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鸟飞绝:吾妻凰栖十三岁

一日,郁凰栖抛的绣球正好砸中了路过的慕千山。

按照大周朝的民俗:无论何人,只要被砸中,便必须遵守一球定终身的风俗。

于是,慕千山与郁凰栖定下婚约时候,二人都不过一十三岁。

聘聘婷婷十三余

千山问周围人道:“郁凰栖是为何人?”

旁人回道:“郁小姐乃左丞相之嫡女也。”

千山再问:“可知其喜好?”

回曰:“郁小姐喜狗,爱美食。”


三年后,慕、郁二人大婚。

洞房内红烛明灭,凰栖顶着红盖听千山来回踱步。

过了良久,千山说:“你既然嫁给了我,你我必须约法有三。”

凰栖笑:“郎君请讲。”

千山曰:“其一、不准养狗,其二、不准胡乱吃喝,三、不准过问为夫之事。”

凰栖笑:“好啊。”

千山遂捡起如意将盖头挑开,只见一个笑靥如花、桃腮粉面的小娘子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看什么呢?”千山问。

“看郎君你呀,郎君可真好看。”凰栖星眸一弯,笑嘻嘻地说道。

“你知道我此刻想说什么吗?”

“不是说不要过问郎君的事情吗?”凰栖不解地眨了眨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大婚三月后。

一日,凰栖在家养起了宠物。

千山看到后问:“你养的是什么?”

凰栖:“介绍一下,这是妾身的阿猫。”

千山:“这名字真是通俗易懂。”

几日后,凰栖急匆匆地跑到千山跟前说:“郎君,阿猫不见了。妾身找了好久都没有找着。”

“嗯,阿猫在我这里。”千山摸了摸腿上的阿猫说。

“太好了。”凰栖一把抓过毛茸茸的阿猫。

“郎君,妾身一直觉得自己旺夫,前些日子还问了阿猫,阿猫也很是同意,一个劲地说旺。”

“你觉得阿猫还能说不旺吗?”千山微醺,盯着凰栖怀中名叫“阿猫”的狗子说。


大婚一年后。

一日,凰栖欲言又止。

​千山:“嗯?你知道荣国公为什么把他的大娘子给修了吗?”

​凰栖:“为什么?”

​千山:“因为他的大娘子太能吃,把自己吃得不如从前好看了。”

​凰栖:“这样吗?好在妾身从未好看过,郎君不是也不嫌弃吗?”

​千山:“我嫌弃。”

​凰栖:“那你干嘛不修了妾身?”

​千山头都没抬说:“怕麻烦。”

“那以后妾身的小字就改成麻烦了。”凰栖还是笑嘻嘻的​。​

“你高兴就好。”千山愕然。

一刻钟后,厨房的加餐送到了,凰栖快乐地吃了起来。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大婚三年后。

一日,凰栖坐着发呆。

千山问:“娘子你在想什么呢?”

​凰栖:“我在想人死了之后是去哪里?”

​千山非常坚决:​“娘子要是驾鹤西去了,为夫必定另娶。”

“郎君多虑了,妾身早有准备,鹤驾不动我。”凰栖笑嘻嘻地说。


大婚五年后。

千山和凰栖的儿子慕圆三岁了。

一日,肉乎乎的圆圆跑到了千山跟前问:“爹爹,你为啥要娶娘亲?”

​千山:“因为被你娘的绣球给砸中了。”

​圆圆:“是爹爹十分勇武,在一众壮汉中抢到的吗?”

“不,当年爹爹只是路过,是你娘手法过于精准,硬生生把球砸在你爹怀里的。”千山一脸诚实。


于是,很快,圆圆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凰栖跟前求证千山的说法。

“娘亲,爹爹说你是故意把绣球抛给他的。”

​凰栖:“你爹说得没错。”

​圆圆:“这是为什么呢?”

​凰栖:“为了报仇呀。”

​圆圆:​“啊?”

“你外公说过父债子偿,故而将你娘培养得不太贤惠,这样嫁给你爹也能折磨一二。”凰栖笑嘻嘻地说。

“好大的阴谋!”圆圆惊呼。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大婚七年后。

一日,凰栖躺着。

凰栖对千山说:“给妾身画一幅画呗。”

千山说:“那你先起来梳妆一番,待齐整了为夫就动笔作画。”

凰栖:“就画妾身躺着的样子如何?”

