们随行3人是毅行组(3男1女的团队),高老师是全马320内的好手,看他的样子,是冲着前三名的样子来的。于是我用大拇指交换了他的点头微笑。

10公里之后是马套村、马场村,七绕八绕,上坡下坡。

时而民居鳞次栉比,时而田野薄霭轻岚。

时而下坡鱼贯而下,时而上坡蜗牛悠哉。

时而与相熟的跑友们擦肩而过时击掌加油,时而一个人奢侈地独享路边的山谷风景。

时而望见一棵棵野柿子树挂满红色的玛瑙果盛装迎接原来的客人,时而看见路边一位位晒太阳的大爷大妈迷着笑眼,目送我们这些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过客。

一路奔走,过了马场村,远远望见了泰山后山的关隘要塞——全程的最高点——黑风口。

虽然黑风口近在眼前,但上黑风口的路,却如一条蜕皮的蛇,亮着白晃晃的肚皮蜿蜒缠绕在黑风口的身下。

上黑风口的坡,不仅陡峭险要,还有曲折“十八弯”,第一次跑的人不被吓坏了,也得被转晕了,也只有真正的勇士可以将他踩在奔驰的脚下,而大部分人只能徒步寸行——我也不例外。

在爬坡的时候,又一次与曲阜高老师的毅行组遇见,不过没有看见高老师,这次旗手换成了孔老师。看着孔老师凌波微步蹭蹭地直向黑风口杀去,我心中不由地叹服。在山高地险之处还能扛着大旗跑上黑风口的人都是跑步大咖。之后的路与孔老师多次相遇,而他也把大旗一直扛到了终点。试想,即使身无寸物,跑完全程也很厉害,何况他还扛了近40多公里的大旗,一路翻山越岭,任何大坡也不露惧色,此乃真英雄也。

当我蹒跚在这威仪赫赫的陡坡上,不由地长啸两声,回音飘荡在山谷里,山下的跑友们调皮地闻声想和。

黑风口是半程的终点,也是一个打卡点,志愿者们在寒风里煮了一大锅生姜红糖水,迎来送往,我两杯下去,暖流片刻淹没每一个寒冷的细胞。

站在黑风口上,可以看见远处断断续续花花绿绿的跑者们趑趄在如彩带一样盘旋缠绕的山路上。

登峰瞭望,大风起兮云飞扬;长啸几声,禽飞兽走逃路慌。

此番阵势,大有藐视天下舍我其谁的的气势…….

【三】人生就像T60,聚散悲欢之情,懂你的唯有你自己。

好吧,刚才那番景象,只是我偷偷地意淫了一下。

实际情况是,奔跑一路,冷风一路,鼻涕虫也挂了一路,人中处用手套抹擦地都皴红了,生生地疼。

刚过黑风口,我用手机查询了一下深马小伙伴们的成绩,30km时,大家在海马哥的带领下同时过线,感觉大家表现都很棒,尤其是猫咪,之前仅仅跑过一次25km,30公里居然还能不掉队,说明状态颇佳,不过对她的最后10公里还是有所担心,毕竟是首马。只要经历过首马的人,都一定有着刻骨铭心的经历。比如我的首马,最后那10公里,苟延残喘,举步维艰,简直是行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想到此,就替猫咪捏了一把汗。

黑风口之后,一路下坡,急奔突走。路上被济南的野马铁三毅行组追上并超了过去。他们是去年的团队第一,比我和冯子早到去二十多分钟,其中留着一下巴性感胡子的浆糊早有所耳闻,这家伙听说什么都玩,马拉松、山地越野、铁人三项、沙漠暴走等等,于是带着各种敬仰的心情与他匆匆“咔嚓”了一张靓照。不过后来在最后几公里处,我追上并超越了他们,我630完赛,他们646完赛,成绩和去年差不多,并依然是团队冠军。

黑风口之后,虽然多为下山路,但35-40公里处仍然有一尊阎罗——杀(沙)岭——凶神恶煞般地挡在大家眼前,这个坡远远望去就像是银河倒流,看着就胆怯,别说跑了,所以我就借走的机会,开始补充粮草。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头天准备好的馒头和咸菜,发现一路上馒头被冻得硬皮硬肉的,啃几口有点噎,索性咱背包里有水袋可以润喉,虽然一口下肚子后,冷地禁不住打颤,但人饿了的时候,啥都香的。这时候想起那些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官官们,坐在满汉全席前都皱着眉头寡淡无味时,忍不住地又开始意淫自己的知足而乐了。

