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魏泽的担忧

黄老板并没有虐待白羽,绑了一天看他不吃不喝虚弱的不行就让人给他松绑了。但白羽关的屋里24小时有人看着,他一点儿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每天都静静地坐在角落抱着膝盖发呆。

“吃点东西!”

纹蛇男负责给白羽送水送饭,但白羽从来不吃,只是喝水,他这种非暴力不配合的态度比起反抗让他更生气,几次都忍不住暴打。还是他的同伴制止才停手的。

白羽看着面前的饭菜,转过头。

“臭小子!”男人拎着白羽的衣领把他揪了起来,“给脸不要脸啊?要不是黄老板说了,看我不操死你的!”说完又把白羽扔到地上。

白羽这两天胸口疼得厉害,这一摔更疼了。他捂着肚子支起身子,“这种脏钱来的饭我才不吃。”

“行!算你尿性!老子还不伺候了!”男人踢翻了饭盒摔门出了房间。

一旁看着的纤瘦男人摇着头走过来,“你啊…..”他蹲在白羽身边,“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命是自己的,作什么啊?”

白羽瞥了他一眼。

男子没有恼,反而笑了,“你跟你爸真的不像。你比他有骨气多了。其实老刘看上你了,就是刚才凶巴巴的那个。不过还是老板反应快,不然你的小屁股都保不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人冷静温和的态度,白羽看了看他,开口道:“我爸……怎么样了?为什么抓我?”

男子惊讶,“哎哟!你还不知道呢?这事儿弄的。”他拍拍脑袋,“怪我没说清楚。你爸啊,进局子了。”

“什么?咳咳咳…..”白羽声音一大震得肋骨生疼。

“别担心。局子里我也进过,挺好的。有吃有喝的。”

“他干了什么?”

“没什么~聚赌进去的。我记得今天就能放出来了。老板是怕他进去乱说话才把你弄来封他的嘴的。你也别怨他,你爸在我们这儿才两年,底子浅,大家心里都没底。”

白羽心里五味杂陈。他既庆幸父亲没出大事儿,又恨不得他直接关上个几年远离这些人。

“你啊。对老刘乖点儿就不会挨打了。他稀罕你的性子,不过他自己脾气急,身体比脑子快。你服个软他也不忍心打你的。”男子说着伸手摸了摸白羽的脸,立刻就被白羽躲开了,“这小脸儿肿得,我看着都疼。”

“不用你管。你也不是好人!”白羽向后挪了挪靠在墙上。

男子依然保持着笑容,“嗯。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不傻。有些东西我是不会碰的。你爸可就不一样了。”

白羽戒备地看着他。

“你爸,呵呵。我都说不清他是胆子大还是胆子小了。说他胆子大?他看见谁都一幅太监样,跪舔跪得没人看得起他。说他胆子小吧?他又什么都敢沾。都快成了老板试新药的小白鼠了~”

白羽听着,拳头攥了起来,指甲陷进肉里也丝毫没有痛感。

他恨父亲这样作践自己,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和勇气帮助他,改变他。

我…..跟以前有什么变化…..

“谢谢老板!谢谢!!!”

白军被接回来的时候得知自己的债务因为“表现良好”而被减免了十万感激万分。脸上的笑容在看到白羽的瞬间才消失。

“小羽!”白军跑过去抱着儿子喊着,“怎么瘦成这样啊?脸怎么了?”他转头看着老板,“黄老板,你说过只要我不乱说话就不伤害他的!”

黄老板的视线转向身边的一个人。

姓刘的纹身男人,粗声粗气地对坐在一边的黄老板说:“老板,这不能怪我,这臭小子不吃饭。我可一顿没少他的!我揍他他都不肯吃!”

黄老板叹了口气,摇摇头,“我说话算话。这事儿算我失算,你说吧,要药还是要抵债?”

白军转了转眼睛,“还是抵债吧。”

“行。再抵你十万。算是给你儿子的医药费。”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白军连忙道谢。

白羽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看父亲的嘴脸。

几天没合眼的魏泽正死死盯着自己充着电的手机。然而手机的电量已经是100%了。这几天就没有少于90%过。

今天白军出来了。本来想让人跟踪他的去向,结果他一出拘留所就上了一辆车,那辆车在城里绕了很多圈把魏泽的人甩了。

魏泽没有特别丧气,这种事他也预料到了。只要白军没有揭发他们,魏泽觉得这些人应该不会伤害白羽的。

如果这事告一段落,白羽被放了,他一定会联系自己的。

如果对方还有其他额外要求也一定会联系自己,因为白羽没有其他亲人了。

不管哪一种情况,他都只需要等那个电话就可以了。这个局面很被动,让他焦躁,但没有其他办法了。

“给您咖啡。”李哲递过不知道这几天来的第几杯咖啡。

“谢谢。”魏泽勉强笑了笑,“你去睡会儿吧。这几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

“这已经不能算你的职责了。”

“我相信会有奖金。”李哲开玩笑地说着。

魏泽笑出了声。李哲开玩笑的时候可是很少的,必须鼓励。

“会的。不过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脸色太吓人了。”

“您不照镜子吧?”