千山:“也不是不可,就是你眼下的淤青有点丑。”

凰栖:“是昨夜睡得不好。”

千山:“不是教你数绵羊了吗?”

凰栖:“郎君的方法不管用,妾身数到一半忘了有几只,故而来回数次,一晚上没数明白。”

千山:“..."

片刻后,千山准备好了笔墨纸砚,看了眼凰栖说:“娘子可否换一个姿势,现在的姿势实在不雅。”

“..."

“娘子?”

屋内无人应答。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大婚十年后。

一日,圆圆哭唧唧地跑到凰栖跟前说:“听说外公和爹爹打了起来。”

凰栖:“知道啦。”

圆圆:“娘亲不去问问爹爹是为什么吗?”

凰栖:“晚上你爹回来说的话我就听。”

圆圆:“那不说的话呢?”

凰栖:“就不问啦。”

圆圆:“那要是真的,娘亲要帮谁?”

凰栖:“嗯...让为娘想想。还是嫁阿猫随阿猫吧。”

“啥意思?”圆圆不解。

“就是你爹是阿猫的意思。”凰栖笑嘻嘻地摸了摸圆圆困惑的小脑袋。


夜里,千山回来了。

凰栖问:“郎君今日可好?”

千山说:“都好都好。”

过了一会儿,凰栖说:“那郎君给妾身画一幅画吧。”

“画啥?”

“就画我睡着的样子。”凰栖笑嘻嘻地说。

“又来?”

片刻后,待千山准备好笔墨纸砚,看了眼凰栖说:“娘子可否换一个姿势,现在的..."

"娘子?娘子!”

屋内无人应答。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史书记载,大周朝太子妃郁凰栖仙逝的时候不过二十六岁。

世人都说是因其父叛变被株连的缘故。毕竟太子妃去世后​太子从未以涕泪示人。

一年后,太子慕千山登基。统治大周朝三十载,不曾立后纳妃。


恰逢千山和凰栖大婚四十一年的夜里​。

千山做梦,梦见凰栖还是往日形容。

千山看着凰栖说:“你真傻,你爹的阴谋,为夫在你嫁过来的第一天就知道啦。”

“所以呢?”

“所以为夫原本可没打算爱上你。结果你一笑,我老天就对我说了四个字。”

“啥?”

“在劫难逃。”

“我也是。”凰栖笑嘻嘻地说。

“那你为何还要离开为夫?”

凰栖笑而不答。


片刻后,凰栖问:“阿猫还好吗?”

“已经儿孙满堂了。”

“那我的杏仁糖呢?”

“为夫的卧榻里侧每天都放着许多呢。”

“那就好。”

“为夫想要你回来。”

“哎...约法三章,你的事我不过问了。”凰栖笑靥如花。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说着说着,凰栖突然不见了。

千山的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正在做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成为了帝王,却找不到笑嘻嘻的凰栖了。

反正一生也不长,千山听着门外“给万岁爷请安”的声音安慰自己道。


又是一日夜里​,凰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郎君的眼睛可真好看。”

“那是自然,因为为夫​在看你呀。”​已经白发苍髯的千山红着脸说。


感恩遇见你,喜欢我文章的话请给我点赞和订阅哦,谢谢!ღ( ´・ᴗ・` )比心!

欢迎收看前篇:故宫热后四爷家的房顶,西施和金马奖影后也为之疯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上午第一节课,我们考了试,老师说要考第一单元,老师,发下来试卷,我认真的做,一点也不马虎,我非常的细心,可是有...
    户部供销社超市阅读 43评论 0 1
  • 现实中好多事就像在有些游戏线内,大部分玩家是没有任何优势的,进去就是炮灰,倒不如先观看神仙打架,思考琢磨自己的策略...
    起点四十阅读 14评论 0 0
  • 这是我在异地过的第二个元宵节,我知道在以后的时光里,我还会继续这样的遭遇,不过一码归一码,知道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却...
    苍梧长阅读 76评论 0 3
  • 下个月出去玩,给自己放个假,简单的出行,让自己身心放松一下,这么久的高压学习,放飞一下子。那么出游前要准备些什么呢...
    安若_2006阅读 271评论 0 0