正当我喝着甘泉,啃着白玉馒头边爬坡边悠哉时,后面一个兄弟追了上来。看他一脸疲惫相,我马上菩萨上身了,便问,兄弟要粮草吗?他满脸怀疑——惊讶——转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地点了点头,我就把我剩下的一个馒头给他了,还给他分了一点咸菜,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感觉在困境之时,互相提供帮助是可以让人从心底升腾出无限快乐的。

后来他说,这是第一次跑这么长的距离,没啥经验,哪想着还要带干粮啊。

在我们一边继续着啃白玉馒头时,一边用刚刚抹过鼻涕的手指捏着咸菜,就着冬天的阳光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兄弟又从后面满脸疲惫地上来了。

看着他眼睛里某种贪恋的光芒,我又菩萨上身了。

兄弟,要粮草吗?

说话的功夫,我忽然发现自己手里的馒头快啃到手指头了。他羞赧地看了我们一下,也没有做声,我忽然想起我的背包里还有几块巧克力,就送他了两块。

他嘎嘣嘎嘣地嚼碎了,就咽下去了。看着他喉咙干涩地上下蠕动了一下,然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我,哥,有水吗?

我二话没说,把水袋的吸管头给他伸了过去。这要在平时,怎么也得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擦拭一下吧,可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太在意这个窘况了。

他含在嘴里,狠狠带响地“吱、吱”地嘬了十多口,看他那样子,估计吃奶的劲头都用上了。

然后,他说,他只跑过半程马拉松,成绩80多分钟。我说,我最好半程得近100分钟,按照你的半程成绩,应该早绝尘我而去了,看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长距离跑的少,耐力弱一点。他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三个相伴走了一阵子,爬过那个一路上最陡的大牛坡——杀(沙)岭后,便分手各奔前程。

回首这一路上,有重逢,有邂逅,有相遇,亦有擦肩而过。

一些人陪你走一程,在下一个转弯后便再也不见背影。

一些人你陪他走一程,当你内心的目标又一次明确后,你不得不加快步伐离他而去。

更多的时候,你是一个人孤独地与自己相处,或专注于脚下的路,或望着远处的山野农舍任思绪漫无边际,或者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松鼠打断思绪然后你和它大眼瞪小眼,它瞪不过你,最后惶然而逃。

人生不也是如此嘛!

没有谁会陪你走一生,你的落寞和精彩,你的惊喜和沮丧,很多时候只能自己与自己分享。

就这样,跑着,自己和自己矫情着,一会竟然跑出了山,上了泰山环山东路。

【四】最后的征程,捷报传来动力足

泰山环山东路上,车来人往,汽油味聒噪声纷攘袭来,山中一个人的清静已经消于弥耳。

去年这个时候,已经双腿如灌铅般沉重,有时候都想躺在路边不再跑了。

今年的感觉还好,只要不是上坡,6分钟的配速跑起来还是可以地。

看着时间将近下午一点钟,我忽然想起深马首马的小伙伴们,可能有完赛的了,比如赛前预估430左右的Lisa。于是停下来,打开手机用芝华安方查询了一下。

哇噻!Lisa首马434华丽丽完美完赛,更让人赞的是猫咪以仅仅落后十几秒的时间也随后冲过终点。

太棒了,心情瞬间大爽。

要知道他俩仅仅跟着我跑步才不到半年,尤其是之前零基础的猫咪,从7月份开始练起,仅仅5个月,就能取得434这样让我这个“师傅”都汗颜的成绩,太了不起了,真是后生可畏。要知道,我的首马还是452呢,我马上感到自己作为“师傅”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

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

赛后,获悉Lisa起跑两公里就意外摔倒了,看海马哥拍的照片,血都从膝盖留到了半小腿,真是佩服她的毅力,居然带伤作战还取得了这么理想的成绩。我笑问猫咪,过终点哭了吗?没有想到她说,看到Lisa姐那么加强,我哪有功夫矫情啊,我深深地被她的勇毅折服和感动了,所以一路上紧紧咬住她和海马师傅,最终战胜了自己。