“………”魏泽也知道自己现在比李哲好不到哪儿去。

“还是您休息一下比较好。不然白先生回来会担心的。”

“不行,我肯定睡不着。算了,咱俩都别睡了。在坚持一下,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李哲欣慰地笑了笑。

魏泽喝着咖啡,面前放着手机和几张照片。正中间的照片是一个看起来温和无害的中年男子,名字叫黄宋睿。魏泽用手指敲着桌面,目光在几张照片中来回移动着。

铃铃铃~~

屋里的两个人都是一震。魏泽看向手机,没有亮。不是手机。

“座机。”李哲立刻反应过来几步走过去拿起家里的座机递给魏泽。

魏泽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听,“喂。你好,我是魏泽。”

李哲听不到电话那边的人在说什么,只能看到魏泽皱着眉头应声。电话没说多久就挂断了。

“啧。老狐狸。怕电话被追,叫手下用的公用电话。周围都是车声。”

李哲摸摸下巴,“让别人打也是以防万一怕自己牵扯进去吧?”

“嗯…..”魏泽把电话放回原处。

“对方什么要求?”

“八百万。明天晚上,XXX河边。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不能报警。钱不能连号。”

“所以,要不要报警?绑架也可以入狱的。”

魏泽坐回椅子上,双手拇指按着太阳穴。李哲知道他在纠结,也静静站着没有说话。

半晌后,魏泽抬起头,“李哲…理智上我知道应该马上报警。可是…我怕万一…就算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被发现了,那些人伤害他……仅仅是想到这种可能性我都受不了。”魏泽看着李哲苦笑,“我说我怕了,是不是很怂?”

李哲先是有些惊讶,随后微笑起来摇摇头,“我觉得魏总很勇敢。”

不报警就意味着自己承受一切后果和损失。事后也比较不容易追查。然而这些在魏泽看来都不重要,他唯一想的就是先把白羽带回身边,其它任何事都无所谓。魏泽打算事后再报警,不管能不能顺藤摸瓜抓到黄宋睿魏泽也不那么看重了。只要白羽能回来,只要能再次把白羽抱在怀里,怎样都行。

魏泽敢这么做也是因为心里有点儿底的。

这个黄宋睿自称老板,从资料上看虽然涉及赌毒和其它正经生意,但手上从未沾过血。这点让魏泽稍稍放心,知道对方如果不被逼急了是不会伤害白羽的。毕竟绑架和杀人不是一个性质的犯罪了。

而警察到现在都没有抓到黄宋睿只是因为此人行事极为小心,从来不把自己和自己的地下生意联系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有自己的办公楼和工厂。警方也曾经突击检查过他的工厂和住所,但几次都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因为如此迟迟无法出警。

魏泽双手握在一起,用力攥了攥,然后站起身坚定地说:“走,凑钱去。”


《不撩何娶》正式开始预售啦啦啦啦啦~~欢迎大家来微博@兔子_usagi的置顶微博看详情~

如果没有微博可以去淘宝: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1349872257

希望喜欢魏泽和小羽的盆友前来购买~给你们笔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什么叫‘消失了’??怎么会消失的?你们都瞎了么?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路边的监控、白羽的手机!”李哲难得失礼...
    兔子usagi阅读 91评论 0 0
  • 魏泽这次出差要去国外,时间比较长。魏母听说了自然反复提醒过他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并要求他带上白羽。白羽以要上课和打工...
    兔子usagi阅读 73评论 0 0
  • 两个星期前白军因为聚众赌博而被拘留了,拘留期间犯了毒瘾,导致拘留叠加。公安机关对他进行了几次问话,想揪出他背后的毒...
    兔子usagi阅读 190评论 1 0
  • 早上6:00,西安,安静,美好
    蓝色星空blue阅读 66评论 0 0
  • 风沙缠绵走天涯, 水墨丹青孝传家, 才俊少年今问世, 秀美桃李满枝芽。 小诗一首贺小甥沙墨降临
    A皓月当空阅读 75评论 0 1
  • 为什么疯子比常人更容易成功? 你以为这是个问题,其实这已经是答案,因为它是一本书的书名。之所以不把它加上书引号,我...
    an书叔阅读 628评论 0 3
  • 通过本次培训的课程的深入,越来越体会到思维导图是多么的实用!几乎每天的课程都能运用导图来梳理!
    梓同阅读 15,072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