啧啧,这话说的多棒。

记得哪位大师说过:伟大的徒弟背后都有一位伟大的师……

我忍不住在心里为他们点了一万个赞。

在得知海马哥一路保驾护航,代领深马首马的小伙伴们圆满完成任务后,我也心情大爽,然后在路况相对平坦的泰山环山东路,一路狂奔超了几个人,之后西折进入泰山环山南路。

这最后的10公里近两年因为在泰安培训跑过几次,知道大坡小坡好几个。

因为自己并不是太在意成绩,上坡累了就走走,下坡舒服了就跑跑,即使这样,还是超了不少人,感觉最后几公里,大家都几乎是体能透支了,想想去年的自己也是这样,最后几公里几乎是垂死挣扎。今年或许是后半年跑了几个比赛,以赛代练,体能提升了不少,在最后的几公里虽然身体疲惫,但感觉跑起来并不是很费力。

在距离终点大约3公里的时候,竟然追上了济南野马铁三毅行组第一名,和浆糊打了声招呼,向终点奔去。

按照手机悦跑圈路程统计,我认为剩下的3公里,竟然转眼间看到了最后1公里的牌子,然后转眼看到了望岳东路,接着500米是望岳西路。好吧,左拐就看见终点了,还说啥呢,奔跑吧!兄弟!

扯开风火轮,大步子抡圆了,冲了下去,就在我感觉最后二十多米要超过最后一名有点沾沾自喜时,不知道啥时候从背后又上来两个人,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最后我们四个人几乎同时撞线。

看着志愿者发名次牌有点纠结的样子时,我往后退了退,让其他三个人上去领吧,这样的比赛,又没有啥奖品,无所谓的。

最后我领了56名的名次牌,并领取了奖牌。今年比去年成绩提高半个小时,名次下降了4名,也不错。要知道,今年全程参赛的人数可是去年的好几倍,要不是大部分人以徒步为主,估计得几百名开外了。

终点之后,我看手机软件统计仅仅是58.5公里,感觉体能尚余,想着,索性凑个整数吧,便一路小跑到了宾馆,哎,正好60.06公里。

我平时跑步喜欢跑的路程是对称或重复的数字,这次也不例外。

没办法,偏执啊!

【五】世上最好的美味

回到宾馆,让服务员开房的时候,服务员说,已经有一个人上去了(我们集体留了一间半天的房)。

我本以为先回来的是帅哥文丰弟弟呢,他全马330以内,实力很强。

上去一看是老董哥的基友,他正在冲洗呢。

心里有点纳闷。

当我冲洗完毕,正在滋溜滋溜地吸着一桶奇香四溢的方便面时,看见手机群里,文丰正在和大家聊天呢。

问之,说跑不动了,正在和冯子在路边吃小笼包呢。

我说,为了弥补冯子那颗被我抛弃受伤的心,你就和冯子一起牵手冲线吧。

他说,冯子吃的不想跑了。

啧!啧!好悠闲的心态。

文丰上周刚跑完南马,估计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再说他也没有跑过这样的路,这样想,也不纳闷了。

美味十足的方便面被风卷残云后,我又咕咚咕咚把半缸子方便面热汤一样脖子灌下,饭毕,我舔了舔嘴角残留的汤汁,那个味道啊,你知道吗?

赛过这世界上的所有美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241评论 0 11
  • 姓名:刁偉聰 公司:寧波貞觀電器有限公司 寧波盛和塾《六項精進》235期謙虛二組學員 【行~践行】 1.在注塑车间...
    真诚无敌阅读 74评论 0 0
  • 致自己 一直勇敢,一直善良,一直坚信美好
    诗经丫丫阅读 54评论 0 0
  • 诚实、真诚、尊重、不恋物… 为什么我们感觉这些品质离自己远去了? 两年前我第一次读「巴坦加里的瑜伽经」,这本书对我...
    布拉格向北阅读 1,328评论 1 5
  • 躺在冰冷的医院 心也随之冷到了冰点 同一战壕的病友们呀 今天 谁来了?谁又走了? 谁和我们永世不再相见? 期盼、纠...
    今世一生缘阅读 209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